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自慰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姐姐的聚餐会】

精彩内容:


姐姐的聚餐會
作者:不詳 字數:0.5萬
我的姐姐露西爾已經在樓上的閣樓住了好幾個月了。露西爾今年36歲,比 我大一歲。她有5尺2寸高,110磅重(大約大約1米6,40公斤——譯者 注)。她還有一頭長長的深色直發,一直垂到胸部的位置。她的乳房真是太棒了, 我感說一定有B+。
她丟了工作,因此也丟了住的地方。她付不起太貴的房租。但是她做的一手 好菜,還經常邀我上樓品嘗,我敢說我在過去的一個半月的時間裏面體重增加了 12磅。一般我要是聞到又有什幺好聞的味兒了就一定要上去拜訪她。最近,她 反而會下來給我帶點吃的東西。就像上一次,她就給我帶下來一大盤意大利面。 我記得這幺清楚是因爲那次她身上只是圍了一條浴巾,頭發還是濕的。一天,我 又聞到香香的味道,但是我真說不上來到底是什幺。我走上樓去,想仔細聞一聞。 但是即使是在她的門口,我還是說不出那是什幺味,但是我想那肯定是種什幺肉。 我敲了露西爾的門,她跑過來爲我開了門,又很快地跑回了爐子旁邊,她正在那 兒煎著什幺肉一類的東西。我向水槽裏面看去,發現那裏有一包奇怪的肉,上面 寫著:山羊肉。
裏面的量不多,只有2磅吧。露西爾好像等不及把肉煎熟了。開門的時候她 肯定挺匆忙的,因爲她上身只穿著一件胸罩,下身是一條未及膝的短裙。她一邊 看著鍋裏的肉一邊問我:「嘿,喬,你有多重?」她老是問我有多重。我告訴她 我這個月又長了2磅肉。她的眼睛張大了「哦,好啊。」露西爾關上了火,把肉 從平底鍋裏面鏟出來,放到爐子旁邊的一個盤子裏面。她用刀切下來一片,送到 嘴邊咬了一大口。她仔細的咀嚼著,一邊嘟囔:「嗯,不錯,但是好像還不太一 樣。」她又切下來一片,然後望著盤子裏面的肉又說到:「嗯~實際上完全不如 ………」她總是在吃東西的時候說一些奇怪的話所以我不是很奇怪。但是這次我 很好奇,就問她:「不如什幺?」露西爾接下來躊躇了一下,把另一片肉送到嘴 邊,說:「嗯~好吧。不如人肉好吃。」她看上去很不好意思卻又很認真,非常 認真,就像她在品嘗食物時候的認真一樣。我感到有點緊張,就說:「你,你怎 幺知道的?」她擠出一絲笑容,然後說「我當然知道,因爲我吃過人肉,男人的 肉!」她說話的時候顯得有點緊張,「我去過幾次朋友們辦的party,她們, 嗯,就在那烹制了一個男人,然後…吃了他。」我簡直不敢相信的我的耳朵,但 是我又爲眼前這位穿著性感的姐姐和她的故事而興奮不已。我問她,她們怎幺能 這樣作。
她捋了捋肚子然後說「嗯,你知道幺,喬,一切都是自願的。你應該看看那 個甘願被我們吃掉的男人,他有好多次機會改變主意然後回家去。甚至在他被烤 的前一刻。但是,他還是一直留下來了。這個月我一直都渴望再嘗一點男人的肉, 我本想這種肉的滋味應該很像,但是…」她陰沉著說「但是一點都不。」然後, 她就輕松的望著我。「但是你爲什幺不再參加一次那種聚會呢?」「因爲,每一 次聚會都會有一個人提供一個男人。我卻一次也沒有過。盡管她們什幺都沒說, 但是我自己很不舒服。我覺得我要是不能拿出點什幺的話,就不應該和她們分享 那些美味。」她坦誠道。天啊,我真不敢相信,我的幻想就要變成現實了。就算 這一切都是她編的,那幺這也是一次多幺刺激的對話啊,還是和自己的姐姐!于 是我全身神經都緊張起來,然後問她:「露西爾,怎幺會有一個男人自願呢?我, 我說的意思是,怎幺知道一個男人會想被人吃掉呢?」在姐姐面前,我感到有些 不好意思,我就即將要實現我一生的夢想了啊。她結結巴巴的說道:「嗯,就是, 喬…一般我們女人選擇一個我們認爲可能會是志願者的男人。
到現在爲止,我還沒有找到那樣的人。所以我認爲我在那裏呆著就不合適了。 盡管我可以用自己的身體去引誘男人們,但是我好像沒有自信去問他願不願意… 被我吃掉。「這一定是在做夢,我想,太難以置信了!我象做夢一樣盯著露西爾,」 哦,姐姐,你當然可以吸引住男人,你更應該給自己一點自信。你讓我想想…… 「她的臉上蹦出了微笑,然後說:」你在想被我們吃掉幺?喬?「她的話似乎爲 我在前面點亮了一盞燈。」你知道幺,我真的幾乎一生都在想怎幺樣被女人們烤 熟然後吃掉。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告訴你這些了,姐姐。「露西爾把手伸到身 後,然後把頭側向一邊,笑嘻嘻的看著我。現在她的兩個肉球圓滾滾地直沖著我。 現在她說起話來比剛才流利了,也高興多了:」喬,你要是認真的話,那幺就讓 我們來談談吧。首先,讓我告訴你,這其中不會涉及性愛。所有的女人們都會穿 著晚禮服,而你,只不過就是廚房中從肉市買回來的肉食。但是,你不會感到任 何的疼痛的。「她又對我一笑。現在我想的就是:一切都太棒了!我興奮的告訴 她:」你知道幺,露西爾,我一直就想這樣了,一直就想。我想你應該能感覺到。 感謝你的美食,我最近又長肉了。露西爾咯咯地笑著:「對啊,對啊,我看看是 不是把你餵得太胖了點。」她把我從上打量到下然後繼續說,「還不錯,但是我 想我不會這幺吃你。我是說,你畢竟是我弟弟,我要把你調整到最佳。」「露西 爾,這讓我太高興了。整個被你和你性感的朋友們吃掉。還有,你不能讓這些胖 起來的部分浪費掉。我敢打賭,這裏烹出來的一定多汁美味。真的,這就是我想 要的。」露西爾走過來,用手捏了捏我的腰,就像在肉店裏上捏一塊肉似的。在 她眼睛中閃過一絲饑餓的神色,她的聲音中回蕩著她對美食的憧憬,「啊~喬, 你說的很對,這裏烤熟了一定很不錯,多汁而美味。我給我朋友金姆和瓦內薩打 電話,我們安排一下。這樣你就有時間好好考慮一下,而我,也就有時間把你餵 得更胖一點。」時間一天天過去,其間露西爾又和我講了好多關于聚會的事情。 她說,她可以優先選擇吃掉那一部分,而她早就已經選定了我的肋排和腰肉。她 還提醒我,我沒有和任何人或者任何組織簽訂協議,因此在我烹熟之前的任何時 間,我都可以反悔。
她的朋友金姆其間還來過一次看我。她是一個火辣辣的金發碧眼,身材嬌好 的女人。她說,她很高興這次露西爾能夠爲聚會提供肉料。這一天終于來了。瓦 內薩把我們帶到了聚會的別墅。我們開了幾個小時的車,這中間我都是被蒙著眼 睛。因爲如果我一旦反悔的話也不會知道聚會的地點在哪裏。聚會的別墅在森林 中的某處。我們將在這裏呆上一個晚上,而聚餐將會在明天早上開始。在早餐之 前我都沒有吃任何東西。金勃莉(金姆是金勃莉的昵稱――譯者注)是這裏的主 人,而露西爾是肉食提供者。因此露西爾將負責處理和烹制我。露西爾告訴我, 讓我把衣服脫光,這樣我就更像是待宰的生豬了。我開始確實感到有點不好意思, 但是很快我就興奮起來,陰莖馬上硬了。我被帶到廚房參觀,露西爾讓我躺在一 張巨大的烤盤上看看是什幺感覺。「她們把我放到烤爐裏面然後關上爐門,裏面 有點暖和。露西爾突然說:」我們開始烤他吧。「金姆和瓦內薩都表示同意。我 說:」歐,太棒了!「但是實際上,這只是她們在考驗我是否會反悔。晚上,我 看到了一大罐特制的調料,這是明天處理我的時候用到的。很快,露西爾帶我到 了房間。裏面有一張巨大的床。我太困了,于是倒下就睡著了。大概睡了有幾個 小時,在淩晨2點的時候,我的門突然閃進一縷燈光,然後門關上了,燈光變暗 了。我一下就看到了長長的黑發,然後就是她白色的胸罩和內褲。是露西爾來找 我了。她把手伸到背後,胸罩掉落了。她站立在我得床前,我輕呼著她的名字」 露西爾…「她接著脫掉內褲,然後無聲無息地滑上床來。我感覺到她溫暖的肉體 緊緊貼著我。
她的手撫摸著我得胸膛。她的嘴唇湊了上來,我們開始接吻,一個悠長而深 切的吻。我撥弄這她的乳房,她愛撫著我的陰莖。我變得興奮起來,「露西爾, 明天你真的就要烹烤我了幺?」她輕聲的回應道:「對,沒錯。幾個小時以後。 但是現在,我要幹你。」露西爾爬到我的身上,我把陰莖放到了她的肉穴裏,然 後深深地插了進去。我們玩了大概4個小時。我姐姐來了八次高潮。我卻一次都 沒有,我就是覺得非常亢奮。大概六點的時候,金勃莉走進房間,對露西爾說: 「嘿,露西爾,6點了,我們開始准備了,好幺?」「歐,我都忘了時間了。一 會我就帶他下去。」金姆出去了,露西爾問我:「嘿,喬,你感覺怎幺樣?」我 的頭昏昏沉沉的,但是非常興奮。我答道:「歐,露西爾,昨天晚上真是太棒了。 我記得你說過不會有性愛的。」「嗯,烹烤和吃你的時候不會有。我真想謝謝你, 我的小弟弟。」「露西爾,你真的要謝我,就把我烤的比任何東西都好吃。」 「好的,喬。我們下去吧……」我們下樓的時候碰到了薩拉。她是昨天晚上來的, 她是一個金發的白人女子,顯得有點胖,還有她的兩個20歲左右的女兒,瓦內 薩20歲的女兒也來了。露西爾帶我去洗浴。我被認真地清洗著,剃毛器在我全 身上下遊走著。當我被洗幹淨的時候,我全身的體毛和頭發全都刮幹淨了。接下 來我被帶到廚房。露西爾和瓦內薩幫我躺上放在台子上的大烤盤。然後她們把黃 油塗在我的身上。
這真是夠刺激的。接下來就是香料和調味品撒在我的身上,然後又被塗抹均 勻。這時候金勃莉走過來對露西爾說:「你確定不會睡著幺?」露西爾咯咯地笑 著,臉上有點紅了。瓦內薩插話道:「歐,金姆,你別逗她了,她已經夠煩的了。」 然後瓦內薩也笑起來了。她們在處理我的時候一直在開著玩笑。現在我要准備進 烤爐了。所有的女人都向後站了站。薩拉滿懷希冀地把手放在肚子上,瓦內薩高 興的笑著,還不停地添著自己的手指。露西爾把手背到後面,我看見她的肚皮一 起一落地上下鼓動著。再向上看,她的胸部被絲綢的胸罩緊裹著,圓鼓鼓的。她 舔了一下嘴唇。她的眼中綻放著光芒,欣賞著我,她的傑作。眼睛緊盯著我肋排 和腰部打轉,然後說,:「歐,不知道該先吃哪部分?」最後我們的雙目交彙了, 露西爾對我說:「喬,你看上去太香了。我要謝謝你…但是,我還是要再問你一 次,最後一次,你確定要被我們吃掉幺?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改主意了,喬!看 看那個烤爐,金姆已經把它打著了。你確定你想讓我們在這裏把你烤熟然後吃掉 幺?」她們緊盯著我,等我回答。我躺在巨大的烤盤上,爐子離我只有幾英尺遠。 金姆就站在爐子旁邊在等著。現在的火力是撥在小火,只等我進去後,小火就會 慢慢的撥成大火力。我看著金姆,然後是薩拉,接著瓦內薩。她們都只穿著胸罩 和內褲。所有的女人都在饑渴地看著我。我看到露西爾站的離我最近。她很高興, 也有點緊張地在等著我的回答。她們不會等太久的,我很快回應道:「歐,露西 爾,過去的每一次當我看到你美麗的身體,每一次我看著你身著黑色的緊身衣在 跳健身操,每一次你在我面前刮體毛,或者當你每一次只是身穿一條浴巾從浴室 裏走出來得時候,我都是那幺的興奮,真的好想讓你把我烤熟吃掉。在經曆過一 切後,我的這種願望更加強烈了。所以,我願意,姐姐,求你,請你繼續吧。烹 烤我,然後吃了我!」露西爾隨即臉上露出了開懷的微笑,嘴裏露出了美麗潔白 的牙齒。在她的眼睛裏面,閃爍著驕傲,她多幺驕傲在今晚能爲聚會提供食物啊。 她所處理的肉料多幺精美啊。
露西爾真是有一雙藝術家一樣的手。所有的女人們都同意我被塗滿黃油和調 料的照片應該登上美食雜志的封面。露西爾也非常驕傲我在最後一刻沒有退縮, 要知道,如果自己提供的食料最後脫身不幹了,她該有多幺尴尬啊。露西爾俯下 身子滿懷深情地在我的嘴上一吻。這真是深長的一吻啊。然後她輕聲說:「歐, 謝謝你,謝謝你,我的小弟弟。今天你讓我太高興了。我保證,我會好好的品嘗 你的,認真的,好好的品味你的一切。」我也輕聲答道:「謝謝你,露西爾,你 令我夢想成真。」露西爾站直身子,轉向瓦內薩。瓦內薩用兩手捧著著一個洗的 閃閃發亮的紅蘋果。她把蘋果遞給露西爾,然後說:「拿去吧,完成你的美食料 理。」露西爾接過蘋果,放在手中。她看著周圍的朋友們,說:「我曾經品嘗過 你們帶來的男人,我真的太喜歡了。現在輪到我來爲你們提供一個男人,烹烤他, 吃掉他。我非常高興我能夠這樣作。我希望你們喜歡他,多吃點。」露西爾看著 自己在蘋果上映出的影子又繼續說道。「我是一個真正的食人女。我可以烹制出 最好的人肉,最好的男人肉。」露西爾又看著我,她輕輕的扳開我的嘴,把蘋果 放了進去。然後又把蘋果在我嘴裏轉了幾下,這樣我的牙齒就能完全咬住蘋果了。 甜甜的蘋果汁流了我滿嘴。露西爾又告訴我,盡力咬緊它。我又使勁咬了咬,這 樣我的牙齒就完全紮進蘋果裏了。現在,我已經完全被處理完,可以進烤箱了。 金勃莉打開了烤爐的門,然後向我走來。她的手就搭在內褲的腰帶下面,好像那 裏有一個看不見的口袋一樣。她輕輕的伸過頭,波浪般的金發就垂在脖子的低處。 她的微笑好像把心裏的想法在說出口之前都已經表達出來了。她看看我,又看看 露西爾。金勃莉盯著我說:「唔歐,你一定很好吃!我的肚子都等不及了。」
我瞥著她的肚子,覺得自己也等不及了。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好亢奮。然後金 姆看著露西爾說道:「歐,姐姐,活兒幹得真不錯,現在我把他交給你,我們開 始幹活吧。」四個女人把烤盤擡起來,然後把我向爐子裏面滑進去了幾英尺。露 西爾看著我說:「永別了,喬!」爐門關上了我在爐子裏面想著:歐,我現在在 她們的爐子裏面了。我下面的加熱點已經點著了。我向上透過玻璃可以看到有人 在爐子的上面撥弄著開關。我猜她們是想讓這一面快點熟。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 皮膚變緊了。金姆透過玻璃向裏看了看我看到她的手放在烤爐的把手上了。她的 微笑多幺美麗啊。現在上方的加熱點也有點熱了。我不知道她們是怎幺處理的我, 但是我卻感到很涼而外面的火烤卻讓我很舒服。我想她們在我身上塗的黃油融化 了。什幺味兒,真好聞啊。大約一個小時後,露西爾過來了,打開了爐門來檢查 我了。她用一把烤肉叉在我身上戳了戳。只是下臂的部分熟了。金姆說道:「現 在給他加到375度(華氏――譯者注)。」露西爾照作了,然後說:「好了, 我想再過一個小時我們就能給他塗油了。」然後她又對我說:「喬,你聞起來真 香。我給我的朋友們留下的印象好極了。一個小時以後見。」一個小時以後,露 西爾和瓦內薩過來了。從我身上留下來的油脂滴滿了托盤。露西爾用烤肉叉戳了 戳我的肚子,裏面又有油脂流出來了瓦內薩把油遞給露西爾,她開始在我的全身 塗油了……
【全文完】

自慰无码免费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