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正在播放超漂亮极品女神露脸【女医师的麻醉针】 作者︰冰室

精彩内容:

 1-
  看到姊姊的這種情形,良的下半身出現稍許變化。原本萎縮在胯下的陰莖,
開始慢慢擡頭。有生以來第壹次看到女人的神秘花園。從美妙的肉縫溢出透明的
液體,還有從末聽過的姊姊惱人的哼聲。那是太刺激的景色,壹直壓抑的沖動猛
然開始在良的體內暴動。
  不可以!在心 這樣大叫,然思春期的年輕肉體是很誠實的。在羞恥和屈辱
中完全萎縮的陰莖,和自己的意志相反的開始勃起。想起來,有二星期沒有手淫
了。良的身體 應積存很多年輕的精液。良的身體變化,當然逃不過杏 的眼睛
。其實這是她預期的結果。
  「嘻嘻,這是怎麽回事……阿良的雞雞好象變硬了。」
  杏 雙手抱胸前,凝視開始勃起的陰莖。
  「我……沒有……」
  良急忙想否認,但無法隱瞞年輕男人的本能。越拼命的想抑制,胯下包皮的
陰莖越變成銳角。
  「還像小孩壹樣包皮的陰莖,也會像大人壹樣勃起。不過和妳的身體比較,
陰莖顯得特別粗壯。我來給妳檢查吧。」
  「啊……」
  杏 把診療用的圓椅推到良的內診台前坐下。
  「真是的。看到女孩的裸體就硬起來。真是淫邪……」
  杏 自言自語的說著,伸出雪白的雙手撫摸勃起的陰莖。
  「啊……大……大夫……」
  有生以來,第壹次受到異性撫摸的陰莖,而且還是美如女神的杏 大夫的手
……不會興奮才是怪事。
  「發育的狀況和年齡比較,算是正常,但趁現在做割包皮的手術比較好,以
免影響龜頭的發育。」
  杏 用手指撫摸勃起的陰莖,同時用醫師的冷靜口吻說。
  (嘻嘻,正如我所想的,是最好的寵物。我要慢慢的把他的身心都改造成我
喜歡的那種寵物。)
  杏 不停的對少年的陰莖觸診,同時陶醉在淫糜的幻想之中。虐待狂的花蕊
開始搔癢。杏 感覺出自己的蜜汁溢出到叁角褲底。
  「叭吱!」
  「痛啊!」
  杏 用手指彈壹下勃起的陰莖。
  「看妳長得很可愛。真是淫猥的雞雞,而且偏偏看到姊姊的陰戶興奮,簡直
像餓壞的野獸。」
  杏 的眼睛散發出妖媚的光澤,臉頰變紅。
  「啊……」
  杏 的手包圍陰囊後突然抓緊,還讓兩個睪丸在手掌 滾動。
  「睪丸的發育也很標準。不過有稍許勃起的感覺。壹定是積存了很多精液了
吧。」
  「啊……不能這樣……」
  「壹定要的。因爲這也是檢查。」
  然後手掌更用力抓緊陰囊。
  「痛……」良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就這樣把睪丸捏扁吧。妳應該不需要這種壞東西的。」
  「啊……不要……請不要這樣……」
  想到睪丸真的會捏扁時,良産生極大的恐懼感,同時本能的感受到在杏 美
貌的後面隱藏著冷酷的虐待欲。
  「啊……唔……啊……」
  良聽到姊姊的哼聲越來越大。忍不住看過去時,同性戀的京子對瞳的乳房和
花蕊施展秘技。瞳已經上氣不接下氣的做出苦悶的表情。
  「看吧,妳的蜜汁真多。陰戶已經濕淋淋了。女人互相相愛不是很好嗎?我
會讓妳更舒服的。」
  這時的京子已經脫去叁角褲和乳罩,只剩下白色吊襪帶和長襪的豐滿裸體壓
在瞳的身上。
  「唔……唔……」
  同性戀者的嘴唇壓到處女的可愛嘴唇上。還沒有經過初吻的紅唇,受到同性
的淩辱。
  「嘻嘻,瞳完全被京子征服了。那可愛的女孩已經有了那樣強烈的快感,阿
良,妳不覺得羨慕女孩嗎?」
  「啊……」
  杏 又用力握緊勃起到快要爆裂的陰莖。
  「比較之下,男孩只能用雞雞感受到性感,真是可憐。」
  杏 說完,突然用力把陰莖的包皮拉下去。
  「噢……痛……」
  包皮很漂亮的翻轉,良十分痛苦的樣子。平時自己手淫時,最多只能使龜頭
露出壹半,現在完全露出來了。立刻聞到腥臭味,很像栗子花的味道。在龜頭的
冠部,還沾著壹些白色的恥垢。那麽的地方被杏 大夫看到了。啊……羞死了。
  「嘻嘻,包皮被拉開的感覺如何。不是這樣就不能算是大人的陰莖。有這樣
多的恥垢,又臭又髒,女孩看到壹定會討厭。」
  杏 拿起聶子,夾壹塊脫脂棉浸在消毒用酒精 。
  「我現在給妳的雞雞擦幹淨吧。」
  杏 用沾上酒精的棉花球開始擦良的陰莖。
  「啊……大夫……」
  羞恥感使良的臉頰通紅。陰莖的根部仍緊緊的握在杏 的手中。白色的恥垢
逐漸消失。
 
  嘻嘻,能撥弄可愛少年的包皮,真痛快。現在要用足夠的時間玩弄這個陰莖
……壹定很好玩……
  「好了。妳的雞雞洗幹淨了。」 露出滿足的微笑。
  「喲!這是怎麽回事?從雞雞的頭上流出眼淚了。」
  杏 調侃的說,並用聶子輕輕拍打少年的龜頭。
  「啊……」
  良拼命扭動屁股,想拒絕杏 的行爲。良的陰莖因興奮,從尿道口溢出透明
的濕滑液。
  「好象妳已經到了忍耐的限界。看妳能不能射出精液,也算是檢查的項目之
壹。」
  杏 說完,拿起手術用的手套戴在右手上。
  「順便也要檢查妳有沒有痔瘡。妳要放輕松,屁股不可以用力。」
  「啊……」
  杏 戴上手套的手指摸到少年的肛門。這是有生以來第壹次被摸到肛門,而
且還是女人的手。那種搔癢感,使得良忍不住縮緊肛門。
  「啪!」
  「啊!」
  「我說過,屁股不要用力。不然,手指插不進去的。」
  杏 在良的屁股上拍壹掌,發出警告。
  「嘻嘻,這種樣子妳是無法手淫,我只好幫忙了。」
  杏 左手握緊陰莖根部。
  「啊……大夫……」
  「用我的手妳不滿意嗎?」
  「不是的……」
  「妳就壹面看姊姊濕淋淋的,還發出淫糜的聲音。」
  「啊……唔……」
  由于京子的不停愛撫,瞳好象達到好幾次性高潮,使雪白的大腿顫抖,身體
彎成拱形,呻吟聲也變成喜悅的聲音。
  「嘻嘻,大夫。處女的身體真新鮮,值得愛撫。像她這樣蜜汁多的女孩也少
見,就好象壹直忍耐著連手淫都沒有過的人,壹下子全 噴出來的感覺。」
  京子玩弄著瞳的淺紅色花瓣,露出淫糜的笑容回頭對杏 說。
  「是嗎?京子也好象很滿足,能得到這樣的鮮魚。瞳的陰核是什麽情形呢?」
  「發育的很好。剛才把陰核的包皮剝開了。和阿良壹樣有不少恥垢。這表示
她還沒有手淫過。她的陰核還真大。」
  「以後就用吸引和注射,把瞳的陰核變成小雞雞的大小吧。」
  「是,那樣就太好了。」
  兩個女人泰然的說出殘酷而淫猥的話。
  「不……不要那種事……」呼吸急促的瞳,因恐懼而大叫。
  「阿良,我也給妳很大的快感吧。」
  杏 握住良的陰莖根部,用力揉搓。
  「啊……」
  撫摸肛門的戴手套的指尖侵入肛門內。
  「喲!好緊的肛門……讓我産生好象玩弄處女的感覺。」
  「唔……嗯……」
  良覺得好象真的受到奸淫。手指在肛門扭動的異常感,使良惶恐。
  「把氣吐出來,身體放松。」
  聽到杏 的話,良使括約肌松弛。
  「啊……唔……」
  在這瞬間,杏 的食指壹下子全插入肛門 。
  「整體而言是硬的,肌肉本身倒很柔軟,只要經過訓練,更粗的東西也能進
去。」
  杏 好象在享受手指在肛 的觸感。
  「差不多該讓妳射出來了。」
  杏 露出美麗的笑容,但那是冷漠的笑容。用插在肛門 的手指用力壓良的
攝護腺附近的肉壁。
  「啊……」
  那 可以說是男人的弱點。和本人的意志無關,攝護腺受到刺激時就會把刺
激傳給陰莖。杏 對男人的生理是非常了解。繼續刺激攝護腺的同時。用手揉搓
陰莖。
  「啊……我……已經……」
  攝護腺與勃起的陰莖同時受到攻擊是受不了的。
  「良,妳想射了嗎?」
  「……」
  良用力點頭,像要告訴杏 已經達到忍耐的最大限。
  「究竟怎麽樣呢?要說清楚呀。」
  杏 加快揉搓陰莖的速度。
  「噢……」
  良發出像野獸般的吼叫聲。在這瞬間,從勃起的陰莖噴射出白濁的液體。
液體的壹部分噴到杏 的脖子和白上衣。想避開是可以做到的,但杏 握著陰
莖,接受少年的噴射。
  「怎麽樣?舒服了嗎?」
  杏 也沒有擦拭脖子上的液體,凝視在余韻呼吸急促的良的表情。
  「……」
  良陶醉在前所未有的甜美快感之中。同時也産生強烈的羞恥感,心有如受
到強烈打擊,産生複雜的感覺。受到美麗女醫師立花杏 的強迫使得他射精,
快感、羞恥、屈辱的感覺交混,有壹種坐立難安的感覺。
  「嘻嘻,看妳長得那麽清秀,竟然射出這樣多的淫穢液體,真是不乖的小
孩。」
  杏 用手指沾起脖子上的精液,塗在良的嘴唇上,然後深深歎壹口氣。良
的陰莖射出那麽多的精液,始終也沒有萎縮的現象。好象在享受余韻。陰莖仍
然在脈動。
  「年輕人的雞雞的精神真好呀,杏 大夫。」
  京子看到良的勃起陰莖,露出驚訝的表情。
  「好象積存了不少……」杏 撫摸良的陰莖,臉上露出冷笑。
  「大夫,好象還能射出來。真是值得壹玩了。」
  「京子,妳好象也很高興。」
  「是,很久沒這樣興奮了。」
  京子擦壹下額頭的汗,好象有壹點難爲情的雙手掩飾乳房。
  「只有阿良痛快了。杏 大夫還沒有滿足吧。」
  「不,也很快樂。」
  「真正的歡樂才剛開始吧。時間多得很……」
  從京子的眼睛冒出淫糜的光澤,發出得意的笑聲。
                1-5
  「下壹步是檢查膀胱,京子,來幫忙吧。」
  「是,大夫。只有良嗎?還是瞳也要呢?」
  「女孩的尿道很短,很快就容易做好,所以先從阿良開始。」
  「那麽要把陰毛剃光了吧。」
  「妳給他剃毛,我去準備膀胱鏡。」
  杏 說完,向排列很多醫療器具的玻璃櫃走去。膀胱檢查、剃毛……平時很
少聽到的話,使良感到不安。
  大概又要對我做什麽很可恥的事。爲什麽要對我這樣……從射精的余韻中迅
速清醒,良又回到可怕的現實,十分不安。
  「阿良,要剃毛了。要把陰莖的四周的毛全部剃光,讓妳變成和嬰兒壹樣。」
  京子拿來剃刀,臉上露出淫笑。
  「不要……我不要!」想到那個部位的毛剃光,良就産生屈辱感。
  「不只是阿良,等壹等也要把瞳的陰毛剃光。妳姊姊的毛比較少,很快就會
剃光的,她的肉縫能看得更清楚,壹定很可愛。」
  在良的陰莖四周塗抹刮胡膏,同時說出淫猥的話。
  「唔……」
  良做出退縮屁股的動作。
  「妳不可以動,陰莖會受傷的。要乖乖的接受剃毛。」
  剃刀在良的胯下發出「喀吱」的聲音。
  「啊……」
  「大夫,阿良好像又有性感了。陰莖越來越膨脹了。」
  「嘻嘻,是很有精神的雞雞。」
  京子用手握住越來越有精神的雞雞,小心的運作剃刀。「喀吱喀吱」的聲音
更增加良的羞恥感,相反,也給良帶來更大的興奮。原來叢生胯下的陰毛完全被
剃光,濕毛巾擦拭後,無毛的胯下完全暴露在無影燈的燈光下。
  「這樣就好了。好可愛,嘻嘻。」
  京子用淫猥的動作撫摸光溜溜的胯下,發出嘲笑聲。杏 手拿膀胱鏡,坐在
良的前面。
  「京子,開始吧。」
  「是,杏 大夫。」
  「他的球球礙事,妳用細繩把阿良的球球綁起來,向左右拉開吧。」
  「是,大夫。」京子從工作台拿來細繩。
  「阿良,要忍耐壹下。因爲球球礙事,所以要綁起來。」
  「啊……這……」
  不知道要怎麽檢查,嚇得良的大腿顫抖。京子用細繩分別把兩個睪丸綁起來
,在良的胯下形成兩個奇妙的圓球。
  不……不要呀!
  良在心 大叫,但知道現在拒絕,不知道會受到什麽樣的報複,失去自由的
人只好順從了。
  「阿良,也許會痛壹點,但要忍耐。從尿道插入內視鏡,亂動的話會更痛的
。」
  「啊!啊……痛……」
  良在尿道感到有異物侵入。杏 左手握緊良的陰莖,推開龜頭的馬口,把內
視鏡的圓頭插入。京子把睪丸用困繩拉起。
  「痛!啊……痛呀……」
  杏 繼續將內視鏡慢慢插入尿道 。
  「啊……唔……」
  從良的嘴 發出痛苦的哼聲。杏 仍然保持醫生的冷靜態度。
  「嗯,膀胱也沒有異常。不過,存了很多尿。」
  杏 看著內視鏡外端上的相機照門說。
  「啊……唔……」
  痛苦和羞恥,使良的表情改變,但這樣的表情更引發杏 的虐待欲。嘻嘻,
我要好好的折磨陰莖,要讓他哭著哀求我饒恕……
  杏 的叁角褲又沾上新的花蜜。杏 不停的上下或旋轉內視鏡,刺激良的尿
道。
  「啊……唔……」
  內視鏡動壹下,尿道便産生劇痛。良做出苦悶的表情忍耐,心 期盼著快壹
點結束檢查。
  「杏 大夫,阿良這麽的叫痛,但好象有壹點陶醉的樣子。」
  「是呀,說不定阿良還有被虐待的傾向。」
  從馬口溢出壹些鮮血。尿道壁可能受到傷害。
  「大夫,從阿良的雞雞流出血……」京子說。
  「好象尿道有壹點傷,但沒什麽了不起。」
  杏 似乎沒有在意的樣子,仍然從陰莖 拔出內視鏡。龜頭上有了鮮血。這
是藉(檢查)之名的杏 發揮的虐待欲行爲。
  從痛苦中獲得解放的良,深深歎壹口氣。陰莖已經完全萎縮。
  「阿良,今天的檢查暫時結束。沒有異常,嘻嘻,那樣有精神的雞雞完全萎
縮了。」
  用脫脂棉沾上酒精,仔細擦拭龜頭上的鮮血。杏 又露出冷笑。
  「阿良,妳聽清楚,從今天起,嚴禁手淫。妳要違背規定,誰知道會有什麽
樣的後果。從明天起,我要量精液量。」
  杏 以嚴肅的口吻向少年宣布。要他失去手淫的自由,那是杏 早就計劃好
的用以控制少年身心的手段。
  「京子,這 的事拜托妳了。」杏 拿出手帕,拭去額頭上的汗。
  「是,大夫。把瞳的陰毛剃光後,會帶他們去房間的。」
  京子說完,又拿起剃刀。
  「不……不要!」瞳發出尖叫聲。
           第二章  生理帶的淫味
               2-1
  加藤瞳和加藤良的清秀姊弟的新生活。就這樣從可怕的內診台上開始。還有
立花杏 的話,也給姊弟很大的沖擊。
  「絕對不可以反抗。想逃走,妳們也無處可去。還不如和我們壹起度過快樂
的時光。也會照顧妳們,可以專心用功。」
  杏 對兩個可憐的姊弟說。無處可依靠的兩個人只好服從杏 的話。不知道
將來有什麽樣的命運,想到這兒,兩個人産生很大的不安感。可是現在,兩個人
完全掌控在杏 的手中。
  七月已經結束,學校開始放暑假。良被叫去杏 的臥房,是在內診台上受到
可怕洗禮的兩天後夜晚。良走出分配給他的房間,從樓梯走下去。
  杏 的臥房在壹樓的最 面,旁邊是護士川村京子的房間。良感到不安。不
知道杏 大夫要對我怎麽樣?偏偏只要我壹個人去臥房,難道是要……
  快到杏 的臥房時,不安感和壹些期待感,使良的心動搖。杏 大夫會……
教我大人的性交。她會奪取我的童貞。這是自從見到杏 以來,在良的心 幻想
的情節。良站在杏 的臥房前輕輕敲門。
  「是阿良嗎?進來吧。」
  從房 傳來清脆的聲音。良轉動門把,推開門。 面有很大的空間。美麗的
飾燈在高高的天花板上散發出柔和的光澤。臥房的書架上擺滿書籍。窗邊有黑色
的古老木桌和椅子。可能是臥房兼書房。雙人床蓋著雪白的床單,床頭上有粉紅
色燈罩的台燈。
  比預想的情景更雅致和簡潔。不愧是女人的臥房,有大大的兩個衣櫃。甜美
的香水芳香刺激良的嗅覺,這是成年女性的芳香。杏 正對著化妝台的鏡子梳頭
發。身穿黑色透明,露出大部分背部的睡衣。良看到光滑細白的肌膚,細腰和豐
滿的屁股,散發出耀眼的性感。
  杏 的背影使良感到驚慌。妖媚的氣氛使他的心像結冰壹樣。在杏 的背影
,完全看不出女醫師充滿威嚴的冷靜形像。就像妖豔而充滿神秘感的女神,向純
潔的少年招手。杏 在鏡中看到良,就把身體轉過來。從黑色的睡衣露出修長的
雪白雙腿。杏 坐在圓凳子上,翹起二郎腿。
  「……」
  良看到杏 這種惱人的姿態,不知道該說什麽,只是茫然的伫立在門口。杏
對站在門口不能動的良,露出笑容,而且是溫柔的笑容。
  「阿良,妳怎麽了?不要站在那 ,到這 來吧。」
  「是……」
  良向杏 的身邊走過去。良是緊張的,看到杏 的妖媚肉體,又不由得産生
陶醉感,也像遇到美麗的女神,非常感動的樣子。
  「這 是禁止男人進入的房間。阿良是第壹個男人,還喜歡這 嗎?」
  「是……」良回答時,臉也紅了。
  「哦,妳最喜歡這 的什麽呢?」杏 露出調情的眼神問。
  「是……那是……」
  良不知該如何回答。不敢說大夫穿睡衣的樣子很性感。
  「阿良……」
  「是……」
  「妳現在是不是正在想淫猥的事呢?」
  這壹句話深深刺激良的心。好象自己的心事完全被杏 看透,感到很難爲情。
  「不,沒有那種事……」良急忙想否認。
  「真的嗎?」
  杏 更煥翹起的二郎腿。睡衣的下分開,露出光滑雪白的大腿,良覺得從那
發出惱人的芳香。感到輕度的目眩。
  「……」良的視線離開杏 的雪白大腿,默默的低下頭。
  「是不是真的,讓我看證據吧。」
  「什麽?」
  「妳看到我是不是興奮了?」
  從杏 的眼 散發出亮麗的光芒。
  「這……」
  「很簡單,表情能做假,但妳的雞雞是騙不了大人的,雞雞是很誠實的。」
  杏 的眼神集中在良的胯下。良是穿白色T恤和藍色短褲。確實,正如杏
所言,良的欲望器官開始有反應了。
  (啊……不行了……)
  良急忙用雙手擋在褲前。雖然還沒有到支起帳篷的程度,但褲前已微微隆起。
  看到良的慌張模樣,杏 說︰「我說的沒錯吧。」
  「……」良産生好象做了什麽壞事的罪惡感,頭垂得更低。
  「阿良,妳剛才有什麽樣的幻想?是我的裸體,還是和我性交?不過,都沒
有關系,現在當著我的面把短褲和內褲都脫了吧。讓我看看妳的好色雞雞。」
  「這……這……」
  沒想到杏 會發出這種命令。
  「妳不能說做不到,難到要反抗我的命令。」
  從杏 的臉上再也看不出笑容。
  「我……我……」
  良不知道該怎麽辦,呆呆的站在那 。這時候,杏 突然起來。
  「叭!」
  「啊……」
  杏 猛然給良壹記耳光。良不由得後退。
  「妳不能在我的面前露出雞雞嗎?是要反抗我嗎?」
  杏 的口吻有壹點急躁。
  「這……這……」
  「妳做不到的話,再度讓妳躺在內診台上吧。」
  杏 雙手交叉在胸,逼迫良。杏 的睡衣下好象只穿壹件叁角褲,沒有戴乳
罩,透過壹件薄質的黑色睡衣,好象看到向上翹起的乳房很有彈性。從身體的美
麗曲線看到柳腰和圓潤的屁股。由貼身的淺紅色叁角褲散發出女人的芳香。
  「阿良,究竟怎麽樣?」
  「……」受到杏 的追問,良只得點頭。
  「嘻嘻。好象能知道自己的立場了。知道不能反坑我……好吧,我來給妳脫
吧。」
  杏 說完,跪在良的面前,睡衣分開,露出雪白的大腿。
  「啊……大夫……」
  強烈的羞恥感使良的雙手擋在褲前。
  「把手拿開!」
  杏 用雙手把良的短褲拉下去,露出白色內褲。前面是隆起的。
  「聞到年輕男孩的味道。好象有用不完的精力。」
  「啊!」
  杏 的細嫩手指在內褲前隆起的部位輕輕撫摸,然後吻壹下那 。良的下半
身猛然顫抖,雖然隔壹層內褲,但年輕的欲望器宮仿如觸電。只是這樣就足夠使
少年的陰莖勃起,很快就高高支起帳篷。
  「阿良的雞雞突然膨脹了,好象很難過的樣子。」
  杏 露出俏皮的笑容,在隆起的部位輕輕愛撫。良覺得在杏 的溫柔動作中
含有無比的殘忍性。動作越溫柔,越感到將會有更大的痛苦。
  「啊……大夫……」
  勃起的陰莖受到撫摸,良感到無比的羞恥。
  「嘻嘻,好象差不多了。」
  杏 突然伸手,把良的內褲壹下拉到腳踝。獲得解放的陰莖,在杏 的面前
跳動。
  「看妳的包皮陰莖跳出來了……嘻嘻,簡直像皮球壹樣。」
  在良的腦海 又出現內診台上的情景。看到杏 這樣凝視,良産生強烈的羞
恥感,而羞恥感又引起更大的興奮。
  「因爲這 挂著多余的東西,才會有不良的念頭,倒不如割掉算了。妳覺得
呢?」
  杏 用手輕搖良的勃起陰莖,享受強有力的彈性。
  「啊……大夫……」
  「這種淫穢的東西,不適合可愛的妳。妳不覺得嗎?」
  「……」
  「動手術讓妳變成女孩吧。我覺得那樣會更可愛。」
  「那……那……」
  「不願意嗎?」
  「不要。」
  良的臉色蒼白,斷然的拒絕。壹定是開玩笑,可是杏 真的有那個意思……
良感到不安。當杏 溫柔的玩弄陰莖時,良還能陶醉在無比的快感中,也有能和
杏 性交的期待。可是割下陰莖,壹切快樂就消失了,這是千萬使不得的。
  「啪!」
  「啊……」
  杏 的手打在勃起的肉棒上。
  「還是包皮就這麽的勃起……真是好色的陰莖。」
  杏 說完,把陰莖根部抓緊。
  「請……不要這樣……」良下意識的後退。
  「啪!」
  杏 握緊肉棒不放,以另壹只手拍打良的屁股。
  「啊!唔……」
  「妳不要亂動,我是想讓妳舒服的。妳不是忍著沒有手淫嗎?現在我讓妳吐
出 面的牛奶吧。」
  杏 輕輕揉搓勃起的陰莖。
  「……」
  良只好閉上眼睛,任由美麗的侵略者玩弄。
  「現在我要剝開妳的包皮了。」
  杏 在握住肉棒的手上用力的向下拉。杏 好象聽到少年的尖叫聲。對完全
投入顛倒欲望的杏 而言,剝開童真少年的陰莖包皮,是能享受到無比快感的瞬
間。露出美麗粉紅色的龜頭,恥垢也拭淨,是十分新鮮的陰莖。
  「果然很漂亮。但包皮的話,可不像男孩的陰莖。」
  杏 的眼睛盯在勃起的龜頭,同時用手輕輕愛撫冒出青筋的陰莖。
  「啊……」
  從勃起的陰莖馬口溢出透明的潤滑液。
  「好象隨時有爆炸的感覺。好吧,妳就射出來吧。」
  杏 說完,開始上下揉搓肉棒。
  「啊……大夫……」
  良沒有露出反抗的表情,只是以陶醉的樣子任由杏 愛撫。
  「嘻嘻,好象很舒服的樣子。我這樣給妳弄,是不是比妳自己手淫更舒服呢
?」
  「……」
  良沒有回答,只是用力點頭。那種表情讓杏 感到無比的可愛。如此壹來,
杏 的花蕊引發虐待欲的火焰。
  「我要把妳的牛奶擠出來……現在,妳是我的可愛寵物,也是我的奴隸。這
個雞雞是屬于我壹個人的。啊啊……這樣的感覺太棒了。」
  杏 在手上用力,加快揉搓陰莖的速度。
  「啊……我……我已經……」
  良閉上眼睛,如美麗的少女般半張開嘴喘息。強烈的快感使良扭動屁股,雙
腿顫抖。
  「射吧,盡量的把精液射出來吧。」
  杏 更用力揉搓到達忍耐限界的少年肉棒,同時撫摸屁股。
  「啊……」良大叫壹聲,從陰莖的馬口猛烈噴出白色的精液。
          
               2-2
  杏 看到少年射精,放慢揉搓的動作,然後握緊陰莖的根部,好象要把最後
壹滴精液也擠出來的樣子。
  「出來的真多。原來妳積存了不少。」
  杏 用手拭去額頭上的汗,同時深深歎壹口氣。
  「妳覺得怎麽樣?是不是比自已手淫更舒服呢?」
  杏 繼續玩弄開始有點萎縮的陰莖。
  「是……」良用很小的聲音回答,同時點頭。
  「好象還能出來,要不要再給妳擠出來壹次呢?」杏 露出調皮的笑容。
  「這……那……」
  良感到困惑,同時也産生興奮的期待感。也許……能和大夫性交。只是這樣
想,萎縮壹半的陰莖又開始膨脹。這樣的變化,當然瞞不過杏 的眼睛。
  「喲,這是怎麽回事?這個東西又硬起來了。」
  杏 帶著驚訝的表情凝視良的陰莖。
  「真是淫穢的雞雞。正因爲有這種東西,才會胡思亂想。對了……」
  杏 站起來,向衣櫃走去。然後從 面拿出壹件紅色的東西。
  「阿良,我要讓妳變成女孩。」
  「這……」
  「妳穿上這個吧。」杏 攤開手上的東西。
  「這……這是……」
  良說不出話來。原來杏 手上拿的是深紅色長袖的緊身衣。
  「有什麽好驚呀的,這是壹般女孩穿的緊身衣,我在做有氧運動時 穿過幾
次,還是新的。妳穿上,壹定也很合適。穿給我看吧。」
  杏 說完,把緊身衣交在良的手 。
  「我……這個……」良手拿緊身衣露出迷惑的表情。
  「是要妳穿的,有什麽不對嗎?」
  「這樣的……我……」
  「妳說不能穿嗎?」
  「是……」
  「啪!」
  「啊……」
  杏 的右手掌打在良的臉上。良不由得向後退。
  「這是我穿過的,不允許妳說不能穿。現在,妳得抛棄做男孩的想法,要徹
底的變成女孩。本來這個房間是男人止步的,所以妳壹定要變成女孩,知道嗎?」
  聽到杏 的嚴肅口吻,良不得不點頭。
  「啊……是……」
  現在違背杏 的意思,不知會受到什麽的處罰。良強忍羞恥感,拿起緊身衣
,穿在身上。啊……這就是杏 大夫曾經穿過的緊身衣……深紅色的緊身衣,充
分發揮拘束少年身心的力量。
  「嘻嘻,還真適合。是很可愛的女孩……只要沒有這個突出的東西。」
  「啊……」
  杏 從緊身衣上用力握緊高高支撐帳篷的陰莖。
  「妳真好色。我很辛苦的讓妳變成女孩,這是怎麽回事。」
  「啪!」
  「噢……」
  杏 的手掌打在支撐起緊身衣的肉棒上。
  「妳的屁股完全是女孩的感覺。真可惜,只要沒有這個的話……」
   
  杏 很遺憾似的撫摸良的屁股。隔著壹層緊身衣,陰莖受到掌打,在帶有麻
痹感的疼痛中,良的身體 産生異常的興奮感。壹方面是羞恥和痛苦,另壹方面
又湧出奇妙的快感。
  「啊……杏 大夫……」
  良心 想,只要是杏 大夫,做什麽都可以。良的內心深處,湧出被虐待的
欲望。希望受到杏 大夫的虐待……
  「大夫……」
  像少女壹樣,眼睛帶著濕潤,良的嘴 喃喃念著。因爲穿上杏 的緊身衣,
良覺得和杏 的美麗肉體緊貼在壹起。胯下物無比的搔癢,陰睫更爲膨脹。
  「阿良,妳仰臥在地上。」杏 命令少年。
  「是……」穿著緊身衣的少年,點頭後,仰臥在地上。
  「只有妳壹個人得到快感是不公平的。現在輪到妳讓我舒服了。」
  杏 說完,脫去黑色睡衣。雪白的光滑肌膚,不是大但充滿新鮮感的乳房美
妙的肉體曲線,和貼在屁股上的粉紅色叁角褲,實在迷人。
  這是女神……
  良吞下口水,陶醉的望著杏 的美肉體。
  「怎麽?對我的身體還滿意嗎?」
  杏 的雙手交叉于胸前,低頭看躺在地上的良,露出微笑。
  「是……太美了……」
  「只是美而已嗎?」
  「是……」
  「看到美麗的東西,雞雞就會硬起來嗎?那樣太奇怪了吧。妳看到我的裸體
是不是有淫邪的幻想呢?」
  「啊……」
  杏 用腳尖在良的胯下隆起的部分輕輕摩擦,然後又用力踩下去扭動。
  「啊……不能這樣!」良扭動屁股大叫。
  「真的不要嗎?是不是喜歡我這樣做呢?妳的雞雞更硬了不是最好的證據嗎
?」
  杏 冷笑壹聲,更用力踩良的勃起陰莖。陰莖的脈動從腳底傳上來,杏 感
到無比的爽。
  「啊……大夫……」良像少女壹樣扭動屁股,呼吸變急促。
  「如果是女孩,不會有這樣膨脹的東西。」杏 繼續用腳尖揉搓。
  「啊……唔……」良發出分不清是呻吟抑或快感的哼聲。
  (嘻嘻,他又要射了。)
  從腳掌傳上來的陰莖脈動,使杏 的虐待欲更爲強烈。杏 的腳掌用力壓迫
勃起的肉棒,然後前後左右的轉動。
  「啊……」
  良的雙膝顫抖,上身仰起,形成弓形。深紅色緊身衣的胯下,很快的濕潤,
而且變色,好象尿尿壹樣。
  
  「喲,又射出來了。真是太有精神了……」
  「……」
  對良而言,這是很屈辱的時刻。被迫穿上緊身衣,而且只是受到腳掌的摩擦
便射精……心 産生無比的羞愧感。
  「阿良,妳怎麽可以這樣。這個緊身衣很貴的,現在妳把它弄髒了。」
  杏 看著緊身衣濕潤的部份,用責備的口吻說。
  「對不起……我是……」
  「算了吧。讓我慢慢考慮怎麽處罰妳。對了,妳很想看我那 吧。」
  對杏 的意外問題,良不知如何作答。
  「那……那……」
  「妳說實話吧。是不是很想看我的陰戶,妳的臉上是這樣寫的。」
  杏 說出淫話,眼睛冒出異樣光澤。
  「給妳看,可是我要先告訴妳我現在有月經。這樣也要看嗎?」
  「……」
  聽到月經,並沒有特殊的感覺,還缺少這方面的知識,所以良只有沈默不語
。杏 把緊貼在自己屁股上的叁角褲慢慢拉下去,那是月經用的叁角褲。杏 把
叁角褲拉到大腿,就從上面抽出衛生棉。
  「女人真麻煩,每個月要忍耐壹次悒悶的感覺。」
  杏 手拿抽出來的衛生棉,靠近躺在地上的良的臉。
  「妳難得遇到這種情形,就聞聞看女人的味道吧。」
  杏 說完,強迫把吸收很多經血的衛生棉壓在良的鼻子上。
  「唔……」
  聞到刺鼻如馊乳酪的味道,還混雜著甜酸的女人尿味。不僅如此,有從杏
的花蕊溢出來的花蜜沾在其上。
  「怎麽樣?這種味道不錯吧。」
  「唔……」
  杏 把沾血的衛生棉塞入良的嘴 。
  「我的陰戶就碰到這 的。怎麽樣?我的陰戶的味道。」
  「唔……」
  沒想到會把這種東西塞進嘴 ,良露出痛苦的表情,用力搖頭。嘴 塞著衛
生棉,所以想說話也不方便。
  「好好的品嘗我的經血吧。妳很高興吧。」
  杏 把衛生綿塞入良的嘴 ,露出妖媚的笑容。
  「唔……啊……」
  強烈的腥味使良感到惡心,拼命的吐出衛生棉。
  「嘻嘻,阿良好像喜歡本尊。好吧,讓妳看我的陰戶。」
  杏 說完,騎在良的臉上。
  「妳要仔細看我的陰戶。」
  看到恥丘上的黑色草叢及其下面的肉縫。兩片花瓣覆在肉縫上,溢出的花蜜
沾在花瓣上,好象要從那 滴下露珠。和兩天前在內診台看到的姊姊的陰唇不同
。花瓣肥厚,整體形成淫糜的形狀。
  這……這就是大夫的陰戶……只是這樣想,良的全身便猛烈顫抖。這是他響
往的女神最神秘的門戶。良感到目眩,覺得身心都被吸進去。
               2-3
  「怎麽樣?我的陰戶漂亮嗎?」
     
  「……」
  良好像忘了呼吸似的凝視發出淫糜光澤的花園,默默點頭。
  「妳好象很滿意的樣子。今晚有經血有壹點髒……不過還是讓妳看更深的地
方吧。」
  騎在良臉上的杏 ,慢慢蹲下去,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輕輕拉開花瓣。肉縫
左右分開,看到沾上經血的粉紅色肉壁。同時看到深處的肉洞口。良也沒有擦拭
掉在臉上的蜜汁,只是瞪大眼睛看變色的花園。
  對少年而言,仿如神聖的甘露。是唯有跪在女神的面前才能獲得。女人的身
體……真是不可思議……
  良露出陶醉表情,繼續看肉洞,聽到杏 說︰
  「女人不能像男人那樣射精,興奮後便會溢出這樣的露水。妳想舔嗎?我的
露水摻雜壹點經血,還是讓妳舔吧。」
  杏 的陰唇壓在良的嘴巴上。良因爲呼吸困難,發出低沈的哼聲,張開嘴。
聞到經血和花蜜混合的味道。
  「唔……」
  這是有生以來第壹次嘗到女人味道。熱熱的花蜜,侵入良的嘴 。良不知該
怎麽辦任由花肉壓在嘴上。
  「妳用嘴唇和舌頭把我那 舔幹淨吧。」
  杏 說完,迫不及待的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良伸出舌頭舔花唇。是濕濕滑滑柔軟的肉。
  「對,就是這樣。還要用力舔。」
  杏 的聲音也帶著幾許興奮。良知道必須響應杏 的要求,所以在舌尖上用
力,不停的舔陰唇。杏 的陰唇就像有生命的動物,纏繞在良的舌頭上,而且好
像還有想把良的舌頭吸進去的力量。
  良好像根本不在意經血,壹心壹意的扭動舌頭。頂開肉門,在肉洞 轉動。
  「啊……啊……」
  杏 發出興奮的聲音,扭動豐滿的屁股。少年的舌技生硬,可是那種樣子反
而使杏 的異常欲望升高。花蕊感到刺激,有如冒出火花,電流從杏 的身體掠
過。
  「對了……啊……好舒服……」
  杏 把陰唇壓在良的嘴上,在強烈的快感中放松全身的力量,體重壓在良的
臉上,雙手扶在良的胸上。很久沒有嘗到這種口技的滋味了,況且這是新鮮少年
的舌頭,感受自然更強烈。
  「還要……舔陰核……」
  杏 的上身向後仰,用力搖頭時,黑發飛舞,落在雪白的額頭上。
  「唔……唔……」
  良忍受強大的壓力,同時用舌尖舔花蜜,吸吮。舌尖踫到硬的突出物,就在
突出物上摩擦。
  「噢……唔……」杏 的哼聲更大了。
  「就是那 !吸吮吧……用力吸吮……」
  這……這就是陰核。那是像壹粒小珍珠的肉芽。良用舌頭摩擦時,抖壹下。
已經充血的美麗珍珠,包皮已經分開,從 面露出頭。良拼命的吸吮小肉芽。杏
的雪白大腿顫抖,扭動屁股的同時,上身向後仰,發出更大的哼聲。
  這個聲音已經不是先前的冷靜女醫師的聲音很像爲淫欲瘋狂的母豹之咆哮聲
。良的嘴和舌完全集中在珍珠上,用力吸吮的同時用舌尖壓迫和摩擦。杏 的身
體很敏感,正是壹個成熟女人的叁十歲的肉體。普通的愛撫是無法使杏 的身體
完全燃燒。但在少年的口技中,不能沒有反應。杏 的情欲向絕頂升高。
  「啊……噢……」
  發出瘋狂的嬌聲。同時下意識的抓緊緊身衣 的良的肉棒。被杏 強迫做口
交服務時,良的陰莖又開始充滿精力。這是很自然的現象。有生以來從未接觸過
女性,現在是用口舌愛撫美麗成熟女人的性器。已經射精二次,但良的陰莖又勃
起。從緊身衣上也可以看出勃起物的形狀。
  「啊……我要了……阿良,妳和我壹起射了吧。啊……唔……」
  杏 用力扭動屁股,同時從緊身衣抓緊良的陰莖猛烈揉搓。
  「唔……唔……」
  重新獲得力量的陰莖,高高把緊身衣頂起,而且還有杏 的揉搓。良貪婪的
吸吮甜酸味的蜜汁和經血,用舌尖拼命的摩擦陰核,同時感受到異常的亢奮。
  (啊……要和杏 大夫壹起……壹起射了……)
  杏 抓緊良的陰莖,更用力揉搓。左手也隔著緊身衣抓住良的小乳頭扭轉。
  「啊……」
  房間 充滿尖叫聲。
  「唔……」
  從陰唇壓迫的嘴角發出低沈的哼聲。陰莖在緊身衣 震動,「休休」的噴出
精液。杏 和良幾乎在同時産生麻痹般的高潮感。杏 抓緊良的陰睫,倒在良的
身上,陶醉在強烈的快感之中,有好長壹段時間,身休壹動也不動。雪白的大腿
間歇性的微微痙孿,從肉洞大量溢出的花蜜和經血,使良的嘴角濕濕粘粘的染成
紅色。這是第叁次射精。雖然年輕,但良的陰莖開始在杏 的手掌中萎縮。
              2-4
  杏 慢慢擡起上身,屁股也離開良的嘴。
  「太好了。我有強烈快感。妳的嘴唇和舌頭相當不錯。」
  杏 躺在良的身邊,用充滿性感的口吻說。
  「大……大夫……」
  「怎麽樣?穿上我的緊身衣有什麽感想呢?」
  「很難爲情……」
  「嘻嘻,只是難爲情而已嗎?」
  「……」
  經杏 這樣說,良覺得確實不只是難爲情。穿上杏 的緊身衣後産生過去不
曾有過的異常的性欲。有如和杏 大夫合在壹起的感覺,還有和被迫穿上女裝的
屈辱感相混,形成未曾有過的奇妙氣氛。杏 早已看出良的這種微妙心態。
  「妳是不是變態呢?」
  「不……沒那回事。」
  「可是很奇怪呀。穿上我的緊身衣,陰莖就會興奮的勃起,妳自己不覺得奇
怪嗎?」
  杏 在良的胸上撫摸。隔著緊身衣捏壹下小小的乳頭。
  「啊啊……」
  「嘻嘻,妳是男孩子,乳房還有快感,真是奇怪的人……」
  杏 的右手伸向濕濕粘粘,滲山精液的良的緊身衣的胯下。
  「這個緊身衣不能再穿了……看樣子,妳是相當滿意羅。」
  杏 在良的胯下輕輕撫摸。良的陰莖已經萎縮。
  「再怎麽看,這個東西也是礙事的。」
  杏 從緊身衣上捏緊良萎縮的陰莖。
  「啊……大夫……」
  「妳自己不認爲礙事嗎?」
  「不,不會的……」良急忙否認。
  「壹定很礙事。沒有這個東西便能享受到女孩的美妙感覺。這種男人的陰莖
,對妳是不合適的。」
  杏 說完,把豐滿的肉體靠緊良的身體,用腳勾住良的腿,乳房壓在良的胸
上。
  「阿良,妳是不是希望真的變成女孩。讓人舔陰戶呢?」
  杏 的火熱呼吸噴在良的耳孔 ,悄悄說。
  「不……沒有那回事……」
  「女孩是更能獲得長時間的快感。阿良如果是女孩,我們在壹起會更加快樂
……彼此舔對方的陰戶,陶醉在性高潮 ……太可惜了。」
  杏 撫摸良的胸脯,露出媚笑。杏 的話使良不安。身體不由得緊張起來。
  「嘻嘻,阿良的樣子真可愛。好象女孩育……我動手術,讓妳變成真正的女
孩吧……」
  「不!不要……」
  「啪!」
  「啊……」杏 用手拍打在緊身衣 完全萎縮的陰莖。
  「阿良,妳要繼續做那樣,就必須受到更痛苦的處罰。陰莖被折磨到再也射
不出精液爲止。那樣也可以嗎?」
  「爲……爲什麽要對我這樣?」良對杏 的話感到不安。
  「妳不是說過,要服從我說的話嗎?還說絕對不會抗拒的。」
  杏 的身體逐漸壓在良的身上,有陰毛的恥骨壓在良的萎縮陰莖上。
  「兩個女人相愛是很美妙,爲了讓妳也嘗到那種滋味,要更加折磨陰莖。這
樣妳會更高興吧。嘻嘻,這時候,妳的姊姊受到京子的熱情愛撫,壹定會喜極而
泣。」
  「什麽?姊姊也……」
  原來美麗的姊弟,分別在不同的房間,同時受到淩辱。
  「嘻嘻,妳是我可愛的小貓咪……」
  「唔……」
  杏 突然吻良的嘴唇。對良而言,這是初吻。有生以來第壹次嘗到成熟女人
的嘴唇,那種感觸實在太美好了。良只有緊閉嘴唇,接受杏 的吻。
  「唔……」
  杏 還不滿足,強行把舌頭伸入良的嘴 。良只有順從的接受杏 的舌頭侵入嘴內。興此同時,杏 的甜香唾液流入良的嘴 。
  「唔……」
  這是熱情的深吻。良露出陶醉的表情。對杏 的舌頭,自然的産生反應,彼此互纏。

正在播放超漂亮极品女神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