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张老汉的诱惑

精彩内容:


我叫安心,大學畢業後,在一個美麗的海濱城市工作。星期天上午,我去找我的一位同學,在同學單位的門衛處,看門的老人接待了我,並告訴我,我的那位同學出去了,如果想見你的同學可以在這裏等等。老人說著指了指門崗那間屋子。由于天熱的緣故,我來到了室內。從老人把室內打掃得幹幹淨淨,桌子上椅子上都是一塵不染的樣子就能看出,是個非常喜歡幹淨的老人。電扇轉著,屋裏很涼快,老人讓我坐下來說話。
在我們的交談中我知道我們來自同一個省的同一坐城市,老人是複員軍人,被安排在這裏工作。老人告訴我他姓張,今年56歲。
一米七多的個頭,身體胖胖的,滿頭黑發,大眼睛,黑眉毛,國字臉,笑起來臉上有一對很好看的酒窩兒,胡子很少的他,說話時笑咪咪地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軍人出生的他看起來身體很壯實。
由于老鄉的緣故,很快就能溝通,說起話來也顯得特別親近。老張于我並排诶著坐下,左手放在我的肩上,將我的身子向他身上樓了樓,右手放在我的大腿上問我說:「你叫什幺名字?,你今年多大了?,身高多少?,身體有不多重?,在什幺單位工作?,你結婚了嗎?。」等一系列問題我告訴老張我叫安心,今年23歲,身高1。68,體重大約69公斤,在人事局工作,剛結婚才叁個月,妻子在老家生活。停頓了一下我看著老張那慈祥的臉也問到:「您那?」
老張說:我的老伴和孩子都在老家生活,我的兒子和你的年齡差不多,我也和你一樣妻子和孩子們都在老家生活,我也和你一樣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哎」
老張說著歎了口氣接著說:「老鄉啊!你知道嗎,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是多幺難受,多幺叫人痛苦呀,你不准備讓你的愛人來這裏和你一起生活嗎?如果可能的話,應該盡快地把她接來和你一塊生活,勉得過著痛苦的兩地分居生活」。
我說:「我剛結婚,目前還沒有考慮這個問題那,我想先把工作幹好以後再慢慢說。」
老張的手拍了拍我的大腿,並把他的手放到我的私處笑著說:「過兩地分居生活你的這個東西可要受罪呀」。老張說著並用手摩擦著,我頓時感到一陣陣酥癢迅速通過全身,本能的我將老張的手拿開。我雖然沒有照鏡子,但我明顯地感到自己的臉上熱辣辣的很紅。我害羞得站起來想走。此時老張也站起來笑著說:「年輕人,怎幺樣受不了啦吧,以後有時間常到我這裏來玩呀,我喜歡和你這個年輕人交往。希望我們能成爲好朋友。」說著老張伸出手來和我握手。我不好意思地看著老張,和他握手告別,並且點頭同意。
我回到住處後。老張的話,老張的動作叫我難以忘記。我給我的妻子商量,希望她也能來我這裏工作。但是,她說她很留戀家鄉,和她的父母,她希望我能調回她身邊工作。由于生活在這坐城市,暫時還沒有其他朋友,我平時忙于工作,但是遇著雙休日,就只好來找我的同學聊天。
我又一次來到我同學單位的門衛時,看門的仍然是老張。老張見我來到,很熱情地把我讓到門崗他住的屋子。高興地爲我倒茶,還拿蘋果給我吃。顯得非常好客。幾天不見,老張好象更加精神起來,邊說話邊爲我削蘋果,並說:「今天中午你在這裏,咱們一起吃頓飯,我們敘一敘老鄉情,你看怎幺樣?。」我說:「我還是回去吃飯的好。」
老張說:「你我都是單身的漢子,你回去也得自己做飯吃,你今天來到我這裏就象到自己的家裏一樣,再說你我也難得有個機會相聚,就在我這裏吃吧,咱倆也在一塊熱熱鬧鬧,高興高興地吃飯聊天不是很好嗎。我們同是天涯倫落的人,相逢是緣,相識是緣,何必要走那。別客氣,就這幺定了。現在,我就去做飯,咱倆邊做飯邊吃飯邊聊。」老張的誠心誠意挽留,我也不好意思拒絕,只好聽老張的話,留在他這裏吃飯啦,就這樣我便和老張一起洗菜,一起做飯,一起邊吃飯邊聊。
吃過飯後,老張雖然和我诶著坐在一塊,但並他並沒有將手褡在我的肩上,而是握著我的手,顯得很親切的樣子。給我講起他的童年故事,他的軍營生活,他的家鄉,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人生,他的事業,他的理想,他的追求,以及他現在的壯況。
老張把我當成他的知心朋友一樣向我講述著他的一切。老張會聲會色地講著他自己的事,而且每一件事也都是我感興趣的話題,他的話深深的吸引著我,我越聽越想聽,越聽越喜歡聽,好象抓住我的心裏一樣,使我完全陶醉在他的人生經曆之中。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雖然老張再叁挽留。但我想起上次他摸我的舉動,讓我好尴尬,好難看。所以,我還是戀戀不舍離開老張回到了我的住處。
我的大腦仍然處于老張的人生經曆之中,雖然夜已經很深了,但我還是難以入眠。老張的苦樂人生象一幅幅圖畫展現在我的面前。通過對老張的了解,我發現我對老張有點崇拜,敬佩他有豐富的知識,熱情開朗的性格,是位很不錯的老人。我的父親雖然和老張同歲但沒有他的出生月份大,所以老張讓我叫他張伯伯,由于是老鄉的關系,又對我這幺好,我就同意叫他張大伯。
第二天吃過早飯,我又不由自主地向老張住的地方走去。當我來到老張住的屋裏時,沒有發現老張,但老張的臥室門開著,我往裏看,發現老張在裏面坐著抽煙。看到是我來了,老張站起來走到我跟前,就把我擁抱住,手拍著我的後背激動地說:「你來了,孩子。我好想你呀,我的小老鄉。」老張突然擁抱我使我沒有想到的,我想推開他,但是他把我抱得是那幺緊。這時,我沒有把他推開,老張反爾把我按倒在他的床上。爬在我的身上,他的手由我的頭開始向下撫摸著,而且很快就摸到我的雞雞。
由于是夏天只穿著一條褲子,隔著這幺一層布摸著,我頓時感到渾身有一股熱流迅速通過全身,那種說不出的感覺,便無法控制自己,慢慢地我感到我的雞雞在老張的摸撫下開始變得堅硬起來。渾身也開始緊張燥動不安,和老張一樣緊張地大口呼吸熱氣,我也在老張的撫摸下癱軟在床上,失去了反抗的能力,閉著眼睛,任由老張把我褲子前門的拉鏈拉開。此時我感到我的雞雞進入了一個溫熱濕滑的地方。
我睜開眼,擡起頭一看。老張竟然把我的雞雞含在他的口中,而且還有滋有味舔著吸著吃著,我奮力地扭動著身子,想把我的雞雞從他的口中擺脫出來。但老張卻用力地壓著我的雙腿,手握著雞雞的根部,快速地吸著。看到老張的舉動,我心裏由開始撫摸著的舒服感,到現在的心理不能接受,老張這樣吸吮我。
但我又無法阻止,我看著老張興致勃勃地吮吸,雞雞在他的口中有節奏地進進出出,雞雞的包皮也一會上來下去地配合著老張的唇上下套弄著,老張津津有味地吮吸,加上視覺的沖擊,渾身變得麻酥酥的我躺在床上動彈不得,任由老張吮吸我的雞雞。
在老張快速地套弄下我的腰眼一松,精液從雞雞眼中噴射而出。而且完全射在老張的口中,射完精後,我感到全身緊張的神經完全松弛下來,躺在床上。此時的老張又舔了舔軟下來的雞雞後,將我的雞雞放回,拉好褲的拉鏈。也爬上床和我並排躺著。
老張爬在我的身邊,撫摸著我的臉,顯得很滿意地樣子說:「真舒服呀,好長時間沒有吃到雞雞啦,今天我真是太幸福啦,你射得那幺多,多幺稠,吃得好過瘾那。也多虧了你呀,我的孩子,我得好好謝謝你,是你把我這病治好啦,我現在感覺身體好輕松,舒服多啦。」
老張說著將手放在我的胸上又說:「怎幺樣,你舒服嗎?」。
我本來就感到很委曲,聽著老張這樣問我,我也很不客氣地說:「你這個人也真是的,也不和人家商量商量,不管人家願意不願意這樣做,就強行做了,你叫我怎幺說你才好那。」說著我心裏難過地流下眼淚,老張看到我眼淚都流下啦。
就用手爲我擦著眼淚,並且安慰著我說:「孩子,你別生氣,都是我不好。
我不該從見到你第一天起我就喜歡上了你。你這張好看的臉,和你的身材,你的年齡,你的氣質,你的皮膚,你說話的聲音,你的舉止都是那樣深深地迷戀著我。
叫我吃不好飯,睡不香覺。我這幾天就象生了病似的一直在想著你,我想擁有你,但又無法見到你。讓我高興的是你今天終于來到我的身邊。看到你,我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沖動和強烈的欲望,在沒有取得你同意的情況下就強行做了,請你願涼我的沖動好嗎。我從中學時代就喜歡男人,願意和男人交往,願意看男人的雞雞。
後來我只要是我看上的男人就和他做,也有好幾個男人喜歡上我,我們之間保持著長時間的來往,而且關系很密切。雖然我和妻子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但我的性生活是滿足的。如果你喜歡我,需要我,我隨時都可以滿足你的需求。我的口技很好,後面也很暖熱,很緊的。這樣我們就不會有性的壓抑感,可以有效地緩解性的壓抑。
其實有規律地釋放,對人的身體和心裏都是有好處的。可以吃得好,睡得香。
工作也能靜下心來全身投入。我今天爲你做了,你以後考慮考慮再說吧,你不喜歡男人我也不勉強,這是個性的取向問題。可能會對以後你們的夫妻生活有影響,你要考慮清楚。」老張說完後走出臥室,我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感到大腦一片空白。老張做好飯後將我叫起,手拍著我的肩說:「還在生我的氣嗎?」。
老張這幺一說,我感到又是一陣的委曲,難過地又流出了淚說:「只是太突然了,我的心裏一點准備都沒有,就被你……」
我正說著老張抱著我用那熱辣辣的嘴唇吻著我的臉並用舌頭舔我臉上的淚說:「請願涼我的沖動,都是我不好,使你的身心受到了傷害。你看我老伯給你做什幺好吃的。說著老張拉起我走向餐桌一起吃飯。
回到我的住處後,躺在床上老張那魁偉的身材,和藹可親的面容,笑起來臉蛋上那一對好看的酒窩兒,是那樣地迷人。他的慈祥,他的寬容,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前晃動著。每當淩晨尿意使雞雞勃起時,老張用口吮吸的動作,就會占據我的頭腦,使我熱血飛騰,激情澎湃,渾身燥熱,口幹難奈,不能自我。此時,回味著老張的話,也感到有一定的道理。從此,老張的身影,老張的話,老張的動作,在深深地影響著我,迷惑著我,吸引著我,也在慢慢地改變著我。老張成了我日夜揮之不去的影子,無時無刻都在纏繞著我。我曾多次地告誡自已,不要被老張的動作和語言所左右,要正視自己,正視現實,千萬不能走老張的路,那是一條什幺樣的路,自已應該是清楚的。
然而,我感到這個星期過得是那幺地慢長。當我起床後,漱洗打扮結束後,我的腿不由自主地神使鬼差地向著老張工作的地方走去。
張老漢的誘惑(中)

我又一次來到老張的住處,老張還在臥室裏睡覺,不時地發著輕微地鼻聲。
我坐在床邊看這老張仰躺著那慈祥的面容,聽著老張那均稱的鼻聲。由于天熱,老張上身裸露著,寬大的胸膛上白白淨淨的,淺紅色的乳頭大而圓暈,隨著均勻的呼吸腹部在上下起落著。肥胖的肚子上搭著一條浴巾,下身穿著一條土灰色肥大短褲,粗壯結實的雙腿伸展著躺在那裏。看到老張睡得正香,我本不想打攪他。
然而,正當我要起身時。老張卻睜開了眼,看到我坐在他的身邊,起身就抱著我,讓我和他並排躺在床上,老張也隨勢翻過身,爬在我的身上。將嘴唇放在我的額上親吻著,老張的雙手撫摸著我頭,我的耳朵,我的臉。
老張的嘴唇呼吸
著熱氣,溫熱的唇從我的額頭上慢慢地,一點點地向我的唇遊來,渾身緊張的我,顫抖起來,一陣陣的燥熱使我感到全身象著了火似地燃燒起來,正當我感到口幹舌燥的時候,老張那火熱的唇已經貼在我幹燥的唇上,溫濕的舌頭正舔著我的唇,並伸向我的口腔。
老張此時變得狂熱起來,舌頭在我的嘴裏快速攪動的同時,他的手也在快速地解開我衣服的扣子。當我的上身完全裸露時,老張的唇順著我的脖頸往下親吻著我的乳頭,我的胸,我的肚臍眼。隨著老張快速地往下吻著,我的褲子連同我的褲衩都被他一一脫了個精光。
此時,我的雞雞已經被老張握在手中,老張的唇在雞雞的根部吻著並將蛋蛋含在口中快速地吸吮著,隨著兩顆蛋蛋在老張口中一出一進變換的時候,老張的手也在上下套弄著我的雞雞。正當我感到熱血沸騰的時候老張已把雞雞完全含在他的口中,舌頭也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舔弄著。
強烈地刺激使我欲罷不能,欲恨不成左右搖擺著身子。我越來越感到老張嘴裏濕滑和發熱,我的雞雞在老張的口中也在快速地澎漲著,伸長著。我無法抗拒老張舔弄給我帶來如此強烈刺激,也禁不住地用手撫摸著老張的頭幫助他加速地上下運動著,隨著運動頻率地加快,雞雞在猛烈地刺激下變得越來越火熱,越來越光溜象要在老張口中溶化似的。
此時,我用勁地按住老張的頭不讓他動的同時雞雞在老張口中快速地跳動著播射著,直至射精結束我的手才松開按著老張的頭。
此時老張將精液全部咽下後,又盡情地吮了一會雞雞直至完全軟縮下來。才戀戀不舍地將雞雞從口中吐出,慢慢地爬上來,嘴唇貼在我的耳朵旁輕聲地說:「我遊泳回來小睡一會兒,沒想到你就來了,真讓我高興。孩子,我一看見你我就有種強烈的欲望和沖動,就想和你做,你太讓我迷戀了,我這是又過瘾又舒服。
孩子你怎樣還好嗎?你喜歡嗎?舒服不?」。
興致未盡的我聽著老張那親切的話語同時,老張也脫得一絲不挂緊緊地擁抱著我,老張和我胸貼著胸,又將我的雙腿夾在他的雙腿之間。然後手在我的屁股上撫摸著,並使我的下部緊緊地貼著他的那個地方。這樣我就和老張肚子貼著肚子,陰部貼著陰部,他的大腿夾著我的大腿。緊緊地相擁使我感到肌肉相觸的美妙,而緊張地喘著粗氣。
老張也喘息著熱氣臉貼著我的臉說:「孩子,男人和男人的身體相擁是很快活的事,你也體驗到了,只是你的思想認識還沒有到這上面來。其實,男人和男人一樣可以有愛,可以有情,可以身體上的接觸和交流。不過是建立在不影響個人的愛情,婚姻,家庭,事業的基礎上。不影響你的愛人和我的妻子之上的。
我和你之間的身體的交流只是在填補我們和妻子兩地分居的缺
憾,與我們各自的愛各自的老婆並不矛盾。你說是吧我的乖孩子。這就是我喜歡你,愛你的原因,也是我對男人之間相愛的個人關點」。老張說著用手摸著我的臉。
我聽著老張說的話,心裏雖然感到很矛盾,在和老張接觸的過程中,老張雖然很大膽,很魯莽,雖然沒有達到我的同意做事,但這也正是老張的個性。老張這種做法確實給我的肉體帶來極大的快感,只是做過後自已有些失落感,心裏有些空虛罷啦,所以我在困惑之中。
我將頭往下移了移,嘴吻著老張的脖頸說:「我從來沒有和男人在這方面做過,和你認識以後這是頭一回。只是來的太突然,我真的沒有一點思想准備,不過你的鹵莽行爲已經深深地影響了我,也在慢慢地改變我對你的認識。由開始的不理解,到現在能夠接受。
由最初的恨你到目前喜歡你,我發現我越來越需要,喜歡你,離不開你。就在你擁抱我的那一瞬間,我強烈地體驗出兩個相裸的男人,特別是比自已年齡大得多的男人相擁,那種感覺是其它無法替代的。我雖然不能接受你剛才所說的話,但是,你的容貌,你的行爲,你的身體,你的性格,改變了我,使我完全能夠接納你。你溫熱的唇,寬闊的胸脯是我溫柔的港灣。我愛你伯伯,從今天起,我不忙的時候就會經常來你這裏的,你不會煩我吧?」。
老張將我的頭托起,用他那溫熱的唇在我唇上猛地親了一下,就把我緊緊地抱在懷裏,誰也不說一句話,就這樣靜靜地抱著,品味著肉體與肉體相觸的滋味,享受著肌膚相親的美好感覺。
老張就這樣抱著我,相互都能感到倆顆心的跳動,我想也許這就是倆個男人之間的心靈相通,才産生心靈上的共鳴,才這樣坦誠相見,才這樣相親相愛。現在我明白爲什幺老張會那樣地想擁有我,我也明白爲什幺我目前多幺需要老張的相擁和撫摸。當我想到這裏時,我感到老張的手從我的後背滑向我的小腹,由于我和老張的下部緊緊相貼,老張就將兩個都是堅硬的雞雞握在手中。
爾後老張握著我的手,誘著我從他的頭部開始,慢慢地向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臉,他的唇一點點地撫摸著。往下再往下順著他的脖頸,他的乳頭,他的腹部撫摸著。撫模所産生的快感使我倆的雞雞都在堅挺地頂著對方。
當我的手接近他的肚臍,順著小腹摸到陰毛時老張的喘氣聲變得也越來越快,就在老張緊張地喘著粗氣的時候,他將我的手一下子就放在他的雞雞上,讓我的手緊緊地握著,他的手也一並握著我的手引導著上下撸著。當我握著老張的雞雞時,我的身體緊張得一陣顫抖。他的粗大,他的堅硬,他的熱度,都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長這幺大還是頭一回摸別人的雞雞,在平時連看別人的都不好意思,更並說握在手中,還是這幺粗壯堅挺。我握著老張的同時老張也在握著我。摩擦産生的快感使我不由自主地將唇貼在老張的唇上,老張也迅速地把舌頭伸向我的口中。
我不喜歡抽煙,對抽煙的人的氣味很煩感。也不知是喜歡老張的原故,還是的肉體相觸,我倆的熱吻使我感到是那樣地妙不可言。而老張那口中的煙味好象正是我需要的那樣,我慢慢地吸著,細細地品味著那能迅速激起我的欲望的味道,那味道誘惑著我,使我不願意離開老張那溫熱的唇。
我今天來的時候特意給老張帶來了五條好的香煙,給我愛我喜歡我的人抽。
我知道我已經被老張所吸引,老張也真正把我引入到他的懷抱,成爲他的人。
我也真正體驗到和老張在一起的歡樂與幸福,我已適應老張那快速地,讓你沒有思想准備的愛的舉動,也正是他那種舉動才能迅速激起我的欲望。
此時的老張在我倆相擁相親相摸所産生的沖動下,迫不及待地翻起身來,跪在床上,將我的屁股抱起摟住。將大口的唾液摸在我的屁眼上並將手指頭伸到裏面攪動著,我感到一種溫濕滑潤的東西滑入,頓時産生一陣陣麻酥酥熱辣辣癢癢的感覺。但是很快就又一種熱的硬物使勁地頂著,我奮力地迎著。隨著硬頂地深入,我感到屁眼一陣陣地漲痛,越來越痛優如撕裂一般疼痛。我終于堅持不住爬在床上。
這時,正在興頭上的老張將我重新抱起。將一種光滑的東西摸在我的屁眼上和他的雞雞上,再次頂著我。然而無論如何用勁頂,都無法進入。累得滿身流汗的老張終于把我的屁眼頂得撕裂而流出血來。此時的老張也快活地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疼痛的我感到一股股熱的液體噴泄在我撕裂疼痛的地方。疼痛難奈的我再也堅持不住爬在床上痛苦地流著眼淚。
老張移動著身體將我抱住,很心疼地爲我擦著淚說:「孩子,都是我不好,我只是太沖動了,太想插到裏面,沒有想到你是我接觸到的最緊最小的男人啦。
你打我,你罵我好啦。我知道你的情況後,我今後就不會再做你的後面,請相信我,我親愛的孩子。」老張邊說邊用衛生紙擦拭那裏的血和液體。
無論老張怎幺說,我那裏還是疼得專心。老張擦拭幹淨,給我穿上衣服後。
我傷心地起來就要走,老張抱著我怎幺說怎幺挽留,我都不能理解他,我用力地推開他,邁著小步離開老張,坐上出租車走向我的住處。
連續幾天的疼痛今天終于好啦,我也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下班回到住處舒舒服服地洗了個澡,躺在床上想著老張,幾天沒有見他,也不知他怎幺樣。他雖然把我弄得很疼都流出血來,方便的時候又是那樣地難奈,很恨他。但又想到他把我抱在懷裏高興地樣子,那樣地親我,那樣地愛我,又是那樣地需要我,我想我現在的身體已經好了,我應該原涼他,他也是在興奮的頭上,不能控制自已才那樣的,不能完全怪罪他。
我想我應該去看看他老人家。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外面響起了敲門的聲音,我想這會是誰那。
張老漢的誘惑(下)

我從床上起來走向門口,打開門讓我驚喜的是,敲門的不是別人正是我日思夜想的老張。
老張穿著潔白襯衣,畢挺的淺灰色褲子,打著外出腰,挺著大肚子,兩手提著東西,微笑著站在那裏,顯得特別有氣質。看到老張那魁偉的身材,那微笑著的臉,我心裏也說不清是恨他還是愛他,只感到鼻子一酸,淚就湧了出來。我轉身走到床邊爬在那裏,感到很委曲。老張進屋後把帶來的東西放在桌子上,關好屋門,來到床前。把我抱在他的懷裏,將我的頭靠在他的胸膛上,手撫摸著我的頭,看著我爲我擦著眼淚。在老張爲我擦淚的時候,我看到老張的臉上也流著淚。
我伸出手來撫摸著老張的臉,幾天不見老張顯得有點憔悴。見老張那樣我的心裏又是一陣酸楚,淚再一次從眼中湧出。老張看著我的樣子用嘴唇吻著額,吻著我的淚說:「乖孩子不要再難過了,都是伯伯不好,原涼我好了,你看我給你帶來什幺好吃的」。
老張說著就從桌子上的包裏拿出來一袋東西,我一看是刻好的西瓜子仁,滿滿一盒子。老張說:「我傷害了你,使你心裏難受。我天天想你,又不能來看你,我知道你喜歡吃這瓜子仁就買來,坐在那裏整天用嘴刻成仁,這樣你就吃的方便。」我看著老張帶來這幺多他親吻過的瓜子仁,我想那瓜子仁上面也一定留有老張那我喜歡的煙味,那是誘發我刺激我性欲的味道。
看著老張那
顯得蒼老的面容,我可以想象老張是多幺地想念我,他不能把我擁入懷中,他就只有把對我的思念都集中在這瓜子仁上面,要刻這幺多瓜子仁是要花費多長時間呀。
老張接著又說:「今天總算盼到周未,我就趕來看你,我把做好的飯菜都帶來了,咱倆吃飯吧。」
我很受感動地在老張懷裏,往他的身上靠了靠說:「伯伯今天晚上你就不要走了好嗎,我好想躺在你的懷裏,想讓你摟著我,我好孤獨呀,我好想和你在一起。」老張聽我說著,把我摟得緊緊將臉貼在我的臉上深情地說到:「伯伯這幾天來也好想你呀,你今晚不讓我走,我就留下來,我聽你的。不過現在咱們得吃飯,得先填飽肚子。」
老張說著就拉著我坐在桌前,把帶來的菜一一擺在桌子上,將保溫桶內的大米盛在碗裏,斟上酒說:「咱爺倆今晚又團聚了,來咱們幹了這一杯。」我平時不喝酒,但這是老張的心意,也跟著喝了叁杯後就把酒拿了下來,不讓老張喝。
老張也明白我的意識就乖乖地說:「今天來到我孩子這裏就聽孩子的話,不喝了」。
老張說完就忙著往我碗裏夾菜,我也忙向老張碗裏夾。我看老張高興地樣子,我心裏也不知有多快樂。
吃過飯後老張就主動去洗刷碗筷,我就將洗澡水溫調好,好讓老張在我這裏痛痛快快地泡個澡。
老張泡澡的過程我將我的床重新鋪了一遍,把我平時用的髒床單,毛巾被,枕頭巾都換上幹淨的,一切弄好後。老張裸著身子就來到了我的面前,看我坐在床上等著他老張來到我身旁,就迅速將我抱住放在床上,迫不及待地把我脫得一絲不挂。站在床下的老張一下子將我推倒在床上。俯下身子,立刻把我的雞雞含在口中,快速地親吻著我,在他迅猛激烈的動作刺激下,我早已激情澎湃,熱血沸騰,激動不已。
老張狂吻一陣之後,爬上床來,手握著他早已是堅硬的雞雞對著我的嘴唇,就往下壓,在他的奮力頂壓下,我的口也不由自主地張開迎接著雞雞的插入,隨著插入的深入,立刻漲滿我的口腔,我的大腦,我的思想。
自從老張吮吸我的雞雞以來,我想老張早晚要將他那雞雞插入我的口中,讓我吸吮,並要將精液射在我的口中。沒有想來的這幺快,這幺猛,叫我使料不及。
以前我從未想到過,也沒有聽說過,更沒有見到過用嘴含大人的雞雞,甚至認爲那是不衛生的。現在我對老張吮我的雞雞還吃精液,思想還存在著疑慮。老張將雞雞插入我的口中後,就開始瘋狂地上下運動奮力地抽插起來。肥胖的肚皮拍打著我的眼睛鼻子和臉。兩個蛋蛋敲擊著我的脖頸和下巴,蓬松的陰毛擦著我的面部。我用雙手托著老張的下部來減緩沖撞,然而,老張並沒有意識到我的用意,凡爾加緊了速度。就在我難以承受的時候。老張卻猛地往下一壓,靜止不動了。
我只聽到老張口中發出一陣陣「啊,啊」聲音。此時隨著聲音的發出,老張的雞雞就在我的口中跳動起來,我的喉嚨深處也感到一陣陣地刺癢,而咽入肚內。
我知道那是精液在我口中播射,然而一陣陣的射擊結束後我也未能體味出精液的味道來。
射完精後的老張正要將雞雞從我的口中拿出時,我阻止了老張,我想要好好看看,好好品品這優物。我手握著即將疲軟的雞雞吮舔著品味著雞雞的滋味和精液的味道。當我把老張粗大的雞雞的包皮撸下後才知道,他那暗紅色的龜頭是那樣地大,大得象個大蘑菇似的,隨著我的舔弄勃起後的雞雞更家堅硬粗大,中間還向上彎曲著。我長這幺大還是這幺近的距離看一個男人的勃起的大雞雞,而且又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人的雞雞。這時我想到如此大的雞雞怎幺能插入我那幺小的屁眼那,怪不得撕裂出血那。老張的蛋蛋也大大的,下垂得很,兩個球球大大地握在手中心中感到很是舒坦。
我的疑慮打消之後,盡情地玩著,這溫熱的,能大能小,能粗能細,能軟會硬,還會出水的優物。
正當我欣賞老張的雞雞和蛋蛋時,老張急不可奈地示意我,轉過身來。老張快速地將我的雞雞含在口中。
我想爲什幺老張遇到我,喜歡上我,爲什幺會那幺急不可待,不由分說地將我的雞雞含在口中。現在我才明白將這溫熱滑潤的東西含在口中吮吸給全身心帶來的感覺竟是如此的美妙不可言語。
我看著吮吸著迷戀著老張的雞雞,品味著雞雞的味道,享受著雞雞在口中給全身心帶來的愉悅。我專心致致地快速地舔弄著,從陰毛和雞雞的根部到冠狀溝處我都細致地舔著。細細地品賞著精液的味道和體驗著雞雞在口腔中噴射的妙處和精液刺激的快感。完全疲軟下來的雞雞失去了他的雄風,我這才將他全部納入口中包括毛毛和蛋蛋,吮著吸著,滑溜溜的在口中又是另一種奇妙舒心的感覺。
興致不減的老張跪在床上,把他的屁股給我讓我插,他說他要享受被插的快感。這也是我從未體驗過的,當我看到老張的那暗紅色稍帶點粉紅的绉绉的,周圍有不少毛毛的屁眼,很快就吸引了我。使我迅速産生要插入的強烈欲望。老張將那光滑的東西擦抹在他的那屁眼上面,也塗抹在我雞雞的龜頭上,他的手握著我的雞雞對准那神秘的地方,輕輕一頂就順利地滑入,稍一用力就連根進去。隨著滑入的刺激所帶來熱辣辣麻酥酥的感覺迅速通過我的全身。屁眼的暖熱和緊握度使我不停地抽插搖擺著。老張也發出和我抽插一致的呻吟。
一陣猛烈的抽插後,老張示意我停了下來。只見他仰躺著,分開雙腿,抓住我的雞雞就導入進去,當我快速地進出時,老張變得瘋狂起來,左右搖擺著身體,欲生欲死地呻吟著,喊叫著並用手扒著我的屁股喊叫著:「用力,我的孩子,快點,快點,用力。」老張喊叫的同時將他握著雞雞的手,松開抓住我的手,讓我的手握著他那堅硬如鐵滾燙的雞雞,並伴隨著有力的抽插一起套弄著。雙重並舉的我受不了老張那狂呼亂叫和那醉人的呻吟,還有他那誘人的擺動著的肉體,使我忍不住快速地抽插,摩擦帶來的快感和握力所産生的熱度,伴隨著老張那「啊,啊」的呼叫聲我便一泄如注。
隨著雞雞在屁眼內播射結束,我爬在老張那燃燒著的肚子上。老張將我緊緊地抱住將舌頭伸入我的口中,盡情的吻著。
老張似乎還沒有盡興,他狂吻我的同時還緊緊地抱著我的屁股不讓雞雞從裏面出來,並說:「孩子,我都幾天沒有盡興了,今天夜裏你就讓我徹底盡興。咱倆繼續玩,弄個痛快,快動起來,加油。」
老張這幺一說我只感到我的雞雞在老張的體內快速地澎漲著,堅硬著。此時老張也擺動著身體,我配合著老張快速地抽插研磨。經過二十多分鍾地瘋狂操弄,終于在老張的狂呼亂叫中我和老張一起射了出來而結束。
當我醒來時,窗子已放亮。此時老張裸著身子從衛生間出來就爬在我的腿上將我的雞雞納入口中,一陣狂吸之後,我便射了。老張將精液咽下後,把雞雞舔了又舔這才爬到我身邊四仰八叉地躺在那裏,顯得很舒服的樣子說:「昨天晚上雖玩得很盡性,但沒有吃到精液,一直覺得少了點什幺似的,看你酲了就禁不住地吃了,哎,總算過瘾了。」
老張說著將我抱在他的身上,在我的唇上親了一下接著說:「我在中學時,有個比我大的男孩教會我以後,我就養成愛吃雞雞的習貫,一直保持到現在。我喜歡愛的激烈,愛的凶猛,痛痛快快,淋漓盡致。這也成了我的愛好,我這愛好也影響到了你。開始你可能不適應,我想你以後會慢慢適應的。
我從青年時期到現在性欲一直都比較強。現在我兩天不射一次,就得用手撸出來,已成習慣。我看見你,第一次你沒有表示強烈反對,所以才有今天我們相親相愛,相濡以沫,相擁而眠,溶爲一體的結果。
你現在正年輕,身體好,皮膚也白嫩,細膩有光澤,你性情溫順,有知識,是我喜歡的。」
我聽了老張坦誠相見的話,也很激動地說:「其實,我的性格很」隨和。我在和男人之間的交往中都是學習,工作,事業上的朋友,知已。對同齡的男人之間相互尊重,對中老年男人或是敬重或是敬仰,從來也沒有誰對我或我對誰表示出超過正常的關系,更沒有性的暗示。我遇到了你,是你改變了我,使我充分認識到而且真實地體驗到男人與男人之間無論是年齡差距有多幺大,只要是雙方身體健康,興趣相投,志同道合,兩性相悅就能産生出和女人一樣的感覺,一樣的美妙。而且在某些方面又不于女性的感覺。」
我用手摸著老張的臉說:「是你誘惑我,把我誘到你身上的,你真壞。」老張笑著說:「是我的錯我承認,也怨我,我對不起你。不過你要相信緣份,我們是有緣份的人,所以,我們倆人才能走到一起來,我們各自的妻子又都不在身邊,在性的方面我們都需要。如果不在一起你就會手淫,那樣你就會有失落感,就會孤獨,就會後悔。但是男人之間相愛要有尺度,要掌握分寸,千萬不能偏離人生的正常生活軌道。」
老張說的話我相信,因爲我相信緣份。世界上那幺多人我都沒有遇上,偏偏就在這個城市裏認識了老張。一個省的而且又是一個城市的,他的性取向又很容易誘惑了我。在老張的誘惑下,我真正地體驗到男人之間的愛和情。老張的身體好,喜歡早晨早早起床到湖裏遊泳,圍繞著公園跑步等健身活動,我喜歡上老張之後也和他一樣早睡早起鍛練身體。
從此,我和老張這個老鄉,成了生活上的叔伯關系,性生活的夥伴。
後記
我和老張相識以後,我倆只要有時間不論是我到他那裏,還是他來我這裏。
睡覺時我們都是擁抱著,他的手愛握著我的雞雞,我的手也愛握著他的雞雞而眠。
而且我也越來越喜歡老張,我願意吻老張的唇,喜歡他的煙味,那煙味誘著我不停地吸著他的唇他的舌。我喜歡他身體的味道,他的雞雞更是誘惑著我,我倆在一起時,不是把玩在手中就是在口中舔弄。他的後面是我溫馨的港灣。老張也同樣迷戀著我的身體,不能離開我。
老張也試圖插了幾次我的屁眼,我也想享受被插的感覺,而極力配合,都因我的小,他的大,而沒有插入進去,再加上老張把我當作最親密的人那樣愛憐著我。我和老張一直相親相愛整整四年,只到他六十歲退休返回老家。我和老張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不可否認的是,是老張一點點誘惑我走進了男人相愛的世界裏,償到了男人之間相愛的樂趣,不過我始終遵照老張的說的原則,沒有偏離人生的正常生活軌道,把男人的情愛當作性生活的補充。這四年的時間裏,我和老張一同回鄉探親,一同返回。各自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勤奮工作著,我們小心地處事生活,沒有影響到任何人和事。老張在性事上粗魯些,也正是我喜歡的,我需要的,渴望的。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