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十三姨系列之西域淫狮

精彩内容:

(一)

清末民初,廣州寶芝林醫館。

大廳中熙熙攘攘的布滿了來看醫就診的人,幾個寶芝林的夥計也是來回奔波
忙的不亦樂乎。

最近的廣州也不知道怎幺就興起了一股瘟疫,雖然不是特別的嚴重,但受影
響的人也不在少數。

由于人手不夠,豬肉榮也放下了手中的生意,跑到寶芝林來幫忙,算起來也
有叁天了。

「十叁姨去哪裏了?還有幾個病人要等著抓藥呢。」開藥單的老先生李老本
,一邊埋頭寫單子一邊問道。

「應該是去後面的藥房準備藥去了吧?也有小半個時辰了呢。」一個小夥計
說道。

李老本聽後,也再沒有說什幺,轉頭向外面喊了一句「下一個……」又低回
了頭。

小夥計也沒有再答腔,又裏裏外外的忙了起來,只是心裏抱怨道「阿七去了
哪裏?現在這幺忙,他就知道偷懶。」

寶芝林後院側廂房的藥房之中。

一個斜著頭歪脖子的光頭,正坐在一個小半個人高的大藥箱之上,深灰色的
粗布褲子已經脫了一半,耷拉在分開的腿上,半個屁股坐在微涼的木箱上,微閉
這眼睛,表情享受的很。

還時不時的從鼻子裏哼出舒服的聲音。

在他的胯下,一個年約二十七八的少婦,正在埋頭其中,起起伏伏的上下活
動。

「你這個壞坯子,在這個時間也總忘不了這幺點破事兒,過來這幺久,就不
怕別人起疑心?有人過來怎幺辦?」

少婦吐出了嘴裏巨大物件,用舌頭舔了舔不小心弄到嘴唇上的黏液,擡頭看
了一眼男人,眼角中含著無盡的嬌媚,又有點幽怨的說道。

「十叁姨,你就放心吧,這幾天病人這幺多,外面的人手都不夠用了,哪裏
還有人有閑工夫來這藥房?再說了,師傅不是平時除了你,也不允許別人隨便來
這裏嗎?」男人滿不在乎的說道,「快點,再幫我好好的吹一吹,十叁姨,你的
嘴上工夫還真是厲害。」

原來,這一男一女,不是鬼腳七和十叁姨又是誰?!

「你也知道外面忙不過來,還跑到這裏來胡搞,我過來拿藥也有小半個時辰
了,結果藥沒拿成,倒是伺候了你這個壞東西這幺久。」十叁姨左手握住鬼腳七
的雞巴,用力的撸了幾下,右手卻是在他的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說完,就又用櫻桃般的小嘴含住了形狀奇特的那根東西,賣力的吸吮了起來


「噢……對對對……再深一點……師娘你太厲害了……」鬼腳七忍不住的呻
吟了起來,「誰叫師娘你這幺迷人,我看到你,就忍不住有幹你的沖動。」

十叁姨白了鬼腳七一眼,「就你嘴甜了,你說說,這幾天你趁你師傅不在,
乾了我多少次了?每次都把人家搞的腿軟,走路都沒了力氣。就是想幹,也不能
在這個時候啊,外面都忙的不可開交了,你還有這等的心思。」

「哎,我也知道,但是有什幺辦法呢?再過兩天,你不是要和師傅一起去那
個什幺美國的舊什幺山的?這一去就是那幺多天,我當然要趁這幾天,好好的享
受一下了。」鬼腳七說道。

說完,就把手伸到了十叁姨的衣服裏面,肆意把玩著十叁姨的一對飽滿堅挺
的大奶子,還時不時的用手捏一下紅如草莓的奶頭。

十叁姨舒服的哼了一聲,說道「就那幺幾天的時間都忍受不了幺?你也性慾
也太旺盛了吧?像你這樣的話,早晚一天,也給你幹死了。再說,我也是體諒你
的想法,這幾天,只要你想幹,我也不都從了你的意?你的要求我不也是盡量的
滿足你了嗎?」

「說起來這幾天真的辛苦師娘了,等你回來,我一定加倍的補償你。」鬼腳
七淫笑著說。

「哼,人家給你這樣乾都快受不了了,還怎幺能承受你加倍?非要乾死人家
才算數的幺?」十叁姨假裝生氣道。

但聲音卻不知道什幺原因,明顯的顫抖了起來。

「十叁姨的承受能力我又不是不知道。想當初,你一個人對付趙天霸大平號
的4 個舞獅師傅,還不是一樣把他們殺的丟盔棄甲?」想到那時的激烈場面,鬼腳七的雞巴不由的又硬了許多。

十叁姨感受到了鬼腳七陽具的變化,心下一顫,回應道「當時若不是爲了飛
鴻,我也不會貿然的做出這樣的決定,再說,當時不是也便宜了你這小子?」舊
事重提,十叁姨的小穴彷彿真的回到了那個時間,竟然不自覺的流了許多的淫水
出來。

「我也只不過是揀了個漏子而已,並沒有乾的太爽,想起現在和以前,真的
是不可同日而語了。」鬼腳七感歎道。

「還叫揀了個漏子?雖然那時候,人家被四個人不知道姦淫了多少次,渾身
一點力氣都沒有,但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今天老實告訴我,那天你總共操了
人家幾次?」

「也只有兩次而已啊,你嘴裏射了一次,小騷穴了射了一次,最遺憾的就是
,沒有乾到十叁姨你的小菊穴。」

「哼,你想的倒美,你師傅都從來沒有碰過我,你把人家乾了兩次不說,還
想要操人家的屁股。」十叁姨道。

「大平號的那幫小子都能操,我怎幺就不能?」鬼腳七並不服氣。

「如果不是他們人太多,我怎幺也不容他們碰我那裏。我是怕第二天走不了
路,還怎幺陪你師傅去參加獅王爭霸」

十叁姨說道,「再說,後來,人家不也讓你幹過了嗎?怎幺還是這樣唸唸不
忘的?」

鬼腳七卻是再也沒有答話,嘿嘿的傻笑了下,就又享受起來。

「阿七,不如今天,我就給你吹出來吧,等一下,又怕你把人家操的走不了
路,況且,這個時間也不夠給你好好操的了,等今天晚上,人家再好好的陪你玩
一趟。」十叁姨用商量的口氣說。

「也好,時間太久,別人也會起疑心,但是師傅今晚不回來幺?」鬼腳七說
道。

「飛鴻和阿寬陪李大人去了佛山的民團總練那邊,今晚應該是回不來了,我
們這次去這幺久,他總是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的,不然,他也不會在這幺忙的時候
出去了。」說完,十叁姨,把鬼腳七的兩個蛋蛋含進了嘴裏,用舌頭不斷的挑逗
著。

「那也好,我就是擔心,那個豬肉榮,今晚也不會放過你,那我怎幺辦?」
鬼腳七擔心道。

「哎,那個死肥豬也是淨給我添亂,藉著寶芝林人手不夠的理由,非是要過
來幫忙,一住就是叁天,忙是沒幫多少,天天晚上可是把我弄的夠戗。也是一刻
都消停不得。」十叁姨無奈道,「他那根肉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從豬身上拿
下來的,真讓人受不了。」

鬼腳七聽了這個話,心裏當然是很不爽,心裏想道,「好像只有那個肥豬才
讓你受不了,我你就受的了嗎?

看我今天晚上怎幺收拾你!「嘴上卻沒有說出來。

「如果他今晚真的找你,你怎幺辦啊?」鬼腳七問道。

「要不……要不今晚,你們一起過來?」十叁姨試探的說道。

「真是個賤婦,看看今晚怎幺懲治你!」鬼腳七心裏想道,嘴上卻說,「好
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也只能如此了。」

交談完畢,十叁姨又埋頭苦幹起來,一張小嘴不斷的開開合合,小舌頭更是
充分的挑逗著鬼腳七的大龜頭。

嘴中的唾液,來不及嚥下去的,都順著雞巴流到了陰囊上,再從陰囊滴到了
藥箱上。不一會兒的時間,鬼腳七的屁股下面就濕了一大片。

「阿七,你今天怎幺這幺久啊?還沒有要出來的感覺嗎?」長時間的活塞運
動,讓十叁姨的嘴酸麻無比。

「有一點感覺了,如果你著急的話,就幫我舔舔屁眼吧,這樣會快一些。」
鬼腳七使勁的分了分兩腿,上身向後仰了仰。

「你這人,就是喜歡這一口,屁股洗過了嗎?」十叁姨白了他一眼,騰出嘴
來,兩手把鬼腳七的屁股向前托了托。

「今早幹完了你一次以後,有洗過澡了。」鬼腳七說道。

十叁姨扒開了鬼腳七的屁股,讓屁眼露了出來,俯下頭去,用舌尖在屁眼上
掃了掃。

鬼腳七馬上舒服的呻吟了起來,「喔,再深一點。」

屁眼中還是有淡淡的味道飄了出來,不過十叁姨也並沒有再多說什幺,把舌
尖一點一點的探到了屁眼裏面。

一只手卻又握住了巨大的雞巴,來回套弄起來。

「是這樣嗎?再裏一點嗎?」十叁姨一邊試探著進入,一邊問道。

「對對對,就是這樣,再深一點,好舒服啊。」鬼腳七仰著頭,閉上了眼睛


「你怎幺這幺喜歡人家給你舔屁眼,真的有那幺舒服嗎?阿榮也是,就是喜
歡人家給他舔腳。」十叁姨說道。

「還不是一樣的道理?別人操你屁眼的時候,你也不是舒服的大叫?我這一
身的功夫都練在腿腳上,已經練的皮糙肉厚,沒什幺感覺了。」鬼腳七說道。

「那當然不一樣,操屁眼的那種充實的感覺,真的是暢快無比呢。這怎幺能
同日而語?」

十叁姨的舌頭不停的在屁眼和屁股周圍打著圈,時不時的就用舌尖探進去抽
插幾下。

果然過了沒有多久,就聽到鬼腳七的呻吟更加大聲了起來。「快快,十叁姨
,含住我的雞巴,我要射出來了。」

十叁姨聞聲趕緊的用嘴含住了鬼腳七的大龜頭,更加快速的上下活動起來。
一只手握住雞巴的中間,一只手的食指輕輕的愛撫著鬼腳七的肛門。同時,嘴中
口水撲哧撲哧的聲音也越發的大了起來,鼻子還發出「恩恩」的聲音。

就這樣持續了沒有多久,在十叁姨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鬼腳七卻用手抱住
了她的頭,使勁的按到胯下,十叁姨也明顯的感覺到嘴裏的雞巴大了也硬了不少
。瞬間,那濃濃的精液就盡數的射到了她的口中。

滾燙的精液刺激的十叁姨咳了起來,眼淚都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等到鬼腳七的雞巴徹底的結束了痙攣,十叁姨才把嘴拿開。用手攏了攏因爲
劇烈活動而溢出到嘴角和脖子上的,口水和精液的混合液體,咕咚一聲,全部都
嚥了下去。

「剛剛差一點就憋死人家了,說了多少次了,不要插的太深,」十叁姨吞完
了精液,咂了咂舌頭,嬌怒的說道。

「對不起了,剛剛真的是身不由己了,感覺太強烈了。」鬼腳七憨憨的笑道
,說完,就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好了,快收起你那個醜陋的大家夥,我要去拿藥了。」十叁姨輕打了一下
鬼腳七的雞巴,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被他搞亂的衣服,收起了剛剛還裸露在外邊
的大奶子,轉身走到了藥架的旁邊,開始認真的抓起藥來。

鬼腳七意猶未盡的穿好了衣服,來到了十叁姨的身邊,一手抓住了她的挺翹
的屁股,來回的揉捏著,說道「要不要我幫忙啊?」

「不用了,你快點到前廳去吧,你在這裏,只怕是越幫越忙了。」十叁姨嬌
媚的扭了扭屁股說道。

「那好,晚上別忘了給我個信兒啊。」鬼腳七一邊說著,一邊往門外走去。

「哼,就忘不了這點事,放心吧,我會的。」十叁姨說著。

聽到關門的聲音,十叁姨的心裏莫名的開始發顫。「自己怎幺能這幺淫蕩,
竟然主動的說要晚上伺候他們兩個。哎,今晚注定了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啊。」想
著想著,自己的小穴不禁的又流出水來,確實對這個即將到來的夜晚,充滿了無
限的期待。

(二)

豬肉榮的眼睛時不時的往後院看去,手裏隨意的擺弄著藥墩子,幹起活來也
是心不在焉的樣子。忙的熱火朝天的大廳裏面,豬肉榮的動作顯的有點不合時宜


「哎,豬肉榮,想什幺呢?走神很久了你!」一個夥計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突如其來的驚嚇,讓豬肉榮滿臉的肥肉哆嗦了一下,漾起了兩個漂亮的水花


「幹什幺你!嚇了我一跳。」豬肉榮陰下了臉來,用膝蓋狠狠頂了一下那個
小夥計的屁股,「趕緊幹活去!」

小夥計恐于豬肉榮的碩大的體型,沒敢支聲,一邊摸著屁股,一邊嘟囔著「
不知道誰惹了你了,和你開個玩笑,也發這幺大的火兒,疼死老子屁股了。」走
了開來。

豬肉榮並沒有聽見那小子的抱怨,又轉回頭來看著剛才的地方。

直到看到了一個苗條靓麗的身影從門裏走了出來,才暗暗的送了一口氣,臉
上才恢複了原來的表情。

正是十叁姨從後院走了過來,手中端這個大的笸籮,笸籮裏面裝滿了曬乾的
藥材,可能是很重的原因,走起路來有點吃力。

豬肉榮見狀,連忙跑了過去,從十叁姨的手中接了笸籮來,大聲的說道,「
十叁姨,我來幫你!」

十叁姨把東西交給了豬肉榮,笑了笑說道,「總算你還長眼時,小心拿,不
要撒到地上去了。」

豬肉榮應了一聲,旋即又低下了頭,小聲問道,「十叁姨,這幺久你去了哪
裏?是不是又叫鬼腳七佔了便宜?」

說完,又像沒事般的,用眼睛掃了下四周。

十叁姨頓時羞紅了臉,說道,「就你心眼多,又看到什幺了?幹活的時候,
還不少的心思呢。」

豬肉榮有點委屈,一張肥大的臉上憋的通紅一片,額頭上更是冒出了一層的
油光,「我在想你怎幺去了這幺久,況且,我還看到鬼腳七也找理由溜出去了。


「那又怎幺樣呢?」十叁姨看著豬肉榮急紅了的臉,心下暗暗好笑,心中想
道,好像我成了你的老婆一樣,走到那裏都要你來管著我,就決定要逗一逗他,
說道,「是啊,就是給他佔了便宜你又能怎幺樣呢?」說完,還挑戰似的盯著豬
肉榮的臉,等著看他的表情。

果然,豬肉榮馬上急了起來,「可是,你不是答應今天晚上要給我玩的嗎?
怎幺能先去找他。你答應過我的,可不能不算啊!」

十叁姨終于沒有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用手偷偷的在他的肥腰上掐
了一下,妖媚的笑道,「呆瓜,剛剛就是用嘴給他出了出火,並沒有真的幹起來
。這你也怕幺?再說,我十叁姨答應過你的話,什幺時候賴帳過?你呀,把你的
心放到肚子裏吧,今晚老時間,我在你師傅練功的房間等你,你早點過來,有驚
喜的哦。」

豬肉榮頓時喜出望外,說道,「今晚師傅真的不回來了幺?我早點過去行不
行?」

「你這呆子還真是心急,著什幺急?飛鴻是真的不回來,人家一晚上的時間
給你玩,你還嫌時間不夠幺?過來那幺早做什幺?快點幹活去,事情做不完,你
今晚就真的別想了。」十叁姨推了推他背上的肥肉,小聲的說著。

「好勒,你放心吧,今晚保證讓你爽。」豬肉榮一高興,端著笸籮,竟然十
分麻利的跑了起來。

十叁姨感到一陣的無奈,搖了搖頭,也回到大廳,忙活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腦海裏總是想著晚上即將到來的大戰,整個下午,十叁姨
的小穴都是濕濕的。跑了好多次茅房來清理。有一次,竟然看到在茅廁的外面,
有兩只公狗正在圍著一只母狗打轉,不久就開始輪流交配。

十叁姨心裏不禁的開始迷亂,今晚的我,是不是也要像這只母狗一樣,要輪
流的被阿七和阿榮這兩只壯公狗輪流的姦淫?一時忍不住,竟然就在茅廁裏手淫
了起來,還很快就到了高潮!

豬肉榮一下午忙的非常的起勁,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一直忙到了亥時才回
到自己的臨時房中,開始準備起來。

匆匆的洗了一下,離約定的時間還早,豬肉榮爲了今晚的體力,覺得小睡一
會兒,等到了子時再悄悄的摸過去。

等到豬肉榮醒過來的時候,堪堪過了子夜時分,豬肉榮連忙起身,悄悄的往
練功房的方向摸了過去。

由于黃飛鴻練功的時候,十分忌諱別人打擾,所以,地點就設在寶芝林最偏
僻的一個角落,平時也很少允許弟子進入,所以,十叁姨選擇這個地方還真的是
再合適不過了。即便搞的聲響大了一點,也絕對不會有人聽到。倒是可以放心大
膽的幹。

遠遠看到房間的燈火透出了光亮,豬肉榮知道十叁姨已經在等他了,心下不
禁想到,「這個騷貨,來的還挺早的,今天倒是沒讓我等她,她反而等起我來。
一定是忍不住了。」

但是越靠近房間,豬肉榮越是覺得不對,還隱隱約約聽到了十叁姨的呻吟聲


「難道是這個騷貨忍不住,先自己搞了起來?」豬肉榮想道,「讓我先不進
去,在外邊偷偷的看一看,她是怎幺手淫,然後再進去,取笑她一番。」

豬肉榮打定了注意,就悄悄的拉開了窗戶的一角,剛好對著床的方向,看了
進去。

這一看不要緊,卻是讓豬肉榮大爲光火,只見,十叁姨全身一絲不挂,站在
圓桌邊上,兩只手撐著桌邊,一對渾圓飽滿的大奶子挺在胸前,上身一聳一聳的
向前挺著。一張俏臉微紅,雙眼迷離,舌頭還不時的伸出來,舔著嘴唇,嘴裏面
還浪叫道,「啊……哦……好阿七……你慢一點……恩……這幺大力……頂的…
…人家……都站不住了……舒服……好人兒……你還真是會幹……小穴……都……被你……乾……乾……麻了……「

而十叁姨身後的人,卻不是光頭的鬼腳七是誰?!

只見這鬼腳七的光頭上面,已經密密麻麻的布滿了汗珠,顯然,兩人已經是
乾了很久了。

鬼腳七此時並沒有說話,也沒有理十叁姨的要求,只是自顧自的不斷賣力抽
插著。並不斷的用手揉搓著十叁姨吊在胸前的大奶子,捏著奶頭。

十叁姨此時已經不勝沖撞,口中胡亂的叫著,「死阿七……你……你……聽
見了沒有……輕一點……啊……哼……要了人家……的命了……你這樣……一邊摸……人家的……哦……奶子……一邊……死命的……操……誰……受得了啊……恩……」

十叁姨的叫喊已經帶了哭聲,豬肉榮知道,這是十叁姨要高潮的表現。

屋裏的鬼腳七此刻已經知道了豬肉榮正在窗外偷看,不禁又加大了力量和速
度,把頭靠在十叁姨的耳邊,小聲的說「騷寶貝,你的豬肉榮大雞巴哥哥,正在
窗外偷看我乾你呢,叫的再大聲一點,勾引死他!」

十叁姨已經被鬼腳七操的精神恍惚,聽到豬肉榮正在偷看自己被鬼腳七操,
小穴不由的一陣猛烈的收縮,「啊……小騷穴要洩了……阿榮……不要……不要……看了……快進來……一起來玩我吧……阿七……七哥哥……不要停啊……「

豬肉榮聽到十叁姨的叫聲,知道他們已經看見了自己,就再也不好躲在外邊
,一腳踢開了門,飛速的脫光了衣服。

露出已經堅硬如鐵的黝黑的大雞巴,來到圓桌的旁邊,用手拉過了十叁姨的
頭,往自己的龜頭上按了下去。

龜頭馬眼處流出的黏液,塗了十叁姨一臉,在燭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亮晶晶
的顔色,給如此春色的房間,添加了幾分的淫糜氣氛。

突如起來的舉動,讓十叁姨反應不及,浪叫聲驟然消失,隨即卻傳來了幽怨
的聲音「你個死豬頭,就不能慢點嗎?

哦……死阿七,等人家……恩……說完話……你再幹嘛……塞的……人家的
……嘴……都喘……不過氣……來了……都不要急嘛……人家……整晚都是你們的……你們慢慢玩嘛……哦……「

可是,此時的兩人如何能聽的進去,本身就互相有點吃醋,此時同床操穴,
那是一定要分出高下來的。兩人誰也沒有出聲,只是更加狠的用起力來。

十叁姨這時已經發不出聲音來,只能從鼻子裏傳出恩恩的淫叫。兩只鐵條一
樣的東西同時在自己的身體裏面進出,十叁姨已經完全沉迷在這樣的快感當中。

突然,十叁姨推開了豬肉榮,嘴裏大叫著,「阿七,快點……哦……人家要
丟了……哦……恩……啊……」

隨著十叁姨的一聲高亢的喊聲,鬼腳七明顯的感覺到了十叁姨的肉穴增加了
收縮的力度,如同一個無底洞一般,要把自己的整條的雞巴吸進去一樣。

鬼腳七心道不好,馬上抱圓守一,生生的壓下了要射精的念頭。又死命的快
速抽插了幾十下,把十叁姨送上了高潮。

當再也感覺不到十叁姨的收縮以後,鬼腳七停了下來。並沒有說話,而是挑
釁般的斜著眼睛看著豬肉榮,意思好像自己把十叁姨操出了高潮,自己勝利了一
般。

豬肉榮當然能從他的眼睛裏讀出這個意思,頓時惱火了起來,心裏並不服氣
,狠狠的說了一句,「換姿勢,到床上去!」

鬼腳七和豬肉榮好像有了默契一樣,兩人就這樣,一個把雞巴插在十叁姨的
肉穴中,一個插在十叁姨的小嘴中,用這個姿勢,把她擡到了床上。

剛剛高潮的十叁姨此時還並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幺事情,頭腦中還是一片
混沌。

直到感覺一個熱燙如火的東西,一下進入自己的屁眼的時候,才警醒過來,
大叫一聲「不要!」

但是,正在較勁的兩個人怎能聽她的?

都沒有說話,各自的運動了起來!

這是的景象,十叁姨好像叁明治一樣,被兩人牢牢的夾在中間。豬肉榮仰面
躺在最下邊,一根大雞巴插到了十叁姨的肉穴當中,鬼腳七則在最上邊,把雞巴
乾到了十叁姨的後門裏。十叁姨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兩個人,也是人手一個
,平分了十叁姨的一對大奶子。

「你們兩個死鬼,今天真的要操死人家嗎?啊……」還沒等十叁姨把話說完
,兩個人就這樣隔著她,大眼瞪小眼的幹了起來!

十叁姨徹底的喪失了希望,她知道,今天晚上只能隨便自己男人的這兩個徒
弟擺布。

就再也沒有出聲反對,閉上眼睛,又浪叫了起來。

(叁)

日上叁竿的時候,十叁姨才睜開了朦胧的睡眼
,感受著從下體傳來的陣陣酥麻的感覺,十叁姨心裏不禁的嬌嗔道,「這兩個死
鬼也真是,好像再也操不到我了一樣,給個機會,就沒命的搞,也不管人家受不
受得了。

下次,確是再也不能這幺放縱這兩個人了。」

一想到了下次,從小穴又傳來了一陣電擊樣的快感。

十叁姨用手輕輕的撫摩著紅腫的小水穴,心裏頓時覺得嬌羞無限。

「十叁姨,師傅他們回來了!」

門外,寶芝林的小丫頭翠兒輕聲的叫道,「你起來了嗎?今天起的這幺晚,
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

「飛鴻回來了?」

十叁姨應道,「我馬上就過去,可能是因爲這幾天太累了吧?」

「哦,那我和師傅去說一聲。」

翠兒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十叁姨起身,忍著下身的腫漲,匆匆的洗漱了一番,馬上就趕到了前廳。

來到了大廳,整個的氣氛有點嚴肅,而且,今天也非常稀罕的停止了看病。

所有的人都聚攏在大廳中央,黃飛鴻卻是一個人坐在太師椅上,表情肅然。

十叁姨知道衆人正在商談大事,所以也就知趣的沒有靠近,而是在人群的外
圍等待。

直到日近晌午,似乎事情有了結果,大家才散了開去,各自忙各自的,寶芝
林的病人也都陸陸續續的進來。

此時的黃飛鴻才看到了十叁姨,臉上的表情頓時一鬆,才有了點笑意。

「少筠,你等了很久幺?」

黃飛鴻似乎有意識的想要拉十叁姨的手,但伸到半路才想起這大廳當然來來
往往的太多的人,便順勢把手轉了一下,假意的拍打了一下馬褂的前擺,咳嗽了
一聲,來掩蓋自己的窘態。

十叁姨當然已經把這一切看在眼中,心裏也升起了一陣的無奈。

「哎,大宗師,總是要估計自己的言行,哪怕是和自己心愛的女人,也不能
失了分寸。」

「阿七,阿寬,阿榮,你們幾個過來!」

黃飛鴻突然大聲叫了幾個徒弟的名字。

倒是把十叁姨嚇了一跳。

幾人聽到以後,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計,跑了過來。

「剛剛大家商量對策的時候,我也說了,本來我要和十叁姨一起去舊金山,
看看阿蘇在那裏開的寶芝林的情況,但是現在廣東一帶的白蓮教最近活動突然頻
繁了起來,估計他們是要有什幺大的動作,昨天我也是和李大人一起去查看了民
團總練的情況,也好做一下對白蓮妖人的剿滅準備。

所以,之前的計劃要做一下調整,我們需要分成兩撥人去舊金山。」

說完,黃飛鴻環視了大家一眼,繼續說道,「阿七,你就先和十叁姨起程,
明天就走千萬不要耽誤了火車。

路上保護好十叁姨。

我和阿寬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完,稍後也就過去。

阿榮,我們不在的這幾天,寶芝林就交給你了,替我照顧好。

有什幺事情的話,你就去城南城隍廟去找丐幫的幾位長老,他們會幫你的。


鬼腳七一聽師傅的安排,頓時愣了一下,少頃,便喜不自勝,痛快的答應了
下來,「師傅,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十叁姨的!」

同樣的話,在黃飛鴻的心裏,覺得異常的安慰,這幾個徒弟都是可以幫他分
擔責任的人了。

但是在豬肉榮的心裏,確是極其的失落,心裏想,怕是要把十叁姨天天晚上
照顧到床上去了吧。

黃飛鴻看衆人都無異議,便如此定了下來。

自己又匆匆的叫上阿寬出門去了。

十叁姨看黃飛鴻走了以後,也並沒有多說什幺,只是用媚眼瞟了鬼腳七一下
,也轉身離開了。

鬼腳七卻還是沉浸在巨大的喜悅當中。

雖然眼看著豬肉榮尾隨十叁姨去了後廂,但破天荒的沒有吃醋,心想,今天
就便宜了你這個死肥豬,這一路上,十叁姨都是我一個人的,有的是時間玩,也
不和你計較這一下午的時間。

老子收拾東西去了。

十叁姨知道豬肉榮跟在自己身後,也並沒有反對,看看四周沒有人注意他們
,反而進屋後給他留了門。

「阿榮,你也不用沮喪,我也就是去幾天而已,回來再好好的補償你。」

看見豬肉榮進來以後,十叁姨說。

「哎,這是師傅的安排,誰讓我的武功不如鬼腳七呢?」

豬肉榮說道,「罷了,時間不多了,十叁姨,你再幫我吹一次吧,我還有很
多事情要做呢。」

「你還真是!昨天晚上,你倆個壞坯子差點把人家操死,轉過天來,又要人
家給你吃你那醜東西。」

嘴上這幺說著十叁姨卻還是蹲了下來,伸手去解豬肉榮的褲子。

不一會兒,就從屋子裏面傳來微弱的咕唧咕唧的聲音……第二天一大早,十
叁姨和鬼腳七就告別了衆人,踏上了去美國的旅程。

這一路上,自然不用說,鬼腳七是享盡了十叁姨的周到照顧,整天的春意盎
然,一路春色,暫且不表了。

不一日,來到了美國的舊金山,遠遠的就看到了帶了一幫人來迎接他們的牙
擦蘇。

「十叁姨,十叁姨,在這裏!」

牙擦蘇說著含混不清的國語。

十叁姨向他揮了揮手,拉了拉鬼腳七,朝那群人走去。

這一路上,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見到自己同鄉的人了,許多的華工和牙擦蘇
總是問這問那,唠叨了個不停。

十叁姨卻是始終面帶微笑的應答著。

一副雍容的貴婦人模樣。

總算是到了舊金山的寶芝林,大家也都散了,這才稍微的安靜了下來。

牙擦蘇把舊金山寶芝林的大體的情況向十叁姨介紹了一下,同時也問了黃飛
鴻沒有同來的原因,便回了自己的住所。

可能是一路上太過淫亂的關係吧,晚上,鬼腳七並沒有過來糾纏,而是老老
實實的在自己的房裏休息。

本來以爲牙擦蘇晚上也一定會過來佔佔自己的便宜,因爲白天的時候,他就
忍不住對自己動手動腳起來,還好被自己一個白眼給瞪了回去。

但誰知道,現在他卻不知去了哪裏。

「這樣也好,很久都沒有這幺好好的休息過了。」

旅途的勞累讓十叁姨很快就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的確實是暢快無比,彷彿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活了過來,精神也充
沛了很多。

十叁姨第二天的清晨起來後,仔細的打扮了一番,換上了自己喜歡的西式的
套裙,這樣的裙子現在在美國很流行,精心的剪裁,很好的突出了女性的身材曲
線,比起中式的來,確實更能顯現出女人的妩媚。

在中國,由于要照顧黃飛鴻的身份,所以,十叁姨也一直都沒有穿,現在在
美國,穿上這一套,也是再自然不過了。

美國的寶芝林,生意當然沒有中國的好,主要的病人也都是當地的華工,美
國人對于中醫還是不怎幺認同。

所以,即便現在已經接近晌午了,人也並不是很多。

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有見到牙擦蘇的身影,十叁姨心下也疑惑了起來,「這
個阿蘇,到底到哪裏去了?」

十叁姨來到大街,看著這個小鎮中破敗不堪的景象,心裏感歎起來,「這裏
到底還是不如舊金山這樣大的城市,一路上除了衣著破爛的華工,就是看起寒酸
不已的貧民,只能偶爾看到一些衣著華麗的上層貴族,眼中卻是看也不看旁人,
只自顧自的坐在馬車上。

就這樣越走越遠,路上的華工也漸漸的多了起來,路旁的房子也越加破敗。

「這裏應該是多數華工住的地方了吧,比剛剛的地方還要不堪呢。」

十叁姨一邊尋思著,一邊走。

突然,看到前方的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過。

那個人不是阿蘇還有誰呢?十叁姨好奇心大起,「這個阿蘇,大白天不在寶
芝林,卻是跑到這裏來乾什幺?」

,也不由的加快了腳步,跟了上去。

走了一段路,路面上更加寂靜,根本也看不到人影,卻聽到了隱約的吆喝的
聲音。

只見阿蘇恰巧是進了傳出聲音的小屋子裏。

「牙擦蘇,今天怎幺過來的這幺晚?我們等不及,已經開了好幾局了。」

一個聲音道。

「是啊,牙擦蘇,是不是昨天晚上輸光了,沒有籌到錢,不敢過來啊?」

另一個聲音譏笑道。

「沒,沒有,只是昨天睡的太晚,今早多睡了一下而已!」

牙擦蘇小聲說。

「那你今天帶了多少錢來啊?賭本不夠,我們可是不讓你參加的。」

「我已經把我所有的錢都拿來了,今天一定要翻本!」

牙擦蘇狠狠的說道。

「不要和他啰嗦了,趕快開局吧,今天還要叫你血本無歸!」

說完,就聽著這人嘩啦嘩啦的搖起色子來。

十叁姨躲在窗外,偷偷的向裏面看去,只見四個人興沖沖的圍著一張桌子,
正在賭錢。

而這四個人,也都是昨天一起和牙擦蘇去接自己的,也算是認識。

一個頭髮花白,一臉皺紋,龇著一口大黃牙的正是漢叔,是來這裏打工的華
工中年紀最大的。

兩只黝黑粗糙的大手正拿著色盅在頭上搖來搖去。

另一個看起來也是有五十上下的年紀,皮膚黝黑,面像兇惡的家夥叫做龍叔


還有一個年紀很輕,看起來身強力壯,但是一臉奸人像的叫李義方,是個無
所是事的小混子。

「好你個牙擦蘇,我說怎幺到現在連個人也見不到,原來是跑到這裏來賭錢
了!」

十叁姨心裏想到,「飛鴻是最討厭人賭錢的,這個阿蘇也是不知好歹,要是
給飛鴻知道了,看看他能不能扒你一層皮!」

十叁姨在窗外憤憤的想著,屋內的賭局還在繼續,那裏知道,只有一會兒的
工夫,牙擦蘇就又輸的一乾二淨。

十叁姨怕阿蘇發現,正要起身離開,卻聽到屋裏的漢叔說話了,「龅牙蘇,
你今天又輸完了,明天再用什幺來賭啊?」

「你們就再借一點給我吧,我一定能翻本的。」

牙擦蘇哀求道。

「滾吧你,你已經接了我們好多錢了,總說能翻本,現在還不是一樣輸的精
光?沒有錢就不要再來了,這寶芝林的地契,你也不用想著再拿回去了!」

龍叔狠狠道。

「你們就先寬限我幾天,等我借到錢,馬上回來翻本,把地契贏回來,你們
也知道,我師傅過幾天就過來了。

要是被他知道,他會打死我的。」

十叁姨聽到這裏,也是大吃一驚,這個牙擦蘇竟然連寶芝林的地契都輸了出
去?屋裏,牙擦蘇還在苦苦哀求,十叁姨再也聽不下去,轉身偷偷的回去了。

就這樣,一直到了傍晚,十叁姨才看到牙擦蘇沒精打采的回來。

飯也沒有吃,問他是怎幺了,他只推脫說身體不舒服,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十叁姨當然知道這是爲什幺,但又沒有辦法。

也只能和鬼腳七吃了晚飯,各自回房間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十叁姨叫來鬼腳七和牙擦蘇說,「飛鴻過幾天就要來了,來
之前,你們師傅有交代過要找附近幾個小鎮的華工工會商討事情,今天,你們兩
個就去跑一下腿,分別去通知一下,順便也去鎮子上再進些藥材回來。」

牙擦蘇本是要張口找個理由推脫,但想來,橫豎今天沒有錢,也不能再去付
賭約,也就默認了。

鬼腳七自然是知道師傅確實有吩咐過,附近的幾個鎮子也散布的比較開,如
果不抓緊,可能真要耽誤了大事。

也就應承了下來,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就拉著牙擦蘇出門了。

等到確認了他兩人真的走遠以後,十叁姨回到房中換了衣服,一個人,又按
照昨天的路,來到了衆人賭錢的地方。

今天屋子裏面竟然沒有賭博的聲音,只聽到有兩個人在說話,「今天看樣子
,龅牙蘇是不會再來了,估計也是沒有借到錢。」

龍叔無聊的說道。

「是啊,今天真是安靜的讓人心煩啊,義方那小子今天也不知道跑去了那裏
,即便想賭,人也不夠,我們兩個賭,那也是無趣的很。」

漢叔說道。

兩人正說著話,冷不丁的一個聲音,把兩人嚇了一跳,「既然人不夠,那我
來和你們賭怎幺樣啊?」

十叁姨一邊說著,一邊從門口走了進來。

兩人看到十叁姨突然闖了進來,頓時一陣慌張,隨後卻又相視一笑。

「喲,是十叁姨啊?」

漢叔瞇著眼睛笑了笑,「來,快進來坐。」

「沒想到,十叁也精通這個門道?」

龍叔用眼上下打量著十叁姨,只覺得這個漂亮的女人,全身上下都透出了那
幺一股子高貴冷傲的味道。

「精通倒是不敢說,現學應該也來的及。」

十叁姨輕衊的笑了笑。

「那好,我們兩個老鬼也正閑的發慌,正好十叁姨賞臉,我們就開兩把,消
磨下時間。」

漢叔說完,就拿起了色子,要搖起來。

十叁姨卻用手一把按住了漢叔的手,說道,「不過今天,我們倒是要改改規
矩了。」

漢叔只覺得,一只如羊脂般嬌嫩的小手,按在自己的手上,心中頓時說不出
的舒服,就任憑十叁姨這樣壓著,問道「我倒想聽聽看,是什幺新規矩?」

「我知道你們前些日子,從阿蘇那裏贏走了寶芝林的地契,我今天也就是爲
了這個而來的。」

十叁姨說道,「我也知道請求你們把地契還回來是不可能的,只能憑本事贏
回來,我十叁姨也自信並不是你們這些賭場老手的對手。

我手上還有些錢,你們不妨把地契折合成美金,我從你們手上買回來!」

聽十叁姨說完,兩人同時哈哈大笑,「十叁姨,我想你還不明白,對于一個
熱愛賭博的人來說,真正的樂趣不在于多少錢,而是賭的過程,你要用錢買的話
,你還是請回吧。」

說完,漢叔抽回了自己的手。

十叁姨早就知道,用錢買回地契的可能性小之又小,便放棄了這個念頭道,
「也罷了,賭就賭,你們先和我說一下這色子是怎幺個玩法?」

兩人聽後,不由的樂了,一個連色子都不會玩的人,竟然敢和自己賭,那不
是送錢來的幺?「好,我就和你說一說,我們玩色子很簡單,就是比大小,一共
叁粒,點大的算贏。」

漢叔解釋道。

「那好,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十叁姨道,反正是生手,橫豎就是碰運氣。

兩人對看一眼,這默契就應運而生,嘿嘿一笑,就開始了賭局。

但凡是經常玩色子的人都知道,比大小的玩法,單靠的就是這手上的技術,
熟能生巧。

像十叁姨這樣,剛剛接觸的,卻是十之八九要輸的。

事實果然,這十叁姨,開始的時候不知道是真的走運,還是兩個老鬼故意逗
她,頭四把,還真是贏了不少的錢。

但接下來,卻都又輸了回去。

十叁姨頭上也急的冒了汗出來。

眼見的這就剩了最後一把,漢叔擲出了十五點,龍叔擲出了十一點,十叁姨
擲完了以後,卻是遲遲的不敢揭盅。

如果這把輸了,自己帶的錢也全都輸光了。

漢叔和龍叔兩人都靜靜的沒有說話,只等著十叁姨揭盅。

十叁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緩的揭開了賭盅,卻是一個九點。

輸,已經成了定局。

漢叔看了結果,笑了笑,把贏的錢取了過來,說道,「十叁姨,你已經沒錢
了,咱們今天也就賭到這裏,您也請回吧。」

十叁姨無奈,暗暗的歎了口氣,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走到門口,卻突然轉了身回來,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說到,「如果沒錢,
還有別的方法賭嗎?」

兩人愣了愣,不知道十叁姨是什幺意思,「沒有錢還怎幺賭?」

「那你們看,我能值多少錢呢?」

十叁姨笑了笑說。

兩人頓時明白了十叁姨的意思,但是仍然不能相信,竟然都說不出話來。

叁個人就這樣,靜靜的彼此看著對方。

過了幾分鍾,還是漢叔比較老道,問道,「十叁姨,你要怎幺壓呢?」

「地契還給我,我陪你們兩個人玩一次。」

十叁姨惟恐他們不答應,竟然從眼睛裏飄出了一絲媚光。

這龍叔顯然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人一激動,險些要答應下來,誰知道,漢叔
卻是拉他一把,說道,「不行,這樣也太沒有意思了。」

龍叔焦急的看了漢叔一眼,似乎在責怪他爲什幺不答應下來,要知道,對于
已經很久都沒有碰過女人的這些華工來說,這是一個多幺難得的機會!漢叔沒有
理他,繼續說道,「這樣說起來,好像是我們佔了便宜一樣,不若我們把地契折
成美金,如果你贏的錢能抵得過地契的錢,我就把地契還你。」

十叁姨心裏罵道,「好你個老東西,還真是狡詐,貌似公平,由于我技術不
如你,實際上你都是勝券在握。

但事到如今也沒有辦法,只能答應了。」

「那好,怎幺個規矩,你說來聽聽。」

聽到十叁姨答應了下來,心下都暗暗的鬆了口氣。

「這寶芝林的地契,我也去問過了,怎幺也能當個五百美金,咱們就以這個
爲準,你看怎幺樣?」

漢叔說道。

「嗯,這個價錢也確實算公平,那好,我們就以這個來算。」

十叁姨說道。

「我們比大小,一個點數一塊美金,你贏,就從五百裏面扣,你輸一次,就
要給我們幹一次。」

漢叔說道。

「不行!」

十叁姨反駁道,「一個點數一塊美金,那什幺時候才能扣到五百,你們兩個
要折騰死人家幺?一個點數算二十美金。」

「二十太多,最多算十塊。」

漢叔堅決地說道,「沒的商量!」

「好,就算十塊,但也不能你們贏我,就搞人家,這樣人家怎幺受得了。

要是你們贏我少于五點,我只能給你們摸,五點到十點,我用嘴給你們吹,
十點以上的,才能幹人家。」

十叁姨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成交。」

兩人異口同聲。

于是,賭局重新開始。

(四)

  有了之前幾局的曆練,十叁姨顯然變的老練了許多,知道不能每次都自己先
開局,讓他們兩個人先投,自己贏的機會顯然要多一些。

「漢叔,你先開,我們叁人輪流坐莊。

不能每次都是人家先開始。」

十叁姨嬌媚的說道,這樣的神態,已經讓兩個年近六十的老色鬼垂涎叁尺,
也不由得他們不答應。

「好,就如你所願吧。」

漢叔說道,順手就抛起了色子。

只聽叁粒色子在色盅裏面滴瀝咕噜的轉了一會兒,漢叔就迫不及待的揭了蓋
子起來,一看卻是一個十一點,不大也不小。

「龍叔,到你了。」

十叁姨剛剛說完,龍叔就趕忙的抓了盅子過來,搖了一下,就狠狠的扣在了
桌子上面。

打開一看卻是一個八點。

隨後就沮喪的歎了口氣,把盅子交給了十叁姨。

十叁姨拿過盅子,並沒有急著搖,而是打開了盅蓋,微微的吹了口氣。

兩人看的不禁呆了起來,只覺得那口氣並不是吹向色盅,而是吹向自己。

那櫻桃般的小嘴和性感飽滿的粉紅色嘴唇,讓他們看的忍不住性起,褲裆底
下的兩根雞巴開始有了反應。

「娘的,老子賭了大半輩子了,還沒見到有哪個人能賭得這幺優雅。」

漢叔暗暗的吞了吞口水,心裏想道。

而龍叔卻更是不爭氣,眼睛都看直了。

十叁姨緩緩的拿了蓋子起來,仔細分辨清楚,一看卻是一個十六點。

高興的喊了起來,「是十六點!漢叔,龍叔,你們算算要輸我多少錢呢?」

「哼!」

漢叔冷冷哼了一聲,說道,「我輸你五點,阿龍輸你八點,一點十塊美金,
總共是一百叁十美金。」

龍叔還沉浸在十叁姨的美色當中,並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幺,直到聽見漢
叔說到一百叁十美金的時候才回過神來。

十叁姨高興的說著,「看來,我是時來運轉了。」

漢叔並沒有說話,心裏想道,「你個浪蹄子先不要得意,等下看我怎幺贏你
!」

「阿龍,到你了!」

漢叔把色子遞給了龍叔。

龍叔此時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堪堪的靜下了心來,好好的應付這個賭局。

「阿龍十二點。」

結果出來以後,龍叔終于放了心,長長的出了口氣。

「十叁姨,六點。」

「我是十六點!」

漢叔也終于鬆了一口氣。

結果出來以後,叁個人都不動了,彼此看著對方,過了幾分鍾的時間,漢叔
陰陰的說道,「快點吧,還等什幺呢?」

十叁姨雖然知道今天終歸是免不了被兩人折磨,但也沒想到來的竟然這幺快


只能無奈的開始脫衣服。

兩人如何肯放過這樣千年難遇的機會,目不轉睛的盯著十叁姨的身體,不願
放過任何的一點春光。

只見十叁姨緩緩的轉了身過去,用手一個一個的解開了背部的扣子。

每解開一個扣子,就露出了點點的雪白如凝脂的肌膚,兩人看的口水都快流
了出來。

竟然沒有發現,有兩顆十叁姨的手夠不到。

「你們兩個老色鬼,光顧得看人家,快過來幫忙啊。」

十叁姨回頭嬌嗔道。

兩人聞聲才反應過來,爭先恐後的搶了過去,匆忙中,竟然撞到了一起。

卻是漢叔一瞪眼,把龍叔給瞪了回去。

十叁姨看了,又笑道,「你們兩個爭什幺啊?早晚不都是你們的?快點幫我
解開。」

即便是久經沙場的漢叔,此時也禁不住的手有些顫抖,慢慢的幫十叁姨解開
了扣子。

扣子一開,一整件的裙子頓時從十叁姨身上滑落。

兩人一看之下,不禁大驚失色。

不僅僅是因爲看到了十叁姨背部雪白的肌膚以及肥嫩挺翹的屁股和筆直的雙
腿,更是因爲,兩人發現,十叁姨除了裙子,其實裏面什幺都沒有穿,脫下了裙
子,就清潔溜溜了!這時候的兩個人已經完全的愣在了那裏,對于已經很久都沒
有碰過女人的老男人來說,這副情景帶來的震撼,完全讓兩人不知所以!並沒有
想像中,兩人馬上撲過來的事情發生,十叁姨頓了頓,轉過身來,看著兩人妖娆
的說道,「還等什幺呢?愣在那裏幹嘛?難道還要我教給你們怎幺對付女人嗎?


說完,又挺了挺碩大豐滿的奶子,只見那奶頭在射到屋子裏的陽光下熠熠生
輝,整個人如同女神一般的站立在那裏。

十叁姨兩腿交叉,稍微的側身站立,這樣,兩人都能看到自己豐滿的肥臀,
下邊一小撮的陰毛呈倒叁角狀,顯然是經過精心的修理,被兩腿一擠,更加的突
出了陰埠的弧度。

兩個人聽到十叁姨的召喚,再也忍耐不住,都如餓虎一般的撲了過去。

漢叔雙手直接抓向她的一對大奶,一張嘴更是毫不猶豫的堵在了十叁姨的小
嘴上,一條粗壯的舌頭,更是探到十叁姨的小口之中,來回的攪拌,吸吮著十叁
姨口中的唾液。

如同在吃瓊漿玉液一般的滋滋有聲。

十叁姨開始還試圖咬緊牙,抵抗舌頭的入侵,但她又哪裏是這個強壯男人的
對手?也只能任憑他的舌頭在自己的嘴中索取,侵略。

吸了一陣,漢叔竟然由索取變成了給予,不斷的把自己的唾液渡到十叁姨的
口中。

十叁姨沒有來得及吞下,多余的唾液,都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沾濕了下巴
,又流到雪白的脖頸之上。

十叁姨只能從鼻子裏發出恩恩的聲音來,表示反抗。

這時的龍叔也沒有閑著,一雙黑乎乎的大手,分別抓住了十叁姨的兩片彈性
十足又肥嫩的屁股,用力一掰,竟然把舌頭伸了進去,舌尖卻是不斷的挑逗著十
叁姨的小菊花,體味著從其中散發出來的淡淡的幽香。

龍叔一邊舔著十叁姨的屁眼,一邊對漢叔說,「阿漢,這騷貨的屁眼真的是
香的呢,就好像鎮子上那些外國妓女身上塗的那種味道一樣!」

「是嗎?真的不錯!等下也讓我嘗嘗是什幺味道!這小浪蹄子的口水也真的
是好吃的不得了!等下我們換換!」

漢叔一邊給十叁姨吃著自己的唾液,一邊說道,「怎幺樣,小騷貨,老子的
口水是不是也好吃的緊?」

十叁姨此時那裏還有時間回答,只能盡力的吞食著漢叔的口水,同時分神抵
禦著從屁眼裏不斷傳來的快感,嘴裏哼哼啊啊的呻吟著什幺。

等到漢叔餵的夠了,才停了下來,又把自己的嘴轉移到了十叁姨的一對大奶
子上,用嘴盡可能多的把奶子吸到嘴裏並用舌頭不斷的來回挑逗著粉紅的奶頭。

這時的十叁姨嘴才閑了下來。

吞下了最後的一點口水後,她用舌頭舔了舔嘴唇,在鼻子裏面哼道,「你們
兩個死鬼,怎幺不按照規矩來呢?不是說要一個乾水穴,一個吃雞巴嗎?怎幺倒
是餵起人家口水,玩起人家屁股來了!快停下!」

嘴上雖然這幺說,動作卻是配合起兩個人來,並沒有半點的反抗。

「怎幺?你這就著急要乾穴了幺?」

漢叔譏笑道,「不用著急,等下有你爽的!」

「對啊,要慢慢的享受哦。」

龍叔道,「阿漢,這個小婊子的騷穴已經出水了呢。」

龍輸一邊舔屁眼,一邊用手不斷的扣弄著十叁姨的小洞口。

「啊……你這壞人……你這樣挑逗人家……恩……人家不出水才怪呢……哦
……好麻啊……」

十叁姨呻吟著。

「一看就是個萬人操的浪蹄子,這幺容易出水。

是不是很長時間都沒有給人操過了?」

龍叔問道。

「切,說不定過來這幾天,天天晚上給龅牙蘇乾呢!是不是啊,十叁小騷貨
?」

漢叔輕衊的問道。

「恩……才沒有呢……人家才沒有給……阿蘇幹過……哦……龍叔……你的
手不能再深點幺?」

十叁姨哼道。

「少給我們裝了,你以爲你和龅牙蘇的那點事我們都不知道嗎?」

漢叔道,「他可是什幺都告訴我們了。」

十叁姨聞言,心下也是一驚,「他們怎幺會知道這個事情?」

于是問道,「這個阿蘇,什幺都敢說出去,他都和你們說什幺了?」

「嘿嘿,說了你和他的那些風流事啊。

你自己都不記得了?」

龍叔道。

「有一次,我們提到女人,龅牙蘇在我們面前吹噓起你來,說你是多幺的風
騷性感,大家都不相信,于是這個龅牙蘇就急了,就和我們說了很多關于你們的
事情,還有你的貼身衣物爲證,搞的我們兩個一晚上都沒有睡好,沒想到,今天
竟然真的有機會一親芳澤啊。」

「是啊,我們還花了好多錢,把你的那套衣物買了過來,兩個人輪流的打飛
機,也算是把你輪姦了好多遍了,哈哈。」

「你們兩個老色鬼,今天真是便宜你們了。

不然我們改個方式,也不用再賭了,今天我就隨你們兩個人玩,但是那寶芝
林的地契,你們要還給我。」

十叁姨說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光今天,如何能滿足我們兩個呢?我把地契還給你,你
卻是要再陪我們玩上個幾次?」

漢叔說道。

「你們還真是貪心啊,玩人家一個下午還不嫌夠幺?還要玩幾次?過幾天飛
鴻來了,你們就不怕他幺?」

十叁姨嗔道。

「黃師傅也要來幺?不過也沒關係,至少他來之前,你是屬于我們的!」

漢叔道。

「那好,一言爲定,不能反悔的哦。」

十叁姨聽這個事情有了著落,也就放心了下來,盡情的享受著兩人的服務。

叁個人就這樣玩了一段時間,漢叔和龍叔開始有點厭煩起來,就說,「十叁
姨,你享受了這幺久,也該我們兩個人舒服一下了吧。」

說完,就脫下了褲子,把那根已經堅硬如鐵的大雞巴掏了出來。

龍叔見狀,也停下了嘴裏的活計,站了起來,把自己的陽具也拿了出來。

十叁姨笑笑,沒有說話,順從的蹲了下來,兩手一手抓住一根,心下不禁吃
驚,「好粗的雞巴,甚至比趙天霸的東西還要厲害,這幾天真是有的受了。」

兩人從十叁姨的眼神中讀出了震驚,兩人相視一笑,都覺得自己頓時自豪無
比,那兩根雞巴又比剛才硬了許多。

雞巴上也是青筋暴起,龜頭碩大無比,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十叁姨先含住了漢叔的龜頭,一個龜頭已經讓十叁姨含起來有些吃力了,一
只手卻是抓住龍叔的雞巴,來回的套弄起來。

兩人都情不自禁的哦了一聲,一人佔有了十叁姨的一個奶子,不停的揉搓玩
弄起來,十叁姨的一對大奶頓時變幻出了許多不同的形狀。

這十叁姨的口中技巧確實是厲害,只見她時而含一下漢叔的雞巴,時而含一
下龍叔的龜頭,時而把兩個同時放到嘴中摩擦,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從兩人的龜
頭馬眼裏面,溢出了些許粘滑的液體。

「小騷貨,你的嘴還真是厲害,我已經很久沒有這幺舒服過了。」

龍叔說道。

「是啊,我老漢也曾經是閱女無數,但十叁姨你,確是這裏面最厲害的的一
個尤物。」

漢叔也點頭道。

「既然你們把人家說的怎幺好,那等下乾人家水穴的時候,可要憐香惜玉啊
,人家都擔心承受不了呢。」

十叁姨擡頭看了看兩個人,抛了一個媚眼。

「哈哈,小婊子,你這算是求饒了嗎?這可不像十叁姨的作風啊。」

漢叔說道。

「哼,就算是人家求饒了吧,從開始看到你們兩個的大東西,人家在心裏就
開始害怕了。」

十叁姨道。

「害怕什幺,等你嘗過滋味以後,說不定就愛上了這個東西,怕是天天過來
求我們操你了!哈哈!」

龍叔笑道。

「你們倒是想的美,能答應你們的條件就算是便宜你們了。」

十叁姨舔了舔龍叔的龜頭,惹的他又呻吟了一聲。

就這樣,十叁姨一邊給兩人舔著雞巴,一邊和兩人打情罵俏,不知不覺中,
自己的小穴裏面已經淫水泛泛了。

「你們兩個還要人家給你們舔多久啊?還不進入正題嗎?」

十叁姨覺得自己的肉穴中已經是騷癢難耐了,于是忍不住問道。

「哈哈,阿龍,我就說,這個小騷貨忍不住了,來求我們操了。

你說我們能答應她嗎?」

「嘿嘿,既然這樣,阿漢,就讓我先滿足他一下吧。」

龍叔一邊說著,一邊從十叁姨的嘴中抽出了雞巴,蹲下抱起了十叁姨的屁股
,十叁姨順從的站了起來,躬下身,嘴裏依然咬住漢叔的雞巴不放,把自己的屁
股給了龍叔。

龍叔用手摸了摸十叁姨的小穴,觸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