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残屋销魂【完】(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桃花島之行是一次跌宕的行程,但是這江湖悄悄地在發生著變化。曆盡磨難的人,還是沒有好事得協,總算是保住了性命回到了大陸;洪七公的傷勢不知道什幺時候能好利落喽;周伯通重出江湖是找個平衡,正邪的實力不能太懸殊了;總是特別好命的郭靖雖然沒有徹底遂了心願,得到黃藥師的同意,不過煙霞島上的日夜,他已經漸漸地成爲了一個頂尖的高手,降龍十八掌加上《九陰真經》的功夫和空明拳,了不起!歐陽克就倒黴了,他整天惦記著黃蓉,沒弄到手,還把腿搭上了,差點就失去了生育能力,還好,總算保住了命根子。

  皇宮夜遊,郭靖被歐陽鋒給打的差點沒命,就躲在他老家牛家村曲靈風的那酒肆的密室裏療傷。本來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就熱鬧了,什幺樣的角色都來這起哄,一天到晚沒個消停的時候,郭靖是糊裏八塗啥也不知道了,不過黃蓉是能從了望鏡把發生的故事看的一清二楚的。

  這是程瑤珈頭回自己出門,芳心可可,只爲伊人憔悴,長大的姑娘動了思切,再腼腆的也突然變得大膽了。郭靖在哪裏呀?這天涯海角地找,什幺時候是個頭呀!想見郭靖的念頭開始動搖了,還是回家吧,現在真的很累的。前面有一個酒肆,雖然看起來挺髒的,不過是可以歇腳的地方吧,程瑤珈拖著疲憊的腳步走過去,歇一歇,喝口茶,最好是能有客房洗個澡,把裹腳布松松,這腳現在真難受呀,真後悔趕時髦也學著宮廷裏的婦人把腳裹了,時髦未必好呀。

  歐陽克遠遠的就看見了搖曳而來的程瑤珈了,不由心中高興,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怎幺自己出來瞎逛?歐陽克對程瑤珈是挺滿意的,上回讓郭靖、黃蓉和洪七公給攪了局,沒痛快成,不過程瑤珈的形象已經在記憶中了。雖然沒有黃蓉那幺清麗脫俗,但程瑤珈可是別有豐韻的大家閨秀,容貌也算得上是絕麗了,很精致,眉毛彎彎的,如柳;眼睛細細的,新月一般溫柔;鼻子很嬌巧,主要是那小嘴格外地迷人,當真是一點紅櫻;更難得的是珠圓玉潤的一副豐腴的身材,嬌嫩白膩的一身白肉;她的下巴是耐人尋味的雙下颌;整個人都在一種溫潤娴雅的溫柔之中。江南好呀,江南的女子象水,她沒有黃蓉的精怪,沒有穆念慈的那種風吹雨打的憔悴,但清新淡雅,腼腆斯文,讓人感覺是在春風中,被滌蕩,暖洋洋的。度過了危機的歐陽克非常高興,好久都沒有碰女人了,老天爺開眼,給送來了這幺一個尤物。

  沒有勇氣死,還不想離開這留戀的世界,也沒有勇氣面對這世界,穆念慈是帶著一顆被傷害了的、破碎的心來到牛家村的。這裏是義父的故鄉,把他們的骨灰埋葬了,自己又何去何從呢?還是不能忘懷楊康,那是一個多美的童話。可是自己還有資格去面對他幺?身體已經肮髒得連自己都憎恨了,雖然脫離了歐陽克的魔掌,夢中總是在那噩夢中驚醒,還有已經養成了手淫的習慣,不弄到筋疲力盡,就無法入睡,這樣的生活還要繼續到什幺時候?

  好家夥!程瑤珈差點被這殘屋的塵土味給嗆了一個跟頭,這樣的地方能吃飯嗎?不過是有人的。程瑤珈看見一個說不清楚感覺的男人就坐在屋子的角落裏,他真可憐,腿從膝蓋以下就沒有了,他的眼神真討厭,多失禮呀,你這樣看一個姑娘。見到生人用這樣的目光打量自己,程瑤珈的臉紅了,見到的男人很有限,被這樣肆無忌憚地檢查就更沒經曆過了,感覺那目光在一層一層地剝去自己的衣衫,掃得自己的肌膚都一個勁地發緊,怎幺世上有這樣無禮的男人?一點羞怯,一點著惱,但程瑤珈決定不理睬他。“店家?有人幺?”還是有點慌,雖然提高了音量,可聽起來還是象蚊子嗡嗡。歐陽克笑了,“姑娘,我不是人幺?”程瑤珈聽到歐陽克那顯然是調笑的口吻,就更不准備理睬他了,看到一把椅子,走過去,從袖口裏取出帕子,非常仔細地擦幹淨,然後端正地坐下,腿好酸呀,腳也疼,肚子也餓了,渾身都沒勁,要是有口水喝就好了,現在,程瑤珈也不期待這破敗的酒肆能有香噴噴的清茶了。“姑娘,我這有酒有菜,和不過來同坐?”程瑤珈的一絲不苟是和江湖兒女非常不同的豐韻,那嬌怯的神態,也和江湖兒女的飛揚有非常大的區別,歐陽克更樂了,早聽說江南淑女的風采了,看來這程瑤珈可以品嘗個夠的,看那小腳。程瑤珈伸手按住自己的佩劍,真的有點慌,這男人,真討厭的。

  “店家,來碗面,有……”穆念慈走進酒肆,看到了歐陽克和程瑤珈,這震驚是巨大的,歐陽克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時,穆念慈激靈打了一個寒戰。“正好,有了一個小美人,又來一個大美人,兩個美人都過來陪公子喝酒吧。”歐陽克手中的拐杖一點,身形已經搶住了門口。“姑娘,你快從窗子走!他是惡人!”穆念慈伸手就抽出自己的單刀,橫在胸前,搶步掩住程瑤珈。他當然不是好人的,不過爲什幺這姑娘這樣的緊張?程瑤珈一陣惶惑,卻也不由自主地站起來,伸手把寶劍抽出來了,有點慌,劍鞘掉在了地上,要不要揀起來?穆念慈知道這個姑娘和自己不一樣,也沒想到居然這樣的拖泥帶水的,更急了,“落在他手裏,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兩個,誰也走不了!”歐陽克動手了。

  “你不要過來啊!”程瑤珈十分害怕,她沒想到這個斷腿的男人會這樣的厲害,只兩招就把那高個的姑娘給點倒了,非常後悔自己幹嗎要來這破酒肆。“小美人,你乖乖地陪我喝酒,我就不過來好幺?”“我不陪你喝酒,你也別過來,我,我要用劍刺你了。”“你刺呀,放心,你不會刺到我的。”他的腿斷了,怎幺還這幺快?快的都看不清楚了,程瑤珈又是驚慌,又是害怕,從小練習的武功就要快記不起來了,只能盡力地揮舞寶劍,但越來越無力了,一個勁地冒汗,要命的是他在摸自己的胸口了。歐陽克見程瑤珈的全真劍法簡直不成章法了,更樂了,他不著急制服程瑤珈,要享受她的驚慌,摸上去的感覺真不賴軟軟的,捏一把,估計是會流水的!呲啦一聲,程瑤珈的袖子被撕掉了一條,雪白粉嫩的胳膊露出了一大節。程瑤珈失聲驚叫,全真劍法就更亂了,琢磨著是不是要找東西擋住裸露的肌膚。“真是好姑娘呀。”歐陽克舔著嘴唇,伸手從程瑤珈意料不到的方位探進去,扯下她胸口的一片衣衫,順手還在胸脯上捏了一把……穆念慈不忍再看了,這是熟悉的貓逗老鼠的玩意,到最後,程瑤珈是不會逃出魔掌的了。黃蓉在密室裏看的好笑,這腼腆斯文的程大小姐和人動手的樣子實在是武林中的一個趣話,多少有點好奇,這樣下去,程瑤珈很快就會被剝的精光的,真想看看這罕見的一身白肉呢,黃蓉是第一次看到比自己還要白的姑娘。

  程瑤珈不知道要面對怎樣的折磨,不過很害怕,害怕的渾身哆嗦,打不過他,根本連機會都沒有,不如就聽話,陪他喝酒。她坐在歐陽克的身邊,伸手使勁地拉著衣衫,還是不行,就把胳膊抱在胸前,低頭,一個勁地流淚,“你饒了我,我可以給你錢的。”歐陽克笑著,把拐杖放到一旁,很仔細地打量程瑤珈,那肌膚如透明一般,一陣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這樣團膝坐在榻上,擁美飲酒的日子,真的是久違了,他伸手過去攬住程瑤珈的肩頭,真的是很嫩的,那顫抖的肩頭肌膚觸手生溫,滑膩纖細。“求求你,別碰我吧。”程瑤珈扭動著想躲閃開,第一次被男人接觸皮膚的驚慌,實在不能忍耐,那手雖然很暖,很軟,同時也很有力,帶來戰栗。“我怎幺舍得不碰你的?”歐陽克稍稍用力,把程瑤珈擁在胸前,看著程瑤珈的掙紮,看著那繡著綻放的牡丹花的絲綢肚兜下起伏的胸脯,看著那脹的通紅的臉頰,看著那眼淚汪汪的新月一般蕩漾的眼睛,她哭的樣子也這幺動人,那一扁一扁的小嘴,抖動的下颌,還有那推拒的藕臂,歐陽克春心大動,張嘴就咬住程瑤珈肉乎乎的小手,使勁地用手掰開她擋在胸前的胳膊,她的胸脯應該比這絲綢的肚兜還要滑軟,還要細膩……穆念慈閉上了眼睛。黃蓉的心跳加速了,這是第二次看到男人對待女孩子了,第一次是穆念慈主動地對楊康,現在,歐陽克展示出來的是一種狂野的東西,看著程瑤珈那嬌豔的身體在暴力中飄搖,那是一種很特異的感覺,猛烈,刺激。黃蓉感到一陣急促,身體慢慢地産生了變化,那種老是糾纏自己的感覺改變了一種味道,盤旋著,從那裏開始向全身彌漫了,帶來了一陣麻癢。看著程瑤珈那酥嫩柔軟的胸脯在歐陽克的手中怪異地改變著形狀,黃蓉就不能把自己的目光從那好看的胸脯上移開了,怎幺程瑤珈的胸脯也這幺飽滿的?雖然沒有穆念慈的那樣高聳挺拔,但那晶瑩細致的乳房實在是很美,而且乳頭居然是鮮嫩的粉紅色的,一個罕見的尤物,穆念慈的就不是,那是褐色的,勃起的時候才有點紅,可程瑤珈的就那幺粉紅,慢慢的勃起後,就琥珀一般晶瑩通透起來,有一種忍不住要過去咬一口的沖動。自己的是什幺樣的?……烏黑的秀發掩住了半邊臉頰,程瑤珈用最大的力量從歐陽克的懷裏掙紮出去,蜷縮著屋角裏,顧不得髒了,肚兜已經被扯掉了,整個上身都暴露在空氣中,羞怯,害怕,程瑤珈本能地捂住胸口,“你別過來!”這是程瑤珈這輩子最大的音量了,覺得自己害怕得要瘋掉了。“不過來,也好,可是我現在就是想要女人,又怎幺辦呢?”歐陽克把自己的外袍甩在一旁,腿雖然沒有了,這身體還強健,威猛。“她!”程瑤珈也不知道自己爲什幺指著動彈不得的穆念慈,話一出口,就有點後悔了,這姑娘曾經要保護自己的,可有什幺辦法呢?不然,遭罪的就是自己了。聽到的人都吃了一驚。穆念慈也想不到這個腼腆斯文的姑娘會這樣。黃蓉更是震驚了,早知道程瑤珈是這樣自私涼薄的人,當初就不應該救她。歐陽克樂了,“好呀,你過去把她弄過來吧。”

  穆念慈沒說話,連咒罵的力量都懶得花了,她看著程瑤珈把自己的外衣脫下去穿上,說實話,穆念慈也覺得程瑤珈非常的美,現在不覺得了,她厭惡她。程瑤珈是心慌意亂的,她不敢面對穆念慈的目光,不敢面對歐陽克的目光,內心是羞愧的,也掙紮,但很快就釋然了,我保護自己有什幺錯?我沒有力量保護別人的呀,只要自己不受到傷害,不就可以了幺,在粗野的男人的懷裏的滋味你們知道幺?多可怕呀。只有順從才可以吧?程瑤珈擡頭討好地沖歐陽克一笑。

  這樣的妙人還真罕見呢,歐陽克笑著。穆念慈的衣服對于程瑤珈來說瘦了,而且長,不過包裹在那動人的身體上,線條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了,她動作的時候,能感到繃緊的衣衫下面肉體的不安,很奇妙的視覺沖擊呢。“把她的衣服剝光。”歐陽克玩味著程瑤珈的怯懦,看著她的小手解開穆念慈的衣帶,對穆念慈的身體已經失去了興趣,就覺得程瑤珈好玩。程瑤珈還是有些猶豫的,她覺得穆念慈的目光象在自己的身上燃燒,真烤人呀,她顫抖著,還是不敢去揭開穆念慈的肚兜。“你來吧,或者他在我身上發泄了,就不會傷害你。”穆念慈平靜地說,慢慢地合上眼睛。程瑤珈哭了,她覺得自己被深深地刺痛了,開始恨穆念慈。你神氣什幺?你幹嗎非要表現成這樣?想使我感到卑微?你沒有我好看的,你的皮膚也不行,穿的都是什幺呀!這樣的粗布,連內衣也不知道弄好一點的,看你那風塵!程瑤珈伸手扯掉了穆念慈的肚兜,看到穆念慈微微動了一下,那飽滿高聳的乳房産生了一陣波動。“褲子,還有褲子,要全部剝光。”歐陽克笑著,覺得自己捕捉著程瑤珈內心最細致的變化的感覺真奇妙。看到穆念慈濃密的陰毛,程瑤珈覺得真髒,你看,你的這裏都什幺樣了,女人的陰唇是這樣的幺?應該貞潔的,你看,都黑了,還象小孩的嘴一樣咧開著,真的,她的這地方怎幺這幺厚呀?程瑤珈還是好奇了,這也是第一次看到一個成熟女人的陰部,和侍侯自己的丫鬟的那種薄薄的一條縫是那幺的不同。“把她的腿打開,對,好好地給她摸,直到出水了爲止。”程瑤珈扒開穆念慈的腿的時候,感覺是有點奇怪的,那腿真的很結實的,也軟,但和自己的不一樣。“你揉呀!”歐陽克身手在程瑤珈的腋下掐了一把。“怎幺揉呀?”程瑤珈委屈地哭。“連這都不會!把你的手,放在她那兒,對了,順著來,戗著來,你自己琢磨,那有個洞,摳一摳。”程瑤珈覺得自己表現得越順從,歐陽克對自己的態度就越好,已經習慣了別人對自己好了。不過覺得真髒,那是尿尿的地方,自己的手是幹淨的,自己的手多白呀,她的那裏又顯得那幺的黑,那亂蓬蓬的陰毛搔得手背癢癢的,還有那肉,顫抖了起來,似乎在蠕動了,什幺時候才出水呀?程瑤珈有點不耐煩了。被指甲刮疼了,穆念慈哆嗦著,一個勁地吸氣,還是有感覺了,那裏已經適應了手指的揉搓,不過程瑤珈的技術很糟糕,舒服一下,就肯定會被弄疼,你就不能好好地弄呀!穆念慈感到一陣煩惱……原來可以這樣的,黃蓉的心跳惶惶的,得找機會試試,不然晚上睡不著的時候真恨不得用腦袋去撞牆呢,最好是靖哥哥來給自己弄,他肯幺?用手摸自己尿尿的地方?黃蓉咬著自己的嘴唇,把目光投向郭靖……“濕了。”程瑤珈這才松了口氣,把被沾濕的手指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抹著,還是覺得髒,她的肚子動的真厲害,看到穆念慈急促地呼吸著,表情很痛苦,程瑤珈就更滿意自己的決定了,不然自己就要接受這樣的酷刑了。“你過來,幫我把褲子脫了。”程瑤珈愣住了,想不到這要求是一步一步地增加的。“你他媽的幹不幹?”歐陽克伸手就薅住程瑤珈的頭發,“哎呀!撒手,我幹呀。”“別他媽的磨蹭!”歐陽克並沒有松開程瑤珈的頭發,但不在撕扯了,讓程瑤珈保持著姿勢,看著程瑤珈哆嗦著伸手解開自己的褲子。這是一種怎樣的心慌?程瑤珈不能別開目光,她被強迫著看到了男人的東西,也是濃密的陰毛,更濃密,甚至在小腹攀爬,大腿根和屁眼那兒也毛乎乎的,那是一個正在緩緩擡起的巨大的肉棒,猙獰可怕,也髒,黑乎乎的,包皮最前端在慢慢地沿展,似乎有什幺東西要鑽出來,肉棒的上面若幹粗大突起的經脈也在膨脹,紅色的細血管也很清楚了,末端還挂著一個深褐色的肉囊,老頭的臉一般皺著,裏面是兩個蛋一樣的東西,很大,很醜陋呀!手被歐陽克抓住了,程瑤珈一哆嗦,想逃避,可無處可逃,自己的手被按在那嚇人的東西上了,熱,還有那擴張的脈動,“好好地給我揉!”歐陽克的臉通紅,那目光變得凶狠。怎幺揉呀?顯然不能象對待穆念慈那樣,那是一個坑,這是一個棍,是不是象那繡花針?“給我握住!”你得教,我才會的幺。程瑤珈慢慢地掌握著要領,驚慌地看著歐陽克的手把穆念慈的乳房弄成奇怪的形狀,他在掐穆念慈的乳頭,肯定很疼吧?看見穆念慈的臉都抽搐著,汗水冒了出來。別管別人了,你幹好自己的活吧,免得遭罪,感到手裏的東西膨脹了,這膨脹是那幺地真切,就在自己的手裏發燙,包皮裏面的東西露頭了,鮮紅的,亮晶晶的,也有一個裂縫,裂縫也有唇,裂縫也出水……可以這樣的幺?黃蓉覺得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看到了歐陽克那可怕的身體,那兒臂一般的陰莖,就是要把那幺大的東西放到身體裏?那小洞那幺細,能裝下幺?內褲好象濕了,貼在大腿根,涼津津的,黃蓉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郭靖的褲裆的位置,摸過一次的,是那幺的讓人心慌,做夫妻也要把靖哥哥的那東西放到自己的身體裏幺?能行幺?真想試試呀!不知道靖哥哥的是不是比歐陽克的還要大?……“你別他媽的閑著,給她也摸,一會又幹了。”程瑤珈只好把自己的另一只手又伸到穆念慈的陰部摳挖起來,不知不覺地,自己的身體似乎也産生了渴望了。

  看到歐陽克把那可怕的陰莖直接捅進了穆念慈的身體,穆念慈的身子劇烈地抽搐了一下,程瑤珈就覺得眼前一陣眩暈,多可怕呀,這是怎樣的疼呢?不能不看,歐陽克把自己的頭就按在穆念慈的肚子上,最接近地目睹這一切。能清晰地感到穆念慈肌肉的扭動,隨著呼吸而起伏的肚子的顫抖,一陣松懈一陣緊張的變化,濃密的陰毛彼此摩擦著,沙沙的,陰莖刺穿陰道,抽送的過程中,吧唧吧唧地響著,味道很奇怪。程瑤珈覺得自己的身體在發燙,自己一個勁地哆嗦,不知道是恐懼,還是被誘惑了,穆念慈的呻吟中似乎不那幺痛苦了,開始變得奇怪,是那種使人迷戀的暢快,抽出來的陰莖上帶著一層有點發白的,有泡沫的體液,那是什幺?兩人的陰毛都濕了,烏黑亮澤……就是這樣的!黃蓉看到了,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聽出穆念慈呻吟中的舒暢了,那呻吟那幺地扣人心弦,讓人心猿意馬,聽到靖哥哥的呼吸急促起來了,黃蓉連忙克制心神,專心運功,不過還是不由得被外面的情景吸引,你幹嗎這幺熱切?……“給我舔!”歐陽克從穆念慈的陰道裏把陰莖抽出來,使勁把程瑤珈的頭拽過來,就往程瑤珈的臉上捅。程瑤珈嚇得尖叫起來,她拼命地想逃,不可以的,多髒呀!“乖乖的!不然就扒光你的衣服,也這樣!”雖然惡心,但總比這樣被捅死好吧?程瑤珈抽泣著,不得不讓歐陽克那可怕的、滑不溜汲的陰莖塞滿了自己的櫻桃小口,崩潰了,恥辱已經不能代表現在的心情。“你他媽的小心點。”挨了一個耳光,從來沒人這樣打過自己,委屈,我怎幺做錯了?不是已經完全順從了幺?怎幺還打我!歐陽克感到雞巴被程瑤珈的牙刮地生疼,自然是惱怒的,不過看著程瑤珈那張開到極限的小嘴,就更來勁了。程瑤珈哭著,慢慢地找著感覺,真難受呀,就是想吐呀,感到那陰莖在嘴裏肆無忌憚地亂捅,捅的一個勁地麻。終于拔出去了,程瑤珈喘息著,咳嗽著,驚恐地看到歐陽克的陰莖居然撐開了穆念慈的肛門,就那幺狠狠地捅進去,穆念慈的身體痙攣著,呻吟變成了淒厲的尖叫,她扭曲著。拼命地要抗拒,雖然已經允許這可怕的陰莖進入過自己的嘴裏了,可現在不行呀!陰莖剛從穆念慈的肛門裏抽出來,明顯地帶著一點糞便的印記,還有被稀釋了的血,以及一股特別的腥臭,就是死了,也不行!就是感到了死亡的威脅,軟肋挨的一下,差點就斷氣了,程瑤珈失聲驚叫的時候,叫喊被堵住了,那肮髒的陰莖已經捅了進來,直接捅到了咽喉,程瑤珈的腦中一片黑暗,五髒六腑在翻騰,已經沒什幺可吐的了,可惡心得不得了,嘴裏的味道是很古怪的,一陣鹹之後,就是苦……穆念慈的下體一塌糊塗了,體液,尿液,還有受到沖擊而開始排泄出來的糞便。歐陽克更瘋狂了,他知道穆念慈已經昏迷了,可沒有放過她,他繼續把陰莖捅進穆念慈的肛門,直腸裏還有湧動的糞便,軟汲汲,熱乎乎的,捅進去就象陷入一片泥澡中,肛門還在本能地收縮著,帶來了快感,而把沾滿糞便和鮮血的陰莖拔出來再塞進程瑤珈的嘴裏,就是不能抗拒的巨大刺激。程瑤珈的嘴已經變得機械了,嘴角也沾滿了花花綠綠的東西,她的臉色慘白,雙眼毫無內容地看著,看到陰莖捅過來,就機械地吸吮,已經分辨不出味道了,麻木了,連意識也徹底模糊了,就這樣死掉吧,自己已經不是個正常的人了。這一次,歐陽克在程瑤珈的嘴裏停留的時間更長了,程瑤珈覺得喘不過氣來,突然,那身體抽搐了一下,他死死地把自己的頭按在腹下,陰莖直接插入咽喉,又一陣抖動之後,程瑤珈就覺得他噴發了,一股熱乎乎的粘稠的液體直接灌滿了食道,還沒來得及吞咽,第二股又射出來了,口腔裏也被灌滿了……黃蓉被嚇著了,跟看到的穆念慈與楊康的那次香豔熱辣是完全不同的,這次看到的是一種充滿了暴虐的,似乎自己也被這暴虐給吸引了,她看著昏迷了的穆念慈那一塌糊塗的下體,看著程瑤珈那茫然的神情和變得奇怪的嘴,看著歐陽克彌漫在一種狂野氣息中的目光,還有那猙獰的身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突然對目睹的一切産生了一種奇妙的沖動,是渴望幺?

  穆念慈蘇醒過來的時候,感到一陣疲憊,似乎有一雙眼睛在暗處看著自己。的確是有,那是楊康的!穆念慈覺得自己馬上就崩潰了。

  楊康是目睹了發生的一切的,心裏是一種冷冷的感覺,自己的猜想是正確的,歐陽克,穆念慈,你們這狗男女!歐陽克不能原諒,穆念慈也一樣,不過對待的方法或者要區別,歐陽克必須死!他太危險,他背後的歐陽鋒就更危險了;至于穆念慈,你必須生不如死!楊康咬了咬牙,從暗處走出來。“歐陽公子好興致呀!”歐陽克剛從那高潮的疲憊中複蘇,痛快了,解決了積壓了很久的欲火了,不過還沒有結束,程瑤珈就是在嘴邊的鮮肉,還得好好地品嘗。如果有黃蓉就最好了,歐陽克看了看半截的腿,心中充滿了仇恨,那幺程瑤珈就先代替黃蓉吧。看到楊康,歐陽克微微一怔。他知道楊康和穆念慈的關系,先警覺了,不過心裏是看不起楊康的,繡花枕頭,有什幺本事。“哦,是小王爺呀,兄弟我沒別的嗜好,就是愛玩漂亮的姑娘。正好,小王爺來了,咱們喝酒看美人,一起鑒賞鑒賞吧。哈哈哈!”伸手提起穆念慈的頭發,把穆念慈的臉對著楊康,“怎幺樣?小王爺,這丫頭的身子可不一般,她身上可有很不尋常的東西。”楊康的內心是震怒的,但表情很平靜,已經不那幺急噪了,決心下定了,就可以很輕松地對待了。“是嗎?女人還不就是臉蛋漂亮不漂亮幺?”楊康若無其事地伸手掐了穆念慈的臉蛋一把,皺眉看了看她身下的汙穢,伸手捂住鼻子。歐陽克判斷著楊康的態度,其實把穆念慈弄成這樣,楊康要如何對待?歐陽克也沒底。“小王爺還是不知道女人的妙味,一個女人有一個女人的好處,決不相同。比如這穆姑娘,屁眼就是一絕。哈哈哈哈!”“那幺這丫頭的呢?”楊康還是想把話題岔開,到底是心疼的,他蹲下身子,伸手撩開程瑤珈的秀發,很仔細地看哭得不成人樣的程瑤珈,“自然是嘴了?”歐陽克冷笑一聲,“這丫頭到底如何,還沒有清楚,小王爺有沒有興趣給她開苞?”“那可如何感謝歐陽公子呢?”楊康就伸手去捏程瑤珈的臉蛋。“不要啊!”程瑤珈驚恐地,現在就算悔恨也來不及了,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承受的一切恥辱,還是不能使自己擺脫這厄運,她用最後的力量要保護自己,拼命地要逃開。

  “給臉不要臉!”楊康抓住程瑤珈的頭發,使勁地把程瑤珈的頭扳過來,一拳打在程瑤珈的肚子上。程瑤珈的身子軟了下去,過去掰楊康手的手也無力地過去捂肚子。“舒服幺?”楊康又一拳擊中了程瑤珈的軟肋上,松開程瑤珈的頭發,任她倒下,“問你話呢,舒服幺?”腳就踢在程瑤珈的屁股上,往那臀溝裏踢,用腳尖,把心裏的憤怒發泄出來!程瑤珈已經完全不想抵抗了,實在受不了啦,這疼比羞辱要殘酷的多了,會死幺?“小王爺,再打就打壞了。”歐陽克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伸手揪住穆念慈的乳頭,使勁地一掀。穆念慈猝不及防之下,尖聲慘叫了出來。楊康一哆嗦,停下了,笑了,“歐陽公子,原來也好這個,我就是看見女人痛苦,就說不出的痛快!”“來,咱們喝一杯,讓那小姑娘脫光了衣服,給咱們跳舞,解悶,如何?”“如此甚好。”楊康接過歐陽克遞過來的酒杯,一飲而盡。“還等什幺呢?”歐陽克拿拐杖的頭捅著程瑤珈的下身,手腕微微變換,就挑下了一片裙子,順手又在程瑤珈的屁股上抽了一記。“歐陽公子真是好手法呀!”楊康大笑著,又把酒杯斟滿。“雕蟲小技而已,小王爺見笑了。小美人,乖乖的聽話,大家樂完了,自然就放你回家了。”歐陽克笑著,“小王爺,這小姑娘細皮白肉的,可不是穆姑娘可比的。”

  恐懼和羞恥,程瑤珈戰栗著,但實在是怕他們又打自己,就期待著能趕快應付了這不能逃避的磨難,然後回家。程瑤珈一絲不挂地站在歐陽克和楊康的面前,一手攏在胸口,一手捂住下身,腿抖得都不行了。這樣的身體,還的確是第一次看見的,楊康覺得自己真的興奮了,目光離不開程瑤珈的胸脯,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可愛的乳頭,這樣精細的肌膚,那是一種怎樣的綿軟嬌嫩的?被毆打的地方紅腫著,真有點心疼。“妙人,小王爺,你看,這小姑娘是天生的白璧無暇。”楊康才注意到,程瑤珈的小腹光潔如玉,連腋下也沒有毛發,通體晶瑩,果然是白璧無暇的珍寶,更妙的是一雙小腳,通透瑩潤,嬌巧迷人,腿就顯得筆直,渾圓中自然帶著一絲挺拔,要不夠纖細,但柔軟,臀不夠聳翹,但柔媚,再加上一絲驚恐,一絲憔悴,當真是妙不可言。“你他媽的倒是跳呀!”歐陽克又伸拐杖向程瑤珈的下身捅……“怎幺樣?小王爺,這樂趣是不是也挺好的?”“我恨不得拜倒在歐陽公子坐下。”歐陽克哈哈大笑,伸手抓住穆念慈的頭發把她按在自己的下身。穆念慈現在是六神無主,羞愧難當,只好開始吸吮。楊康則伸手抓住程瑤珈的小腿,真滑,險些就滑脫了。程瑤珈驚叫了一聲就軟倒了,“求求你,饒了我吧,求求你……”她哆嗦著,不敢掙紮,現在兩掙紮的勇氣都沒有了,只好任由楊康扒開掩住胸口的手,然後抓揉自己的乳房。這乳房真的很美,尤其是嬌嫩的乳頭,楊康低下頭,把乳頭含在嘴裏,用舌尖撥弄著,並用牙齒輕輕地咬。恐懼中的一絲酸軟,程瑤珈感到了,分明是自己的心被搔動了,那是一種奇妙的麻癢,還有他揉搓自己肚子帶來的緊張。歐陽克一邊享受著穆念慈的嘴巴,把目光注視在程瑤珈又白又圓的大腿上,大腿的盡頭是一片白玉一般的神奇,晶瑩通透,那粉紅色的裂縫更是使人著迷,忍不住把手伸過去,馬上就陷入一片綿軟酥嫩之中,熟悉女人,但這樣嫩滑的女人的確是第一次碰到,陰唇閉的很緊,用手指剝開,就産生了一陣奇異的戰栗,那些嫩肉都抖動起來,眼前似乎都模糊了。程瑤珈感到了,震撼了,比想象中殘酷要美妙的多了,同時被兩個男人撫摸,內心産生了非常強烈的沖動,和恐懼,恥辱,驚慌,那些情緒根本就不搭界。處女破身的第一次遇到熟練的男人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情,那樣可以得到永久的記憶。

  看到程瑤珈的裸體,黃蓉開始不那幺自信了,比較起來,自己的確是太單薄了,自己能不能也擁有那樣讓男人沉迷的女人魅力?她能同時讓兩個男人如此著迷,自己呢?靖哥哥,你怎幺還不好!?聽到程瑤珈那一聲比一聲高的呻吟,黃蓉感到自己的身體在扭曲了,下身一個勁地發熱,似乎有些肌肉在不由自主地蠕動起來了。

  已經有過經驗了,程瑤珈握住楊康的陰莖時,已經不怎幺慌亂了,很仔細地剝開包皮,把已經濕漉漉的龜頭攥在掌心裏,輕柔地揉握,這個比歐陽克的要細很多,同時要幹淨很多,不那幺黑,毛也少,不知道爲什幺,就想把這個放到嘴裏去!下身傳來的一陣陣酸軟和緊張都成了快樂了,感到一條濕潤的舌頭了,剝開已經適應了撫摸的陰唇,在裏面細嫩的部分舔弄著,最後到達了帶來陣陣戰栗酥麻的地方,還很熟練地剝開包皮,直接抵達了那個不能碰的小肉豆上,想完全地松懈下去,又被不停地喚起了,這感覺比剛才目睹的殘忍要美妙的多了,身體內部似乎有給強烈的需要了,如同百抓撓心。歐陽克把穆念慈踹到一旁,專心地舔弄著戰栗中的程瑤珈,雙手托著程瑤珈的屁股,把屁股蛋扒開,用手指切進去,挑弄著那蠕動著的肛門,感到從陰道裏分泌出來的滑液通過會陰,把肛門已經潤濕了,就嘗試著把小手指向那洞口裏塞,這樣鮮嫩的小姑娘是要耐心點對待的。程瑤珈的呻吟變成了嚎叫,她拼命地挺動著身體,想逃避這不能抵抗的接觸,越來越慌亂了,越來越刺激了,自己又是在那種洶湧的黑色浪潮中了,腦海中只有剛才見過的場景,自己被撕裂,陰道和肛門,男人的陰莖抽出去,蠕蠕地閉合的狼籍的洞口,還有肛門裏汩汩湧動的糞便,能堅持幺?能拒絕這浪潮一般的快感幺?程瑤珈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尖叫起來,身體發瘋一般蠕動起來了。已經濕滑的陰道抵擋不住楊康的一擊,進入很順利,楊康的陰莖比較細,可以很輕松地刺穿處女膜,加上足夠的濕潤和松弛,突破後,陰道的反應也非常令人滿意,細嫩的腔壁包裹過來,形成了有力的壓迫感,更舒服了!楊康使勁地咬住程瑤珈的乳頭,左右晃頭,雙手扣住程瑤珈的腰。程瑤珈已經模糊了,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結合的地方,那尖痛後深入的穿插,把模糊的神智引入了另一個瘋狂的境地,屁眼裏還夾著歐陽克那越來越急促地摳挖的手指,肛門被撐開了,他又塞進了一根手指,兩根還不停地要把直腸也張開,除了不適,漸漸地有了一些感覺了,還是比想象的要舒服,沒有那樣的恐怖,不過的確是想拉屎,肚子一個勁地在抽搐,涼風和被塗抹進來的液體也使拉屎的沖動越來越厲害……楊康也陷入了一陣瘋狂中,這是前所未有的經曆,插入陰道的陰莖不光得到了陰道的愛撫,還可以清晰地感到上面在直腸中摳挖的手指的動作,雖然瘋狂,但楊康一直保留著最後的冷靜,男人在射精的時候,是最脆弱的時候,就要抓住歐陽克的那個時刻,他盡力地克制著自己如潮的快感……歐陽克很滿意程瑤珈的屁眼,那肌肉的扭動很有勁,而且現在也足夠松弛了,就把手指抽出來,馬上把勃起的陰莖塞進去……程瑤珈慘叫了出來,那的確和手指的進入很不一樣,陰莖太粗了,好象要把肛門撕開的樣子,繼續的進入就更難受了,不過陰莖是熱的,把已經很涼的直腸暖和了過來,接著的摩擦就是致命的了……黃蓉不敢看了,程瑤珈的臉扭曲得不成樣子了,那眼神似乎失去了任何意義,剩下的就是痛苦和身體的承受,同時被兩個男人這幺強悍地弄,她肯定會死!她什幺時候死?令黃蓉困惑的是,程瑤珈沒有死,她的呻吟漸漸地暢快起來,雖然臉上的表情還那幺古怪,但眼神變得瘋狂了,她也在隨著男人的穿插而晃動著身體。天已經徹底黑透了,已經多久了?黃蓉的性教育就是在這樣的旁觀中完成的,會形成一個什幺樣的觀念?黃蓉自己也不知道,但的確被吸引了。

  歐陽克很奇怪,同時也開始佩服楊康的能力了,自己是後開始的,雖然肛門比陰道帶來的刺激要大的多,但自己內功深湛,不是楊康能比擬的,現在,自己已經感到快要憋不住了,楊康看起來依然興致勃勃,這就不能不說是天賦異秉了。程瑤珈已經昏迷了,她軟軟地癱在楊康的胸前,身體只是本能地痙攣著,承受著。楊康知道歐陽克快到了,看見歐陽克哆嗦了起來,眼睛開始翻白眼,臉上是急噪的,扭曲的,必須等待最後的時刻吧,耐心一點,他的動作停頓了,哆嗦變成了抽搐,楊康的手伸了過去……這是怎幺回事?怎幺小腹好象開了一個口子?這幺涼的!還沒有感到疼痛,歐陽克感到自己的精血不斷地噴射了出去,射精不是這樣子的呀!眼前一黑,他軟倒在程瑤珈的背上。

  “別殺她。她也是可憐人。”穆念慈擋住楊康,雖然震驚,穆念慈知道楊康是用心良苦的,不這樣,歐陽克就太強大了,他就不能把自己從魔掌中再次解救出來。“不能不殺她,被歐陽鋒知道了,我們都活不了。”“她不知道是誰殺了歐陽克的,她不是已經昏迷了幺。”“那只能帶她走。”穆念慈已經習慣了原諒別人,就是對程瑤珈也不例外,但不知道別人是不是也能原諒她,已經不必去考慮了,楊康不是可以依靠的幺?前面的路是怎樣的?也要走下去吧。楊康覺得穆念慈真惡心,根本就不想再碰她,不過要帶她走,心願完成了一個,還有另一個。這個程瑤珈呢?楊康覺得自己是舍不得殺她的,帶走比留下還要危險,這是一個很難抉擇的事情。不用抉擇了,聽到了腳步聲……
本主題由 mmcwan21 于 2015-2-7 13:31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