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人妻AV在线一区二区三区人与蛇(1-4)

精彩内容:


 第一章:欲望之都

  蛇,古老的生物,本是在人類起源以前就存在的物種,然而被某些宗教的亞
當與夏娃中,被曲解成邪惡貪婪狡詐的生物,被視爲撒旦的化身。

  午夜的倫敦城,大霧籠罩,普通平民早已入睡,然而對于那些特殊需求的人
來說,午夜才是剛剛開始。小偷遊走于漆黑陰暗濕臭的下水道溝,英國士兵在酒
吧和大街上大吵大鬧,更多的是雇傭兵和富豪們則爲了發洩更特殊的欲望,來到
了倫敦城內出名的妓院- 月光花園。

  院外一條不太寬敞的石街,已經是車水馬龍,一些富豪在妓女們的簇擁下送
上馬上,兜裏的硬幣依然快空了,但他還是情不自禁的掏出幾枚硬幣,挨個放到
每個女人的乳溝內,不遠處一輛雙馬的馬車急速奔馳過來,停在了院大門大門的
門口,車門被打開,下來一位衣著不整的年輕侍女,臉上印滿紅暈,侍女下來以
後輕聲對著車內喊道:「少爺,月光花園到了」車內的人輕聲應了一聲「哦,我
馬上就好」。不一會,少爺下車了,可見這位少爺手腕帶銀,雖然貴氣滿滿,可
總覺得有點不太正常,當然,來月光花園的人,又有幾個是正常的呢?這位少爺
右手一擡,仔細一看,右手指甲居然染成紅色了,纖細修長的手指,手背上那顆
寶石戒指雖然不大,但是極能奪人眼球,這個寶石顔色深紅,光彩照人,特別是
寶石的形狀,被切成了蛇頭的模樣!侍女迎上前去,問道:「少爺?」,少爺想
說什麽但沒有回應,徑直向院門口走去。

  院門口的侍衛,一見這戒指,趕忙喊道:「啊!歡迎凱裏公子!」吵吵嚷嚷
的院外聲音頓時小了好幾倍,可在院外攬客的女孩們不敢上前,那些準備離開的
富豪們也不敢在外面耍酒瘋了,收起錢袋,小聲的讓車夫趕車離開。院外的這些
人的目光集中在這位衣著華麗的少爺身上,這位少爺穿著連帽黑披風披風後的紅
色蛇頭徽章刺繡已經象征著其社會地位,臉部用金色面紗蓋著,但仍可見豔紅的
嘴唇。腳下的皮靴踩在石路上,腳步聲扣人心弦。

  新顧客見氣氛如此詭異,也不敢造次,然而一些初來乍到的新土豪,覺得好
奇,問他周圍的人「這人是誰啊?怎麽都這麽安靜了?」那周圍的人見這新人如
此不識泰山,瞥了他好幾眼,幽幽道「這人是大英帝國紅蛇家族的大少爺!這你
都不知道?」土豪一聽是帝國級別的家族,絕不簡單,但又不知道紅蛇家族是什
麽,又問道「那這紅蛇家族是?」,他周圍的人看不下去了,告訴他「你的黑奴,
你的寶石,你的咖啡都是從紅蛇家族買來的!」這土豪一聽這家族竟然如此不簡
單,雙眼瞪大,卻不敢再多說一句。

  花園內一片寂靜,偶爾能聽到一些人低語,傳話的招待早就進去傳話了,不
一會兒,一位衣著豔麗的熟婦人跑了出來,大聲的歡迎凱裏公子「凱裏公子,又
是一個月沒見了,啊呀,我們真的好想您啊!」凱裏公子掀起鬥篷,盤好的金發
與這位公子的性別嚴重不符,但是又特別符合他的氣質,少爺揭開面紗,面容白
皙,唇紅齒白,美如冠玉,雖然很多人都知道這位少爺的身份,但是見過凱裏少
爺的面容的,還是少數,今日少爺當衆揭開面紗,著實讓人驚訝,如此美豔,到
底是男是女?

  言語間,已經走進室內,少爺輕聲道:「安娜姐,我也想你啊,今天我還想
玩點特別的呢。」這位叫安娜的老鸨一聽少爺還想玩點特別的,雙手輕顫了一下,
勉強露出笑容,說道:「少爺,您上次玩的還沒盡興啊,只怕是您的母親,凱裏
夫人知道後,我們沒好果子吃啊」少爺笑了笑,眉間帶著一絲憤恨,回道:「沒
事,你我不說,自然無事,若是您這月光花園裏有人說出去,我也相信你不會讓
她有好果子吃。」少爺向侍女伸手,侍女掏出一絲綢的錢袋,給予老鸨,袋內的
金幣叮叮作響,與剛才門口送金幣的那位富豪的口袋比,相差太遠。侍女說道:
「安娜姐,時候不早了,這些您先拿著,讓姑娘們在房間裏準備吧」。安娜一看,
這錢袋這麽大,這周的營業都是有著落了,安娜用手一接,喝,真真沈!安娜答
應了一聲,急忙跑上樓,把那些漂亮姑娘招呼進了房間。

  不一會兒,安娜出來了,安娜招呼少爺上樓進了房間,房間內各式各樣花枝
招展不同人種的姑娘,已經在房間裏等著少爺,少爺回頭對著安娜和侍女說:
「行了,你們離開吧」侍女和安娜應了一聲,下了樓。安娜雖然不太了解紅色家
族的事情,但是也聽說過一些,雖然她也想了解爲什麽凱裏少爺的性僻如此奇怪,
但也是沒辦法知道更多,從侍女嘴裏問更是不可能的,她只知道,凱裏的紅蛇家
族是母性家族,男的是沒有權利的。

  凱裏少爺雙眼環視房間內的女人,耳邊已經響起樂器之聲,女人們衣著暴露,
來自中國的絲綢經過剪裁,讓女人們的身材更加迷人,更加性感,婀娜多姿,風
韻的身體簇擁在凱裏少爺旁,一聲一聲的「少爺」叫的少爺迷醉,女人們的身體
的香味夾雜起來仿佛添加了一絲淫迷的味道。人群中,一位成熟的熟婦從人群中
走了出來,雖然也穿絲綢,但沒有年輕女人那般暴露,但明顯的是,她的絲綢更
加名貴,精細的剪裁想必是從倫敦精英裁縫師之比,豐臀細腰,纖細的高挑的美
腿,足下的天鵝絨高跟拖鞋在肉色絲襪的雕琢下,更加凸顯了她優美的身材曲線。
凱裏少爺一陣興奮,雖然他每天都在家裏看母親和其他人的身材,但是這種近距
離更加直觀的體驗讓他胯下的黑色更加興奮,只見這位熟女小瓜子臉黑色盤發,
豔麗的紅唇和深邃的眼睛,細長烏黑的睫毛上如絲絨般的眉毛更加讓人迷醉,少
爺單手摟住熟婦,在人群的簇擁下坐在了沙發上。

  凱裏喜歡熟婦,在他的這個年齡,在他的這個家庭,熟婦絕對是吸引少年的
迷藥,她們如同鴉片一般,吸食著男孩們的精力,凱裏雙眼注視著那雙會發亮的
眼睛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熟婦實在受不了,咯咯的笑了起來,說道:「凱裏少爺
今天只是來看我的眼睛的麽?」凱裏有些羞澀,回答道:「瑪利亞,你今天看起
來比上個月更騷了,看看你那身材,你到底在吃什麽東西?嗯?」熟婦瑪利亞被
他逗笑了:「少爺又開玩笑,我這叁十多歲的人了,身材越來越差,我的屁股現
在都沒以前那麽翹了,至于吃了什麽,你一會兒就知道了,我已經吃這個東西有
十多年了呢。」瑪利亞似乎想撇開話題,想讓這位少爺趕緊行動起來,可是少爺
似乎無動于衷,繼續追問道:「吃什麽東西?」瑪利亞扭扭捏捏的似乎有些難以
啓齒,旁邊一位年輕大膽的女孩替她回了:「哎呀,就是男人的精液啦,但是也
不能亂吃的,有些太髒的男人吃了會生病的,幾個月前我們的蕾娜姐就不小心吃
壞了肚子,一天去好幾次廁所呢,我們都是吃一些身體健康的人的」

  少爺聽完,心情甚是激動,胯下的黑色又挺了好幾度,少爺興奮的不行,脫
掉了瑪利亞的絲綢衣,玲珑有緻身材顯露出來,絲襪的吊帶襯托的纖腰更是盈盈
可握,妓院裏的女人爲了方便顧客,很多都是不願意穿著塑腰的,更別提在這種
世界頂級的妓院裏了,當然這種穿法更是刺激了男性的感官,少爺看到瑪利亞如
此暴露,性情激動,瑪利亞胸前兩座山峰更是雄偉無比,絲毫沒有下垂的痕迹,
山峰上的山頂更是粉嫩的如同鮮花一樣,凱裏一手環腰,一手捏起乳房,用塗滿
口紅的雙唇去親吻那兩片巨肉,鼻子不停在乳溝間嗅來嗅去,一股奶香迎到腦門。
瑪利亞從沒有遇到過這麽瘋狂的凱裏少爺,之前光顧的時候,凱裏都是面無表情
的,都是這些姑娘們千方百計的調戲他,而且今天確實大反轉。這是瑪利亞高興
的,因爲這樣,凱裏少爺給的賞錢也就越多,之前凱裏就對瑪利亞青睐有加,給
的賞錢都抵得上她一個月的花銷了,這次肯定更多。瑪利亞想到這裏,身體自然
的迎上前去,雙手撫摸著少爺的秀發,發質絲滑,如同女人一般。順著秀發往下
摸,發現少爺居然還沒脫衣服,她提醒周圍的妹妹,讓她們趕緊幫少爺脫衣服。
因爲房間內的人太多了,根本不需要這麽多人服侍,一些喜歡跳舞的便走到舞台
上,挑起舞來,姿色動人,樂聲撩撩。

  衣服脫罷,少爺潔白消瘦的如果象白牙,與雙腿間的黑色的如同長蛇一樣的
東西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引人注意的是,長蛇下面的卵袋上有顆小拇指甲蓋大小
的黑色血瘤。姑娘們閱鳥無數,如此奇怪的血瘤倒是第一次見,但也沒有什麽好
奇怪的,那些比小的、醜的、髒的、醜的陰莖她們見得多了,能這種幹淨的美少
年已經很是欣慰了。她們湊上前去,雙手或撫摸少爺的身體,或兩個姑娘互相調
情,一時間,房間內淫聲悅耳,肉色迎目。

  瑪利亞的乳頭被少爺蹂躏的又疼又癢,嬌嬌的對少爺說道:「少爺,我的騎
士少爺,快上馬吧!」少爺雖然來過很多次了,但是對性這種事,還是不太懂,
只顧欣賞美峰無法自拔,瑪利亞的香語點醒了他,二話不多說,用手扶住那條黑
蛇,刺進那香香濕濕的蜜穴當中,瑪利亞今天第一次接客,卻碰到了這麽莽撞的
小少年,也罷,那些經常光顧的富翁們,身體多半早已虛弱的不行,自己用嘴含
個一分锺變要插進來,這個小少爺也不用她們幫他吹,卻依然這麽硬了。蜜穴被
填滿,少爺壓著瑪利亞瘋狂的抽插起來,瑪利亞胸前的雙峰隨著震蕩波動,瑪利
亞一邊嬌喘著一邊說道:「少爺,太快了,我這身子受不了啊,啊,啊,啊,啊」
少爺此時早已精蟲上腦,哪裏聽得進去,只顧著往兩片肥鮑裏插送,黝黑炙熱的
陽具如同剛從火爐裏拿出來的巨劍一樣,捅入這個又黑又濕的窯洞裏,「啊——
啊——啊——啊——」瑪利亞不想讓少爺射的太早,少爺沖刺的這麽快,怕是撐
不了多久,爲了讓少爺玩的盡興,說道「少爺,啊——,少爺——啊,少爺——
您慢點啊,您抽插的那麽快,我的小穴受不了了,啊——啊——啊——」瑪利亞
被少爺壓著,雙腿盤在凱裏的腰上,爲了不讓少爺射的太快,修長風韻的大腿大
開,旁邊服侍的幾位小姐也陪了瑪利亞這麽久了,自然懂得怎麽做了,兩邊兩人
扶住瑪利亞的雙腿,雙手撫摸著瑪利亞的纖細的絲襪。

  一熟一少在一抽一插中享受這份快感,然而時間在不知不覺已過快半個小時,
凱裏仿佛絲毫沒有疲憊的迹象,「啊——啊——啊啊啊——啊,少爺您輕點操啊」
體位的變化讓瑪利亞被插入的更深,黑長的陰莖如同火蛇一樣,抽插著,凱裏的
大腿與瑪利亞豐滿的翹臀碰撞的聲音如同鼓點般的想起,「啊,啊,啊,啊,啊,
少爺慢點,啊,啊,爽死我了,少爺」少爺的抽插的節奏越來越快,瑪利亞的陰
道感覺到少爺陰莖好像又大了一些,怕是快要射了,要是別的顧客,射就是了,
但是爲了讓少爺玩的盡興,瑪利亞趕忙給侍從們使了個眼色,侍從們放下已經被
香汗浸濕的絲襪的大腿,一名侍從從後面掐住了少爺的陰囊,瑪利亞同時也從沙
發床上坐了起來,抱住少爺,少爺年紀還小,體力不夠,見瑪利亞坐到他身體上,
也頓時停止了抽插,瑪利亞香汗直流,她好久沒有見過這麽瘋狂的人了,來這裏
玩的,都是故意慢抽慢插的,生怕射早了,她嬌喘到:「啊——少爺您慢點,我
這身子受不了您這麽激烈的抽插,我們換個玩法吧」這陣翻雲覆雨著實把少爺累
的不行,少爺也是喘了好久才休息過來,「好!換個玩法!」說罷,少爺講黑蛇
從肥鮑裏拔了出來,帶出了好多絲綢的粘液,瑪利亞也是一陣奇怪。因爲平時做
的時候,流的不是精液就是淫水,這粘液到底是什麽情況,絕對不是精液,她再
看了看少爺的陰莖,發現這少爺依然壯挺,但已經不是黑色的了,而是黑紅色的
陰莖,再仔細一看,陰囊上的那個血瘤也不是黑色的了,而變得透明起來,伴隨
著少爺的喘氣,血瘤裏的血仿佛流水一般流轉。瑪利亞出生了叁十二年了,從來
沒見過這種奇像。

  少爺見瑪利亞和這些女人盯著他的陰囊,說道:「哈哈哈,我小時候出生就
有了,別害怕,醫生說只是普通的瘤而已。」衆人見少爺解釋了,也就打算罷了,
畢竟又不是毒瘤,但人群中,一位一直在跳舞的膚色偏黑印度女郎,用著比較撇
腳的英語說道:「我在印度寺廟裏見過,寺廟裏有一幅就有一位類似的神,卵袋
上有一個東西的」這女郎印度口音太重,而且解釋的又不清楚,一個印度的神怎
麽和英國的凱裏扯上關系了呢?當時凱裏不以爲意,沒有仔細打聽。

  休息了一會,凱裏發現今天玩的時間太久了,若是母親發現了,會被責罰,
說道:「行了,今天很盡興,時間不早了,我要是回去晚了,母親會罵我的。」
瑪利亞見少爺性趣不大了,也沒有強留,只是沒有喝道少年的精液,有些可惜。
瑪利亞說道:「快,給少爺穿衣。」幾個女郎見少爺要離開了,也沒有強留,畢
竟少爺喜歡不是年輕的姑娘,但還是不滿的說道:「少爺,這就走了?我們剩下
的這些姑娘,您可是一個都沒碰過呢!」少爺回頭,見姑娘姿色也是不錯,只是
瘦了些,說道:「哈哈哈,下次再來的時候,一定要你。」

  下樓,凱裏吩咐了自己的侍女幾句怎麽賞給這些女郎,自己便先離開了月光
花園,上了馬車。

  不一會兒,侍女回來了,吩咐馬夫駕車離開,路上,侍女一臉不滿的說道:
「少爺,您再這麽下去,夫人早晚會生氣的,到時候告訴您外祖母,外祖母可不
是輕易就能放過您的,到時候又要那樣懲罰您,您受得了麽?」說完,侍女眼淚
汪汪的流了出來,「阿芙拉,你怎麽又哭了?」說完,想起外祖母在莊園內的淫
亂的胡作非爲,自己的下體又硬了起來,又氣憤的說道:「她愛怎麽懲罰就怎麽
懲罰,這老不死的東西,自己做的什麽自己不清楚嗎?!」

  確實,他的外祖母是個非常淫亂的女人,不是非常而是極度淫亂,尤其是最
近這些年,已經不避讓凱裏和家族裏的其他小輩了,肆意的在莊園裏招攬壯丁,
不管是非洲黑奴還是印度男人。家族裏的母親或者姨母都是敢怒不敢言的,因爲
外祖母才是家族的領袖,尤其是對大不列顛帝國來說,除了女王就是外祖母。

  想到這裏,凱裏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輕摟住阿芙拉,說道:「阿芙拉,放心
吧,你我一起長大的,你應該是最了解我的,對嗎?我是不會做什麽出格的事情
的。」說完,輕吻了一下阿芙拉的額頭,阿芙拉頓時一陣羞紅,又假裝不屑的說
道:「我哪裏了解你了?你不也是去妓院了麽?你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凱裏笑
了笑,挑逗到:「好啊,那我不去妓院了,那你來滿足我?」說完,阿芙拉頓時
臉色更紅了,頭低的更深了,說道:「少爺,我還沒有成年,等我再過兩年之後,
我定將我的貞操先給您。」凱裏驚訝,低頭見阿芙拉雖然臉色羞紅,但目光堅定,
凱裏想了想,認真的說道:「你我雖地位差距懸殊,但等我能主管家族後,我定
會給你一個家族位置的。」說完,又把阿芙拉抱得更緊了一些。

  交談片刻,已經到了莊園,二人打開莊園大門,裏面的景色卻讓凱裏和阿芙
拉目瞪口呆,只見父親和祖母在桦木絨布的宮廷沙發上瘋狂的交姌,祖母似母狗
一樣爬在沙發上,肥白的臀部和柳腰成巨大的反差,肉體碰撞聲音在碩大的房間
裏格外的刺耳,祖母那瘋狂的呼喊聲讓凱裏下體硬了起來……

人妻AV在线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