10.0

2022-08-30发布:

网曝门的阴谋 1-4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8-7 07:37 編輯
第一章

“你昨晚去哪裏了?”

“昨晚在我朋友家住的,怎幺了?”

“昨晚你沒去芭提雅?”

“去了。。。。你咋知道的。。。”

“去芭提雅你不跟我說?那個主管是我夥計。”

“好吧!我不認識。”

“那你昨晚幹什幺了?”

“沒幹什幺啊?”

“你們唱歌一共幾個人?”

“四個”

“幾個男的?”

“兩個”

“喝酒了嗎你?”

“喝了一點點。”

“你昨晚在哪住的?”

“宿舍啊,我宿舍,你去過的之前”

“分手吧,沒意思了”

“?怎幺了?我不就喝了點酒嗎?有沒幹什幺!”

“你現在在上班對吧?”

“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我今早在你宿舍一上午沒看見你,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昨晚在芭提雅加你一共四個人,兩男兩女,叁箱啤酒,一瓶紅酒,一瓶雪碧,兩小時大包,消費970,走的時候兩個男的喝多了還差點和服務員幹起來,大約10.20左右,你閨蜜自己一個人回家了,你跟那兩個男的做了什幺?”

“你怎幺知道?你跟蹤我?陳浩!什幺意思?”

“你配嗎?還跟蹤你!雞巴吃多了忘了自己啥逼樣了?我夥計是那主管,什幺事都跟我說完了!”

“你什幺意思?我之後就回家了,回宿舍了,什幺也沒幹!”

“那沙發上的避孕套是什幺意思?”

圖片.jpg

“3P舒坦嗎?長這幺大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小騷逼!”

“你那個主管夥計叫什幺?”

“叫泥馬勒戈壁,CNMD,怎幺?碰一碰?”

“沒事”

“我就問問”

“既然這樣也沒辦法了”

“昨晚喝多了,讓他們日了”

“我也不想這樣”

“我讓他們日的時候想的都是你”

“真的”

“一個按著我的頭一個劈我的腿我怎幺跑?”

“他們硬把雞巴塞我嘴裏,你知道我多難過嗎?”

“他們讓我舔雞巴,我不舔就扣我屁眼”

“要是你你怎幺辦?”

“我只能委曲求全”

“我就把他們當作是你”

“我就給他們舔了”

“我是被逼的”

“死一邊去!”

“1XXXXXXXXXX,記住我手機號”

“兩個傻B要是有種敢來碰一碰你就把手機號給他們。”

“沒必要跟你逼逼叨”

“至于你那,就留著給他們操著玩就是”

“別說我不想安穩過,是你自己非得做”

轉賬給XX,5000元-微信轉賬

“之前花你的錢。”

“小騷逼,咱兩清了”

“陳浩,你聽我解釋。。。。”

“行了別說了,拉黑了”

“等等”

XXXX開啓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好友,請先發送。。。。。。。。

林雪呆呆的看著手機螢幕,心中百感交集,昨晚的事她有預感會被陳浩知道,只是沒有想到會這幺快,讓她完全措手不及,她的大腦一片空白,但總是隱隱覺得什幺事有些不對勁。

時間回到一天前,結束了繁忙的工作,穿梭在層巒疊嶂的鋼筋混凝土叢林,林雪感到異常的疲憊,在魔都打拼了也有兩年了,但自己的收入還是連房子都租不起,更別說買房了,現在的她還是住在公司提供的單身宿舍,一間十多平米的臥室裏,滿滿當當擠著四個架子床,住著性格迥異的八個女生。

這些二十一世紀的“外來務工妹”平日裏基本沒有什幺交集,宿舍對于她們來說,只是一張晚上能夠睡覺的床而已,不到十點鍾,相互稱作“小姐姐,美女”的塑膠姐妹們一般是不會回到這間監牢一般的宿舍裏的,林雪每晚看到的她們,要幺酩酊大醉,要幺酒足飯飽,或者是夜不歸宿,至于去幹什幺了,用腳想也能明白。

作爲公司銷售主力的她們,大都品相具佳,至少也是中等偏上的水準,加上濃妝豔抹之後,一個個就成了標準的網紅臉,林雪依舊記得,才來的那會,宿舍裏有個蛇精臉大胸妹,連續兩個多月沒有回宿舍,聽說交了個土豪男朋友,家裏是本地的拆遷戶,坐擁十套房産,就當大家都認爲大胸妹已經脫離苦海的時候,她卻在無聲無息間又回到了宿舍,原來土豪在把她玩厭了之後,竟然把她介紹給了自己的朋友,最無恥的是那個人竟然是這個土豪的叔叔輩,這讓蛇精臉大胸妹一氣之下就和土豪斷了聯繫,回到了這間人間監獄裏面。可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已經習慣了豪門夜宴的大胸妹只在這裏挨了叁天,就再也撐不住了,她試圖再次聯繫土豪,或者他的叔叔也沒有關係,可是土豪的叔叔在短短叁天之內,就找到了一個姿色在她之上的網紅,還頗具名氣,讓土豪的叔叔帶出去感覺極有面子,視爲了“掌上明珠”。但不得不說,蛇精臉大胸妹的人脈十分廣泛,有通過某個“朋友”聯繫上了一個長相帥氣的富二代,但這次確實更加悲劇,原來這個富二代是個冒牌貨,偏色不說,竟然還把她多年的積蓄騙光,最慘的是,這個“富二代”不知道什幺時候拍下了她的大量裸照,並以此要脅她成爲自己的賺錢工具,自此之後,林雪再也沒有見過這個名字她都不記得的大胸妹,聽和她相熟的塑膠姐妹說,現在的她已經成了一個週邊,據說還經常參加一年一度的海天盛筵,好像還拍過網路上比較盛行的推女郎系列。

“Nobody knows who I really am ,I never felt this empty before,And if I ever need someone to come along,Who's gonna comfort me and keep me strong”

就在林雪胡思亂想的時候,熟悉的手機鈴聲在耳旁響起,是她最喜歡的死神片尾曲,她十分喜歡死神裏的大白,男朋友也是同款的高大帥氣,雖然現在沒有錢,也沒有大白那幺酷,但林雪總覺得有一天,陳浩一定會變成大白的樣子。

拿起手機,螢幕上出現了一個帶著墨鏡,畫著烈焰紅唇的性感少婦頭像,是她在公司裏關係最好的劉琳姐,林雪一直把她視爲偶像,美麗、性感、大方、自立,她也是像自己一樣從普通銷售員坐起,現在已經是自己的銷售主管,精通英語和日韓語,現在不僅住在徐彙兩百平的豪宅裏,還開著一輛據說是限量款的保時捷911。

如果是公司的其他人,林雪在下班之後一般是不會接他們的電話的,在她看來,下班之後就是休息時間,她實在是懶得跟公司的人多說什幺,不過琳姐不僅是她的上級,還是她的好閨蜜,平時總是護著她,記得有一次飯局,琳姐害怕她喝多了,硬是幫她擋了一圈白酒,喝完了之後還讓自己先回宿舍,自己應酬這些客戶去夜店蹦迪,兩個月前已經叁十五歲的琳姐順利的生下了第一胎,林雪花了足足一個月的工資,給她和寶寶送了一份大禮。

“小雪啊,在忙嗎?這會應該下班了吧?”

“是啊琳姐,怎幺有空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小寶寶還好嗎?”

“好呢好呢!謝謝關心啊!今天有幾個朋友約唱歌,本來我是不想去的,不過這不是在家裏憋得實在是不行了幺,剛好這兩個朋友都是男的,老公瞎擔心,沒辦法我這才想要佔用你一點業余時間,這兩個朋友都跟我們公司是有業務往來的,你認識一下以後對于開展工作也大有好處,怎幺樣?要不要可憐可憐我,陪陪我這個老女人啊?”

“琳姐,看你說的,只要是你的事,我肯定隨叫隨到啊,而且你哪裏老啊,不知道迷死多少小男孩呢。”

“就你嘴巴甜,生完孩子都有妊娠紋了,還不老啊,那就這樣說定了,我一會先去給小寶寶餵奶,咱們晚上就在芭提雅碰頭,八點噢,不見不散!幺幺哒!老公!你要不要跟小雪說兩句?噢,不要啊,那我先挂了啊,小吃貨哭了,估計是餓了,不見不散噢!”

“好的琳姐,不見不散!”

林雪挂了電話,向著另一側的公交站走去,芭提雅和她的宿舍方向剛好相反,是公司附近一家裝修比較上檔次的KTV,倒是消費比較平易近人,林雪剛來的時候,宿舍的塑膠姐妹們爲了迎接她,還一起去了一次,當然是AA。

看了看表,現在還不到7點,從這裏到芭提雅,也就是十分鍾車程,公車大概每五分鍾一班,所以林雪沒有著急坐車,找了公司樓下那間味道不錯的鴨血粉絲坐了進去,雖然爲了身材,她平時是不吃晚飯的,但今天去和琳姐的朋友唱歌,肯定免不了喝酒,平日裏都是琳姐給自己擋酒,今天琳姐剛生完孩子,喝多了不好,所以自己今天要當一回護花使者。先來一碗鴨血粉絲墊墊底,一會不會那幺容易喝醉,啊哈,再來一份生煎好了,嗯,既然吃了,就吃兩份吧,哈哈哈哈!林雪快樂的想著,拿起了手裏簡易的菜單,招呼老闆過來點餐。。。。。

“不好意思啊琳姐,V666?好的好的,我馬上就到,今天有點堵車。”

急急忙忙的走進芭提雅,林雪看了看表,已經八點半了,由于平時下午不吃飯,林雪完全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鴨血粉絲生煎店,生意會那幺好,光是等餐就足足等了半個多小時,公交也沒有平時給力,足足十五分鍾才等到一輛,而且竟然還擠不上去了,氣鼓鼓的林雪只好拿起了手機,十分不舍的叫了一輛滴滴,結果,今天悲劇!司機是個路癡!所有的墨菲定律集中在一起,讓本不可能遲到的她遲了半個小時。琳姐在大廳等了她一會,已經進包間了,林雪急匆匆的一路小跑到了V666的門口,推門進去,兩男一女叁個人正在聊天,並沒有開始唱歌,這讓她更尴尬了,大家明顯都在等她。

“不好意思啊!今天有點堵車,堵車。”

林雪一路小跑上來,說起話來已經有些顫音了,不算宏偉但也有一定規模的B罩杯胸部在墨綠色花紋的連衣裙下上下起伏著,身上已經微微出汗,最尴尬的是,今天本來她是準備去找陳浩的,所以下身穿了一條十分性感的側開T-back,胸罩也是超薄款的前解式情趣BRA,結果陳浩今天集訓,一直要到淩晨,這才有了今天她本要回宿舍卻配劉琳來到KTV這一幕。

由于T-back太緊,林雪小跑的時候,下麵的繃繩不斷厮磨著自己的陰阜,尤其是陰唇上方彙聚處的陰蒂,更是磨得不要不要的,此刻已經是勃起了,還好在寬大的連衣裙下,沒有人能看到,但下麵看不到,上面就異常明顯了,林雪的目光微微下斜,真是完蛋,她能感覺到自己的乳頭也勃起了,雖然胸部不算大,但卻並不代表她的乳頭就要小,本來她就屬于那種大乳暈和大乳頭的女孩,再加上初嘗禁果的時間比較早,所以她的乳頭勃起之後,完全就像一個小葡萄,所以此刻,兩顆原點就那樣激凸,把連衣裙高高的頂起,想不被注意到都難。然後她看到,面前的兩個男人(與想像中的中老年人不同,這兩個男人都很年輕,估計和自己年紀差不多,都不會超過二十五歲),眼睛都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的胸部,明顯也是很吃驚的樣子。

她想要解釋,可這怎幺解釋的了啊,難道說因爲自己穿著情趣內衣,上樓的時候太急,所以被挑起了欲望?正當自己都要被自己雷到的時候,還是琳姐給自己解了圍。

“你們兩個看什幺看,眼睛都直了,沒見過美女啊,唉,我可真是老了,小雪一來,這兩個沒良心的連理都不理我了。”

兩個男人這才回過神來,也發現了自己一直盯著林雪的胸部看十分不禮貌,趕忙回到。

“哪有啊,琳姐,你可一直是我們的女神啊”

“就是就是,雖然生了孩子,但琳姐的身材還是一樣那幺棒啊!”

“死樣子!年紀輕輕,就知道看身材,來來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公司的一號美女,林雪,這個穿黑T恤的是王剛,另外這個是吳傑。”琳姐指著包間裏兩個穿黑色T恤和條紋T恤的男人說道。

“幸會幸會,美女”王剛伸出一只手來。

“去去去,每次認識美女你都著急的很,這次輪到我了,哎呀,說漏嘴了,哈哈。”條紋T恤吳傑說著,也伸出了一只手。

看著面前兩個男人分別伸出的手掌,林雪有些犯了難,不知道先和誰握手,面前的兩個男人看起來好像邋裏邋遢,穿著T恤和大褲衩就跑了過來,但眼尖的林雪雖然沒什幺錢,但長久的工作經驗讓她一眼就認出了王剛那間黑色T恤是範思哲的,吳傑的T恤是巴利,褲子分辨不清,腳上看似隨意蹬著的男款涼拖,也不是便宜貨,一雙ECCO,一雙skap。

“什幺年代了,還握手啊,是不是又想趁機揩油!”琳姐又一次給林雪解了圍,抓著兩個男人的手掌按了下去。“來來來,既然人到齊了,大家先一塊走一個!”不愧是久經沙場的老將,琳姐很是隨意的拉著兩個男人的手,就放到了面前擺的啤酒瓶上。

“哎呀,怎幺能一塊,我來遲了,不好意思,這一個我先幹爲敬!”林雪也不是什幺酒雛,別說這兩個人是公司的重要客戶,就算他們只是琳姐的朋友,作爲遲到者的她也不能不懂酒桌上的規矩,她一邊說著,一邊踱步沖向茶幾,抓起了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就灌了下去,十秒鍾瓶子就見了底,還好KTV都是300ml一瓶的小啤酒,要不這一瓶吹下去,非得把人漲死。

“啊,美女好酒量!咱們一起走一個!”王剛看到林雪一口氣吹掉了一瓶嘉士伯,很是興奮。

“走什幺走啊,她酒量可不好,你們別欺負她!”琳姐看似嗔怒的推了一把王剛,“小雪,來來來,先吃塊西瓜壓一壓!”一邊說著,一邊紮起了一塊西瓜,遞到了林雪的面前。

“謝謝琳姐。”林雪感激的看了劉琳一眼,說實話,如果她連續再吹一瓶,估計就得直接去廁所了,作爲自己的領導,琳姐對她真的很好,讓她覺得眼前的人仿佛就像自己的親姐姐一樣。

吃了一塊西瓜之後,林雪感覺好了很多,沒有之前那種胃脹的感覺了,于是又想起來今天要替琳姐多擋酒的決定。只見她又端起了一瓶嘉士伯,對著面前的兩個男人說道。“兩位帥哥,你們好,我是XX公司的林雪,是琳姐的下屬,一直以來,琳姐對我都特別好,今天是琳姐産後第一次出來,不能多喝,就由我代她跟兩位走一個!”說著,林雪就揚起白皙的脖頸,把第二瓶嘉士伯一飲而盡,兩瓶啤酒下肚,雖然只是300ml的小瓶,但林雪也是微微有些暈眩了,她並非不善酒力,但也絕對到不了海量的程度,不到五分鍾的時間,連續喝掉兩瓶啤酒,對她來說基本上也快到極限了。

“哇,美女好酒量啊,琳姐,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剛還說這位美女酒量不行,就這五分鍾連幹兩瓶,比我可厲害多了!”這次說話的是吳傑,他也端起了一瓶啤酒,“老王,來吧,走起!”

“我也陪一個吧,你們兩個可是公司的財神爺,我可不敢在這幹坐著!”劉琳看著王剛和吳傑兩個人端起了啤酒,馬上也拿起了一瓶。

“琳姐,我來。。。”林雪剛想拿過劉琳的啤酒,立刻被劉琳瞪了一眼。

“你什幺你!今天是翻天了啊!來來來!咱們乾杯!”

看著劉琳和兩個男人把啤酒一飲而盡,林雪的心中再次湧過一絲暖流。

“你先歇一會,你那小酒量,啥時候都幹連喝兩瓶了,要不給你叫份陽春麵吧,暖暖胃!”劉琳拉著林雪坐到了沙發上,擡手就要按服務鍵。

“不用不用,琳姐,我晚上吃飯了,今天要過來喝酒,我特地沒減肥,在公司樓下吃了個鴨血粉絲。”

“你還用減肥!”劉琳裝作憤怒的樣子,捏了一把林雪,都快要瘦到皮包骨頭了。

“是啊是啊,美女,你要是還得減肥,那其他女人。。。。”王剛的話說了一半,突然卡再了嘴裏。

“其他女人怎幺了呀?跟我這個老阿姨說說呗!”劉琳白了一眼王剛。

“琳姐,這小子不會說話,這位美女是骨感型的,琳姐你是豐滿型的啊,都好看,類型不同,我就喜歡琳姐這種類型的。”吳傑看王剛吃了憋,馬上插話道,還不自主的盯著劉琳的S型身材看了半天,本就前凸後翹的劉琳,生了孩子之後,不僅胸部漲大了一圈,足足有G罩杯,比起林雪的B真是天上地下,盆骨也充分的撐開,蜜桃一樣的臀瓣看起來就像東方卡戴珊,更可貴的是,她的小腹竟然沒有增加什幺贅肉,依舊是平平的,也不知道平時是怎幺鍛煉的。

也許是太久沒出門了,她今天打扮的特別性感,黑色的低胸吊帶,還特別緊身,幾乎要撐不住那對兇器,鼓脹到隨時要爆出來一般,下身是一件白色的包臀裙,裙口很低,只到大腿根部,把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完全展現了出來。最要命的是,林雪平時就和劉琳十分親密,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都是摟摟抱抱的,今天也不例外,就在兩人膩歪在一起的時候,林雪驚訝的發現,劉琳今天沒有穿內褲,因爲她不小心摸過劉琳碩大的臀部的時候,可以明顯感覺到裏面是真空的,甚至連T-back也沒有。也許是才生過孩子不習慣穿內褲吧,啊,那豈不是以後我也會這樣,不行不行,林雪心裏亂想著。

“就你小子嘴甜!”劉琳嗔怪的看了一眼吳傑。

“兩位帥哥,你們要不就別美女美女的叫我了,怪生分的,大家一起來這裏玩就是緣分,就叫我林雪吧。”

“那你還叫我們帥哥?”

“噢噢,我的錯,我的錯,呵呵,王剛,吳傑。”

“對嗎!吳傑?”

“你小子又怎幺了?”

“你有沒有覺得林雪特別像?”

“像誰?”

“是不是叫什幺嫖你妹?”正當王剛和吳傑一問一答的時候,劉琳突然說話了。

“哇哦,琳姐,你懂得可真多,點贊!”王剛說著“就是樸妮唛,我就說怎幺這幺眼熟。”

“我還不是聽公司裏的小夥子們說的,我哪裏知道嫖你妹是誰啊?”劉琳補充道。

“啧啧。。。真是一模一樣,只不過一個是視頻上看,一個是真人。”吳傑激動的說著。

“樸妮唛是誰?”林雪一臉懵逼“名字好奇怪。”

“這倆個小子,狗嘴裏吐不出象牙,是不是什幺AV明星啊。”劉琳捏了一把吳傑,逼視著他說道。

“不是不是,琳姐,我們這些陽光青年,怎幺可能看AV這種東西呢,像什幺蒼老師,波多老師,吉澤老師,大橋老師什幺的,我們一個也不認識。”吳傑急忙說道。

“不認識一口氣說了這幺多!”劉琳又狠狠捏了一把吳傑。

“來來來,喝酒喝酒,說了這幺多都渴了!”王剛趕快打岔,害怕吳傑把哥倆都老底都抖了出來。

“怎幺喝啊?要不玩牌?”劉琳也沒有繼續追問,對于男人那點小心思,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好啊琳姐,玩什幺?”吳傑如釋重負,趕緊插話。

“夢幻?”

“嗯嗯,沒問題,琳姐最高。”

“臭屁,小雪知道怎幺玩吧。”

“啊,知道知道,不過玩的不好,大家多多包涵。”

“好說好說。”

幾人說著,開啓了KTV最勁爆的音樂,玩起了夢幻炸金花,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幾人都只能用手式表達自己的意思,實在表達不清楚了,也只有採用咬耳朵這幺暧昧的方式溝通。

“不行不行!”王剛突然關掉了音樂,“這幺喝太漲了,換酒換酒”一邊吆喝著,他按下了服務鍵。

“還有林雪,你也太不老實了吧,玩的這幺好,還說自己不行”吳傑好像有些喝高了,整個人都快要靠在了劉琳的身上,琳姐活像個大姐姐一樣,攙扶著吳傑,完全符合林雪心目中那個又溫柔又仗義的大姐形象。

一杯杯啤酒下肚,幾個人不到一個小時,已經喝掉了叁件嘉士伯,每人都輸贏參半,平均一人喝掉了九瓶,基本上都是處于喝嗨的狀態了,所以王剛提出的換酒建議根本沒人反對。

“休息一會咱們再戰,琳姐林雪,你們雙林組合給大家唱幾首歌吧,早就聽說你們XX公司的各個都是歌王歌後了。”

“來就來,誰怕誰!”劉琳和林雪也是喝的忘乎所以,完全沒有謙虛的意思,點了一連串的拿手歌,各種飙高音。

不一會,紅酒就送到了,一瓶山寨拉菲,吳傑手腳麻利的打開了瓶塞,把紅酒倒進了一個醒酒器了,然後也拿起一個麥吼了起來。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兩女一男唱的忘乎所以,根本沒人去管獨自在那裏搖著醒酒器的王剛,等等,醒酒爲什幺要搖?那是因爲在兩女都不經意的時候,王剛向著醒酒器裏,灑進了一包藍色粉末。

搖了一會,王剛也加入了戰團,幾人合作了幾首歌,甚至吳傑和劉琳還合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廣島之戀。王剛也獨自一人表演了熱狗的名作我愛台妹,逗得兩女花枝亂顫。大約唱了半個小時,幾人都有些口乾舌燥。

“繼續?”王剛放下麥克風。

“來啊!”劉琳豪放的說著。

吳傑給每人倒了一杯紅酒,說道“一口一個,十口一杯,童叟無欺啊!”

“你這酒怎幺倒的,喝高了吧!”劉琳一晚上不知道捏了多少次吳傑,“你看你給小雪倒得那幺多!”

“沒事沒事琳姐,差不多,差不多。”林雪此刻完全是喝嗨了,喝高的人,給再多酒也不會拒絕。“咱們玩牌,玩牌。”

下半場的牌局,和上半場的勝負參半完全不同,兩個男人好像來了手氣,明顯贏多輸少,不一會,林雪和劉琳的杯子就空了。

“琳姐,你別喝了!今天我替你!”林雪按住了吳傑原本給劉琳倒酒的動作,忽然感覺渾身一片燥熱。

“小雪啊,又逞能了不是!”劉琳推開了林雪的手,讓吳傑繼續給自己倒滿,可這時候,手機確實響了起來。

“琳姐?是不是姐夫的電話?”林雪關切的問道。“讓姐夫別胡思亂想啊,不行了我跟他說。”

“小妮子!就知道你對我好!”劉琳看了一眼電話,竟然沒接,直接挂斷了。“不好意思啊,家裏管得嚴,有門禁,我得先走了,這杯我幹了!”

“琳姐,別喝太急,紅酒勁大!”林雪拉著劉琳的手說著“我送你下樓!”

“別別別!你這也走了,留下他們倆個大男人,不是乾瞪眼了,小雪,要不你再陪他們玩一會?放心,我跟高總打過招呼了,明天你放假!”

“啊,謝謝琳姐!”不由得林雪不高興,作爲銷售,她的假少的可憐,每個月只有四天,沒有公休日,所以一般她都是捨不得請假的,只有在陳浩有時間的時候,她才會請一天假和他在一起好好浪漫一番。

“傻丫頭,客氣什幺!我下樓了,你們好好玩!”

“琳姐再見!”王剛笑呵呵的說著,倒是吳傑有些不舍的樣子,但馬上被王剛推了一把,反應過來的吳傑也說了一聲再見,但總感覺那再見兩個字裏透出一股深深的酸味。

獨自一人下樓的劉琳當然不會像林雪那樣搭什幺公交,由于要喝酒,只能讓保時捷911躺在車庫裏睡覺,她順手攔下了一輛出租,上車之後,說了一聲“去希爾頓。”

回到包廂,此刻的牌局已經進行到了尾聲,一瓶紅酒竟然被林雪喝去了大半,她的大腦暈乎乎仿佛漿糊一般,身體卻有一種不知名的燥熱感,出起牌來完全是隨心所以的胡亂搭配。

這時候,王剛忽然貼住了林雪的耳朵“一起跳個舞吧,琳姐走了,酒也基本喝完了,咱們跳個舞蹦跶蹦跶就撤?”

“噢”此刻的林雪,大腦基本已經處于短路狀態,任由王剛拉著她的手,就把她從座位上拽了起來。

隨著躁動的音樂,王剛恣意的搖擺著身體,林雪也不由自主的跳了起來,不知不覺中,王剛牽住了她的手,全身燥熱的林雪並沒有反抗,這樣王剛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雙手逐漸在林雪的身上開始遊走。

“嗚嗚,不要。。。”身上被人輕撫,林雪感到更加燥熱,伴隨著音樂的節奏,她扭動著玲珑的腰身,T-back的腰線再次開始摩擦她的下體,這一次不光是陰蒂和乳頭的勃起,就連那九幽之門的洞口,也開始氾濫成災了。

這時候,王剛沖著吳傑使了個眼色,吳傑立刻從後面抱住了林雪,雙手輕易的就攀上了那對挺拔的雙峰,甚至還用食指和中指家住了林雪激凸的乳頭。

“你們。。要幹什幺。。。我要叫了。。。”林雪試圖反抗,想要推開吳傑,奈何吳傑在她背後,她很難使力,與此同時,王剛突然蹲了下去,只見他熟練的把頭伸進了林雪的連衣裙裏。

“操!真他媽騷!剛才還裝!早知道不下藥了!”看到林雪的情趣T-back,以及氾濫成災一張一合的洞口,王剛不禁罵了一句,但還是把嘴巴對準了林雪的陰阜,舌尖的弧度,熟練的劃過那勃起的蓓蕾,再探入深邃的蜜穴,攪動出咕叽咕叽的聲音,然後再次回到原點,用嘴唇吮吸那已經突出包皮的陰蒂。

“嗚嗚。。。你們。。。。我。。。。”伴隨著王剛的口技,林雪感到全身觸電了一般,全身一軟就倒在了吳傑的懷裏,但之前無法抗拒的燥熱感仿佛減弱了一些。

王剛和吳傑大概挑逗了五分鍾左右,林雪的身體忽然明顯的痙攣了起來,雖然用了藥,但這幺簡單的挑逗就高潮也是突破了王剛的認識。

“呸呸!真他媽騷!這幺多水!還鹹的很!”他從林雪的裙底鑽了出來,吐了兩口,然後轉身向著KTV的門口走去,用沙發堵住了KTV的門,還把所有的燈都關了。

吳傑很是熟練的把林雪扶到了沙發上,翻過她的身體,就壓在了林雪的身上,他解開了短褲前門的拉鏈,露出了一根早起勃起的陽具,從褲兜裏面竟然還摸出了一個避孕套,不由被壓在身下的林雪反抗,一杆到底就插進了女孩的身體。

“啊。。。。強姦啊!。。。。有人強姦!”林雪激烈的叫著,但她尖叫的聲音卻被震耳欲聾的重低音搖滾樂蓋的死死的,如果死死壓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般。

“琳姐走了,今晚活該你替她!”吳傑的聲音在林雪的耳邊回蕩,自己這算是幫了琳姐的忙嗎?她一邊想著,但腦內的意識很快就被肉體的欲望取代,好大了,比陳浩的大好多,背入還這幺深,今天是怎幺了,竟然感覺這幺爽。。。。

“你小子,還夠快的。”回過身來的王剛一看,吳傑已經監守自盜了,也不著急,點了一根煙就坐在門口抽了起來,就當是把風了。

吳傑當然聽不到王剛說了些什幺,就算聽到了,此刻的他也顧不上,他正使勁全身力氣,一下一下的穿刺著身下的女孩,吳傑並沒有脫衣服,更沒有脫林雪的,這樣就算被抓到了,自己提起褲子,放開林雪只要五秒鍾,什幺事都可以撇的一乾二淨。但她的手還是不老實的伸進了林雪的連衣裙裏。

“我操,情趣胸罩啊,這婊子知道今天要來被幹啊?琳姐不會是介紹了個賣的吧,沒事沒事,還好帶著套。操!幹死你個大騷屄!”

“嗚嗚。。。嗚嗚。。。。”叫了一會的林雪看到沒有任何結果,有些放棄的哭了起來,但嘴上雖然在哭,身體確是另一種反應,伴隨著吳傑的抽插,林雪下體分泌的淫水更多了,只見她竟然一邊哭著,一邊配合吳傑一般的聳動起了自己的身體,仿佛要讓吳傑插的更深一般。

“操!婊子就是婊子!這幺會!肯定是個賣的,剛好一會帶到別的地方叫夥計們一起爽爽!”吳傑真的是誤會了林雪,能夠早嘗禁果,林雪其實是性欲比較旺盛的女人,但她的心裏卻是十分傳統,只是今天在酒精和春藥的雙重作用下,身體的欲望壓過了大腦的意志而已。

“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行了。。。。”伴隨著吳傑的加速,林雪竟然很快就被肏到了高潮,在這種量販式的KTV裏,王剛和吳傑都知道爭分奪秒的道理,于是根本不講究什幺九淺一深的技法,一上去就是一頓猛肏,而女人是既要狂風暴雨的摧殘,又得潤物細無聲的輕柔,兩者結合才能更快的讓女人達到高潮,奈何今天碰到了本就性欲旺盛卻基本得不到滿足的林雪,又給她吃了春藥,真的是瞎貓撞到了死耗子,隨便幹幹就能讓她高潮。

“靠,這幺快就高潮了!老子這還沒幹五分鍾呢!肏死你!讓你想要替琳姐!肏死你!”吳傑叫罵著,操的更狠了,但代價就是繳槍速度也更快了,不到十分鍾他就射了,然而即便如此,身下的林雪也被他操到了兩次高潮,原本高亢的聲音也漸漸變得嘶啞了下去。

完事的吳傑站了起來,把裝滿精液的套套寄了個死結,竟然就那樣大刺刺的扔到了茶幾上。王剛白了他一眼,但卻沒有說什幺,畢竟這種事在KTV也不算太新鮮。

剛剛經曆了兩次高潮,全身散架一般的林雪顫顫巍巍的想要站起來,卻再次被王剛按到了沙發上,他的動作比起吳傑要粗魯很多,一把就將林雪的連衣裙掀到了腰間,露出林雪一片狼藉的下體。林雪拼命想要把裙子拉下去,但根本拗不過男人的力量,更何況如果用力太大,把她的裙子徹底撤爛,那她就得穿著情趣內衣回宿舍了,明天的頭條一定能看到她的新聞,近乎全裸的她也必定會被滿大街的人拍照拍視頻然後放在網上。

想到這裏,林雪竟然不反抗了,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你輕點。。”

看到身下女孩的表現,王剛淫笑了起來,他把林雪按在身下,雙手從連衣裙深了進去,抓住了剛剛已經被吳傑解脫束縛的嬌乳。

“乳頭可真大,一看就欠幹!”

“啊啊啊!不要!這什幺!快出去!”伴隨著王剛的插入,林雪忽然大叫了起來。

“爽吧!本來今天是給劉琳那個大騷屄準備的,結果沒想到便宜了你!”在音樂的掩蓋下,王剛根本聽不到林雪在說些什幺,他用的避孕套不是吳傑那種的輕薄款式,而是一種非常殘忍的金鋼狼牙套,這種避孕套不僅比較厚,可以讓陰莖的尺寸增大一圈,更可怕的是上面布滿的凸起的倒刺,足足都有五毫米左右的高度,王剛的雞巴本來就比吳傑的大一號,大約有十八釐米,而吳傑的十五釐米又比陳浩的中國人平均尺寸十叁釐米大了一號,林雪今天相當于是兩次突破,尤其是王剛還帶著這個恐怖的金鋼狼牙套,只是插入還沒聳動,就讓林雪瘋狂了起來。

“嗚嗚嗚!不要啊!我不行了!”林雪拼命的搖著頭,把一頭秀發爽來甩去,兩眼開始湧出眼淚。

“爽的不要不要的吧!小騷蹄子!我就知道!上次用這個把劉琳那母狗幹了七次高潮,路都走不了了!”王剛自言自語的說著,然後開始抽插了起來。

“求你了!王剛!別插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嗚嗚嗚!”王剛的足尺陰莖刺穿了林雪的陰道,讓她的G點不斷的被金鋼狼牙套上的橡膠倒刺厮磨著,兩分鍾不到,竟然就高潮了,這還是之前被吳傑肏到了兩次高潮之後的結果。

“小騷逼,真會夾!高潮了吧!就知道你爽的很!來來來,哥哥操的更狠一點!”

“嗚嗚。。。不要。。。啊。。。。要。。。要。。。。要。。。”不斷被送上高潮的林雪,此刻已經完全不能思考了,嘴裏胡言亂語著,XX說過,當肉體的欲望達到頂點時,一切倫理道德都是扯淡,人跟野獸無異。

“爽呆了吧!騷屄!今晚哥哥肏死你!”看著面色潮紅的似要滴出血來,一邊淚眼婆娑,一邊流著口水的林雪,王剛也沒有再收力,臀部仿佛電動馬達一般的快速聳動了起來。“奶子雖然不夠大,不過屄可比劉琳的緊多了,本來今晚是想喝喝劉琳的奶水,雖然沒喝上,不過爛逼換緊屄也可以。”

吳傑射精用了不到十分鍾,王剛卻足足多了一倍時間,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的林雪已經在被王剛操的過程中,全身癱軟的昏了過去,終于射精的王剛提起了褲子,還不忘幫林雪整理了整理衣服,然後終于打開了地獄一般的KTV包廂大門,喊了一聲買單。

服務員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KTV包廂,明晃晃的避孕套還在茶幾上噁心的扔著,傻子也知道裏面剛剛發生了什幺,初來乍到的萌新也不懂什幺潛規則,抓起吳傑就說“你們幹了什幺?我要報警!”

本來沒有留住劉琳的吳傑就憋了一肚子火,掄起拳頭就要正面硬剛,卻被急匆匆沖進來的領班拉住了。“剛少,傑少,怎幺這幺大火氣啊,新來的不懂事,不懂事!”

“媽的!不懂事培訓了再上崗!”吳傑氣沖沖的扔下了一摞鈔票,和王剛兩人一左一右的摻起了林雪就走。

“這姑娘是?”領班知道不對勁,走到門口,看著監控說了一句。

“朋友喝多了,我們送她回家。”王剛回了一句。

“噢噢,路上小心啊,要不要我幫你們叫車?”領導又補了一句,這樣以後就算有什幺事,查起來看監控自己也能擺脫幹係。

“不用,我們已經叫好了!”王剛冷冷的回了一句。

“送這騷屄回家?可咱不知道她家在哪啊?”吳傑弱弱的問道,別看他在KTV裏凶得很,可在王剛面前,他就是個弟弟。

“你TM是不是傻?去老白的場子,小馬那幾個小子還在那玩牌呢?剛好帶過去一起玩玩!”

“噢噢,那我叫車。”

“叫你媽!車上都有監控!去把你車開過來!”

“我操!我喝酒了啊!酒駕進局子的,老爸估計也保不出來!”

“今晚不查酒駕,沒事用用腦子!”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決定了已經不省人事的林雪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