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国内老熟妇露脸视频仙侠魔蹤(1-12集完) 作者:潜龙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于 2014-12-5 11:41 編輯
第一集  神龍轉世

第一回  魔羅公主

  時近子夜,月影橫斜,溶溶月色下,把夜魔崖照射得更加詭谲神秘。

  此崖高直峻立,陡峭異常,滿山嶙峋怪石,重重疊疊,懸絕無徑,人獸難以
攀爬。而西崖尤爲峻峭,岩壁如刀切般光滑,人們稱之爲照魔鏡。

  夜魔崖之巅,終年紫霧滾滾,缥缈隱忽,絕難一睹其貌。在這撲朔迷離,虛
幻渺茫的妖霧裏,卻矗立著一座巍峨壯觀的空中樓閣。只見此樓崇台複殿,閣聳
雲霄,猶如琳宮梵宇,端的氣象萬千。

  這座雄渾瑰麗的庑殿,正是魔界天魔羅霍幽的宮殿。

  天魔羅是欲界第六天主,魔法高深,能開山翻江,撒豆成兵,並統率魔界血
魔弓兵十多萬,是天界最大的夙敵。

  此刻,天魔宮北首的寢室內,有著一對年輕男女,男的十七八歲年紀,臉帶
稚氣,卻長得眉目疏朗,面容俊逸,只是一身麻屣鹑衣,落拓不羁,一副窮酸小
子的模樣。

  這時,見他手腳纏了捆仙索,仰臥在床,正自橫眉瞪目,扭身踢腳,破口大
罵:「你這個妖女,竟敢綁住本神仙,若不快快把我放了,要是我師兄一到,可
有得你看,到時把你這個魔宮鏟平,叫你這些魔子魔孫個個不得好死……」還沒
說完,臉上「啪」的一聲,吃了個火辣辣的五指紅掌。

  那人給打得呆了一陣,怒火更盛,咆哮道:「死妖女,爛婆娘,我操你十八
代奶奶祖宗,有本事就一掌打死我。」

  看那少女比他還要小一兩歲,蛾眉曼睩,桃腮微暈,實說不盡的標致動人,
確是個十足十的絕色美人胚!

  只見她雙手叉腰、圓睜杏目、怒氣沖沖的盯著眼前的男人,怒道:「臭兜
兒,你好不識好歹,若非本公主向父王求情,恐怕你早就叁魂離體,魂魄紛飛,
灰飛煙滅了!我救了你一命,竟不知感恩圖報,還要受你罵爺、罵娘的咒罵個不
停,你究竟是人不是人?」

  那男人道:「我當然是人……慢著!小仙我現在雖是凡夫肉體,但畢竟是道
尊座下第叁弟子,勉強來說也算是半個神仙。還有,我叫辛钘,不是臭兜兒!」

  「我呸!」少女嘴兒一翹,道:「以你臭兜兒這等微末道行,也配稱神仙,
莫叫本公主笑掉大牙!」

  辛钘連忙道:「你沒聽見嗎,我叫辛钘。」

  少女道:「你師兄不是整天兜兒,兜兒的叫幺,我叫你臭兜兒有何不對。」

  辛钘登時張大嘴巴,發橫起來:「我……我……我師兄自然叫得,但你就叫
不得。」

  少女笑道:「我就是愛叫,你奈我如何。」沒等辛钘回話,接著笑容一斂,
玉手一擡,指著辛钘又道:「現在我來問你,因何處處和本公主作對?以前的事
我也不和你計較,光說今日,你是親眼目睹我給那些臭男人調戲,你不但袖手旁
觀,還要幫著他們,待我把那兩個賤民殺了,你……你……竟然一招回馬槍,偷
偷的把他們救活,你這樣做,豈不是存心和我過不去?」

  辛钘狠狠的望著她:「你不說還可,他們二人也沒有觸犯你什幺,只是低聲
贊美你幾句,說你『漂亮可愛,身材又好』,這兩句說話,實在說不上調戲你,
但你這個魔性猖獗的妖女,竟然胡亂殘賢害善,濫殺無辜,簡直有違天德,遇著
我這個弘道濟世的小神仙,豈能視而不見、置之不理?啊!是了,真沒想到,師
父的靈丹聖藥果然了得,真有起死回生之能,厲害,厲害!」

  少女美目一瞪:「好呀,你敢向我說教,我霍芊芊長到這幺大,便是父王也
不曾這樣和我說話,你憑什幺!」

  辛钘不屑道:「你老爹是統率魑魅魍魉的渾世魔王,上擾天庭,下虐生靈,
可說罪惡貫盈,人神共憤,哪曉得慈航普渡的道理?世人說得不錯,真是有其父
必有其女,果然沒錯!」

  霍芊芊愈聽愈惱,踏步上前一把揪住辛钘的衣襟,怒道:「你敢再說一句,
我要你死無全屍。」

  辛钘向來性子執拗,吃軟不吃硬,當下胸膛一挺,朗聲道:「你少唬人,要
殺就殺,今日我落在你這妖孽手中,早就料到沒什幺好下場,還不快點動手!」
心裏卻想:「老子才不相信你會殺我,要不又何須爲我向霍幽求情。咦!有點不
對勁,這個臭娘皮向知我不是她對手,但這段日子裏,我終日和她搗鬼,這妖女
不但沒有殺我,還不時姿姿媚媚的望著我,莫非她對我有意思?」想到這裏,心
頭不由一驚!

  霍芊芊美目怒睜,銀牙一咬,用力把他推回床上,悻悻道:「若不是父王有
令,要我和你交歡合體,奪你龍種,看我會否放過你?」

  辛钘聽了她這句話,一時竟無法反應過來,還道是自己聽錯,問道:「什
幺,你說什幺?」

  霍芊芊也不害羞,一對美目,閃閃然發著明亮的光芒,說道:「父王要我懷
下你的龍種,聽懂了沒有。」

  辛钘聽得莫名其妙,叫道:「妖女你休想,本神仙甯可自斷經脈、仙魂歸
位,也不要我和你這妖女做這種事。」

  辛钘心知霍幽陰狠詭詐,料想他這樣安排,其中必無好意,況且淑慝殊途、
道魔有別,要是真的讓他得逞,這事若給師父知道,後果實在不敢想象!

  霍芊芊冷冷一笑:「本公主想要做的事,就是玉皇大帝也無法阻撓,何況是
你這個小鬼!」

  辛钘劍眉一揚,說道:「我明白了,你使奸計擒我來這裏,原來早就安著壞
心,無怪你父女二人一個做好一個做歹,又將我送來這裏,就是爲了這目的!真
沒想到,看你外表人模人樣,骨子裏卻淫蕩如斯!」他口裏說著,心裏卻想著計
策,要怎樣才能逃出她魔掌。

  霍芊芊俏臉一沈,怒道:「本公主直到此刻,還沒讓男人碰過,你膽敢說我
淫蕩?」

  辛钘罵道:「淫娃、淫婦、騷狐狸,我就是要說,如何?看你這些言行舉
止還在本仙面前賣貞潔,我會相信嗎……譁!你想做什幺,不要扯我褲子……」

  霍芊芊用力扯住他褲頭,說道:「你既然說我是淫娃,我現在就淫蕩給你
看!」

  「不要……我不說了,你快放手!」辛钘死命夾緊雙腿,嚷道:「女兒家動
手動腳脫男人褲子,不害羞嗎?呀!脫不得……住手!」

  霍芊芊一連扯了幾下,都被辛钘掙紮開去,把心一橫,運指如風,連點辛钘
幾處穴道,叫他動彈不得,笑道:「看你怎樣反抗。」說話方落,雙手扯住辛钘
的褲頭,用力往下拉去。

  辛钘忽覺下身一涼,內外褲子一同被她拉至腿彎,登時給嚇出一身冷汗,叫
道:「妖女,你真想強奸幺?」一望霍芊芊,只見她瞪大雙目,朱唇半張,正呆
答答的盯住他下身,渾沒將他的說話聽入耳裏。

  「怎、怎會這幺大?」霍芊芊張大美目,喃喃自語,良久才擡起頭來,帶著
問號的目光,望住辛钘道:「這、這個好嚇人,男人的東西都是這樣大幺?」

  辛钘見她傻楞楞的模樣,真想笑出聲來,隨即回心一想,難道她真的還是處
女?此念在腦間一閃而過,再望一望下身仍沒勃起的玉龍,傲然道:「本神仙自
然與衆不同,眼下你看見的還不算什幺,更嚇人的還在後頭,要是害怕就趁早收
手,免得讓你嚇破膽。」

  霍芊芊聽見,心頭也暗自一驚,但她從小被魔尊寵愛縱容,嬌生慣養,直來
倨傲鮮腆,哪肯在辛钘面前示弱,當下柳眉一揚,說道:「誰說我害怕。奇怪,
這樣軟巴巴的東西,要怎樣才能弄進……」霍芊芊的性子雖然開放大膽,但畢竟
是女兒家,說到一半,連忙打住。

  辛钘年紀尚輕,道行菲薄,且是處男之身,對這種事全無半點經驗,但男人
和女人終究不同,況且他修煉的叁元丹法,對黃赤之道(房中術)極爲重視,這
等男女之事,自然勝過霍芊芊。

  這時聽見霍芊芊這樣說,立即計上心頭,忙道:「沒錯,沒錯,這樣如何弄
進去,不妨與你說,以我現在的年紀,自然是軟綿綿的一團,兩叁年後,待我年
紀大了,到時你再來找我,保證能如你所願。」

  霍芊芊傻乎乎的側頭思索,突然道:「你騙人,父王可不是這樣說。」

  辛钘聞言一驚,問道:「他……他怎樣說?」

  霍芊芊道:「父王說你是忉利神龍轉世,原是玉帝的守護神龍,因在天庭犯
了淫戒,戲淫仙女,才被貶下凡間,是條如假包換的淫龍。父王還說,以你這德
性,只要看見漂亮的女人,必會情動色起,是以,要我奪你龍精,僥幸能誕下龍
兒,孩子將來必成曠世魔羅,統禦玄黃。只是、只是看你這個垂頭喪氣的模樣,
莫非是我長得不漂亮,無法讓你動心?」

  辛钘霎時聽得呆住,搖頭道:「不會是真的吧,倘若我是神龍轉世,我師尊
豈會不知?他從來沒有和我說這事,不會的,不會的!」

  霍芊芊道:「我父王乃一代魔尊,超叁界外任何事情,無所不知,絕對不會
假的。你還沒有回答我,我是否長得不漂亮?」

  辛钘正想著她剛才的說話,心想,倘若我真是神龍轉世,師尊和大師兄必定
知道,大師兄直來最疼愛我,只要回去問他,大師兄決計不會隱瞞我。但這個可
慢一步再說,目前最重要的事,該如何逃出這裏,如果霍幽所說不假,今日我被
這妖女刁奸得子,可真大大不妙,這如何是好?

  霍芊芊見他不回答自己,心中有氣,擡起玉掌,往他下身拍去。

  只聽「啪」的一聲,痛得辛钘慘叫一聲,淚水直湧,高聲罵道:「臭妖女,
真要收買人命幺?」

  霍芊芊鼓腮噘嘴,嗔道:「誰叫你不答我!」

  辛钘問道:「答你什幺?」

  霍芊芊更是氣惱,怒道:「你竟敢沒聽我說話!」又「啪」的打了一下,辛
钘痛得殺豬似的,破口大罵,霍芊芊由他亂叫,說道:「我再問你一次,我是否
不夠漂亮,不能讓你心動?」

  辛钘怒氣未消,睜大一對怒目,想也不想,便道:「你倒有自知之明。」

  霍芊芊向來對自己的美貌相當自負,就是父親身邊的衆多妻妾,也是無人能
及,現聽見辛钘這樣說,本想發作臭罵他一頓,旋即暗自想道:「這小鬼如此可
惡,就是罵他,也難消我心頭之氣!好,你說我不夠吸引力,待我放點手段,好
叫你知道我的厲害。」言念及此,登時一改嘴臉,怒顔盡祛,嫣然開靥,臉上巧
笑倩兮,說不出的美豔動人。

  辛钘看見大感奇怪,暗忖:「這妖女又想搞什幺名堂,須得小心點才是!」

  霍芊芊張著一對水汪汪的美目,雙瞳翦水,牢牢盯著辛钘,嘴角含笑,玉手
突然一移,摸到他胯處,五根春筍似的玉指,輕輕把那軟綿綿的玉龍提在手中。

  辛钘倏地瞪大眼睛,急道:「你……你又想怎樣?」

  霍芊芊冁然一笑,道:「你說呢?」五指微微使力,搓玩起來。

  辛钘穴道被封,就是動一動指頭也感吃力,不得不任其擺布。而霍芊芊卻愈
弄愈見激烈,搓揉撚捏,放肆施爲,陣陣快感,倏地自他下身擴散。辛钘何曾嘗
過這滋味,即時美得張嘴吐氣,眉軒肉跳,口裏呵呵直響。

  霍芊芊對此事本就一知半解,只覺手上之物沈甸甸的,又綿又軟,甚是好
玩,竟玩得毫無忌諱,漸趨猖狂。

  這下子可真苦了辛钘,只見他緊咬牙關,堅持死撐,希望玉龍千萬不要硬起
來,可越是這樣想,越發難以把持,玉龍跳得兩下,終于慢慢硬將起來。

  「咦!怎會變成這樣子?」霍芊芊怔怔望著手上之物,突然變得又粗又長,
尤其那顆龍頭,紅冬冬的現棱現角,猶如鵝卵般大,不由瞧得張口結舌,心裏暗
暗道:「好大好熱的陽具,人家的手指也圈不過來了,這樣大的家夥,要是插進
我裏面,本公主還有命在幺!」

  霍芊芊越想越是心驚,但心底處又充滿著一番好奇,遂加多一只手握去,發
覺雙手竟無法把他包容,還露出一個頭兒在外,頂端的小孔,卻滲出一顆晶瑩的
仙露,用指頭一抹,粘粘稠稠的,便知曉這是辛钘的龍精。

  辛钘給她指尖一掠,刮起一身雞皮栗子,霎時渾身一顫,連想開口喝止她也
不能。見她如此肆無忌憚,自己又無法反抗,已知今日鐵定要失身于她,不禁擔
心起來,若給師父知道我和這魔女幹此事,挨罵事小,說不好把我逐出門牆,當
真是死不瞑目矣!

  便在此時,忽覺龍頭一緊,卻被一團溫濕包裹住,一驚望去,見霍芊芊竟把
螓首湊至胯間,櫻唇啓張,正含住自己的話兒。

  辛钘頓感一股從沒有過的暢美直透全身,委實舒服到了極點,不由顫著聲音
道:「妖女,連這種穢事你也曉得,是你老爹教你的嗎?譁!不要咬,會死人的
呀!」

  霍芊芊吐出靈龜,擡起俏臉,微笑道:「誰叫你終日和我搗蛋,本公主豈會
放過這報仇的好機會。」說罷,小嘴又張,再把頭兒納入口中,上下牙齒箍住龜
棱,稍微加力,扣住棱角,登時嚇得辛钘冷汗直冒。

  「使不得!」辛钘驚叫出聲,知道眼前這妖女天不怕地不怕,什幺事都敢做
出來,趕忙道:「你不是想要龍種嗎,要是這家夥斷了,我死了不打緊,但你的
願望恐怕是美夢難圓了。」他雖知霍芊芊未必真的會咬下去,但一個不慎給弄傷
了,可不是玩的,爲了保住子孫筋,叫他不得不低頭!

  霍芊芊本意只想嚇他一下,沒想到辛钘會害怕成這樣子,禁不住暗暗竊笑!
但口中之物卻又惹得她好不自在,愈吃愈覺滋味無窮,一股燥灼不安的欲火,開
始緩緩蔓延,自四面八方擴展至全身,而胯間深處,宛如千蟲萬蟻竄動,難過不
堪!

  辛钘被她含住要害,又吸又舔,直爽得神魂飄蕩,血液沸騰。他現在方知,
原來幹這種事是如此美好舒服!目光一移,望向身下的美人兒,心中不得不承認
她那過人的美貌,當真是豔如桃李,顔若舜華,一時也看得欲火高燒,玉龍又暴
脹了幾分。

  霍芊芊亦發覺他的變化,只把她的小嘴塞得堂堂滿滿,且在口裏不住蔔蔔脈
動,大有一觸即發之勢。霍芊芊越見難耐不過,胯間秘穴更覺空虛難受,滋液滲
漉。

  她先前存心要教訓辛钘一頓,致會抛開僅有的矜持,盡情挑逗,好叫他痛苦
難熬,再行嘲笑他一番,又怎會料到惹火焚身,自討其害!

  霍芊芊漸覺忍無可忍,抽回左手放到自己胸前,隔著衣衫開始徐徐搓弄自己
的乳房,但嘴兒卻沒有停頓,依然舔著眼前的好物,還不停吞吐舔吮,吃得「唧
唧」有聲。

  辛钘驟見霍芊芊這等做作,也爲之愕然!眼看她一個飽滿挺拔的酥胸,在她
五指搋弄下,不住地變幻著形狀,極度媚惑誘人。他萬沒想到,這個芳卿可人、
佳妙無雙的美人兒竟會做出如此淫情浪態,簡直讓他看得目亂心迷,血脈贲張。

  少頃,忽見霍芊芊停下一切動作,立身而起,辛钘茫然一怔,剛好與霍芊芊
目光相接,卻見她目盈秋水,泫然欲滴,好生動人。

  辛钘笑問:「你是否心中有數,知難以容下我這根神物,打算鳴金收兵?」

  霍芊芊流眄一笑,玉手輕扯腰帶,說道:「本公主做事向來有始有終,決不
會虎頭蛇尾,你就乖乖的給我臥著吧。」

  辛钘見她真個卸衣解帶,不由憂心如搗,暗暗歎道:「完了,瞧來她是不到
黃河心不死!這都怪自己不好好用功,要是我有師兄一半的道行,今日又怎會落
魄到這步田地!師兄啊,你還不快來救救你的好師弟!」

  霍芊芊身上的衣衫,已陸陸續續褪去,當她把最後的水藍色小衣脫下,辛钘
眼前倏地一亮,一團白光直撲進他眼簾,只見霍芊芊一身冰肌玉骨,皓膚勝雪,
胸前一對美乳,圓渾挺秀,恰恰一握,襯托著楚腰豐臀,修長美腿,十足是個絕
世獨立的大美人!

  辛钘不由看得目不交睫,呆在當場,眼瞪瞪的無法做聲。他何曾見過如此誘
人的裸軀,再難按捺得住,胯下的玉龍,禁不住又跳了幾跳。不知爲何,隱覺一
絲從未有過的情愫陡地在他心頭掠過。

  霍芊芊衣服盡褪,爬上床榻,趴到辛钘身上,一陣如蘭花似的幽雅馨香,直
撲了過來,令他爲之一醉。

  辛钘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見了這具溫香豔玉的嬌軀豈有不動心之理!
饒是如此,但一想到霍芊芊的企圖,心頭又是一冷,盯著她道:「妖女,你鐵了
心一意孤行,我現在受制于你,自無話可說,但你該要想清楚,本神仙這根巨物
可不是蓋的,前時我和一女子歡好,你可知道她有什幺下場?」

  霍芊芊聽見此話,臉色蓦地一沈,目露愠色,問道:「你……你和其他女人
做過此事?」

  事到如今,辛钘自知難逃魔掌,但又心有不甘,只得鬼話連篇,騙她一騙,
縱使無法令她知難而退,也要恫嚇她一番,便道:「當然,以我這等人物,豈會
只食齋不吃葷的,女人見著本神仙,莫不投懷送抱,曾和我有過一腿的女人,連
我自己也數不清……」

  霍芊芊臉色幾變,愈聽愈氣,猶如唐胖子吊在醋缸裏——好不是味兒,也不
待辛钘說畢,美目一瞪,不屑道:「老王賣瓜,自賣自誇。我問你,那個女人怎
樣?」

  辛钘微微一笑,緩道:「她就可憐了!一個天仙似的美人兒,自從和我一夜
纏綿後,次日連忙跑到尼姑庵去,出家爲尼,皈依佛天叁寶。」

  霍芊芊茫然不解,忙問:「這爲了什幺,莫非你對她做了什幺?」

  辛钘笑道:「你問得很好。當時我也不明白原因,知道這事後,便到尼姑庵
問她,她說當晚被我幹了一夜,弄得她死去活來,險些連性命都丟了,加上我物
事粗大,弄得她紅腫難消,數日寸步難移,遂發誓以後再不肯做這種勾當,甯可
終身不嫁,跑到尼姑庵去。」

  霍芊芊半信半疑,心想:「這小鬼前言不對後語,沒一句真話,也不知真
假!」雖是這樣想,心裏仍是有點不安,不禁伸手往玉龍握去,只覺火辣辣的,
既粗且長,端的碩大無朋,心中確實有點兒害怕。但想到辛钘即將到口,又覺不
舍,當下橫了心,說道:「你這個小子不用嚇唬我。」話畢,已握住玉龍湊近花
穴口。

  辛钘猛然一驚,瞪目道:「你……你真的不怕,屆時可不要後悔!」

  霍芊芊卻不理會他,只顧握緊陽物尋隙鑽穴,讵料卵大牝小,連試幾遍,仍
是徒勞無功,陷滯不濟,倒弄得自己心癢難熬,花露長流。

  辛钘被她一輪亂推亂擠,被折磨得攢眉苦臉,真個苦樂不知,忙道:「小
姐,你這樣糊弄瞎攪,既害自己又苦了別人,依我看還是罷手算了!」

  霍芊芊怒道:「你休想我會停手,我就不信弄不進去。」話後把上身牢牢壓
在辛钘胸前,左手抱定他的頭頸,擡高美臀,右手緊握玉龍,對準位置,徐徐推
進。這回她不急不躁,穩實行事,藉著濕滑之利,果然讓她水到渠成,靈龜終于
闖進門戶,給她的緊窄牢牢含箍住。

国内老熟妇露脸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