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ppypp激情影院ppypp久久仙子蒙尘传同人係列-风云之变

精彩内容:

 夜幕朦胧,衆星黯淡,城中的一片寂靜,在這寒冷的子時,似乎所有人都再
也不願意醒來,衹願在黑暗中沈眠下去。

  與這黑夜對立的地方並不是皇宮禁城,也不是學堂官府,而是達官貴人和富
家子弟最愛去的青樓,飄搖的燭光裏面隱隱約約傳出的呻吟聲此起彼伏,婉轉動
人,饑渴的男人們爲了得到肉體的快樂,爲了讓自己的銀子花的值得,無一不使
勁的在重複著自己的動作,姑娘們也努力地配合著,默默地忍受著,衹盼著下次,
還能選擇自己。

  其中一間最豪華的房間裏,紫檀木所雕刻大床緩緩地搖動著,大紅色的被褥
被蹬落在地上,一衹玲珑玉足從床邊伸出,五衹吹彈可破的腳趾緊緊地蜷縮在一
起,似乎暗示著這完美玉足的主人正沈湎于極樂之境。散亂的青絲鋪張在被褥之
上,蓋住了被褥,也蓋住了自己的內心。

  從大床上不斷傳出壓抑的呻吟聲和肉體碰撞的聲音讓路過的男人們忍不住在
在腦海中想象著房間裏到底有著怎樣美妙的人兒,那一聲聲的嬌喘,矜持而又放
蕩,婉轉而又妩媚,黏著人的內心,讓人不禁想破門而入,一起共享那美妙的玉
體。

  床上的男人們,此刻看著身下婉轉承歡的玉體,那散亂的雲髻,緊皺的眉頭
和不斷低聲嬌喘的紅唇,無一不透露出快樂與沈迷。卻又刻意壓抑,保持著屬于
自己的那一份矜持。

  果然,仙子什麽的,最是江湖淫魔喜歡的對象,畢竟征服如此冷漠高傲的女
人,讓男人最有成就感!

  「風娘,別忍著了,舒服的話就喊出來吧!聽聽底下那些女人,她們的聲音
一個比一個大,這樣才能滿足男人的慾望哦!」歡喜佛緊貼著風娘小巧的耳廓,
一邊舔著一邊說。

  「哼!妳快些結束,時間不早了,也該休息了。」風娘一邊喘息著一邊對著
歡喜佛說道。

  「怕是妳自己沒法繼續堅持下了吧,畢竟這幾個月的調教後,多年的慾望逐
漸累積,稍微一點的火苗就讓妳難以克制了哦,風仙子!」

  「葉楓,快些上來,讓妳的娘親快活一下,好好的丟一回!」

  「啊…楓兒妳!」風娘忍不住一聲呻吟,暴露了自己的嬌嫩菊花失守的現狀。

  「真緊!」衹見葉楓插入風娘的菊花後難以自禁得說道。如此特殊的菊花,
絲毫不遜色于前面的小穴,蜿蜒的腔道,神奇的分泌著汁液,比小穴更高的溫度
和不斷縮緊的力度像蛛絲般捆住葉楓的巨龍,似乎要讓葉楓在這裏就繳械投降。

  「嘶!這後庭,真的是妙!」葉楓咬著牙,和歡喜佛一起前後夾攻著風娘,
風娘那白皙的肉體在圍攻下前後不斷晃動著,玉手一衹緊緊地抓著床單,另一衹
不斷地在歡喜佛背後抓撓,玉足蜷縮的更加厲害,呻吟聲也是從壓抑變爲高亢。

  真的是糟糕,風娘在心中暗道,在不斷地調教中全身的弱點都被他們發現了,
一旦被兩穴同玩,就再也無法保持克制。

  突然,難以忍受的快樂從小腹內席卷而來,風娘的身體被送上了巅峰,不住
痙攣的肉體暴露著抵抗已經失敗。或許肉體已經淪陷,但是內心還沒有,還沒有
被征服!在內心不斷暗示自己的同時,歡喜佛和葉楓各自嘶吼一聲,噴射出自己
的精華,那火熱的陽精澆灌在風娘的花心裏,也擊碎了剛剛堅持的心防。

  那傳統的道德在肉體的放縱中變得一文不值,衹有在這一刻,女人才是女人,
不用思考著複仇,也不用思考著江湖的未來。或許這就是女人應該承受的宿命,
別參與江湖那些可怕的紛爭,也不要逞強去改變那些即將發生的變故,衹需要默
默地在這巅峰,懷上男人的孩子,然後生下他,相夫教子,過完自己的一生才是
最真實的。

  靜靜躺在床上的風娘默默的享受著高潮的余韻,拉起那散落的被子,蓋住自
己滿是紅印的玉體,掙紮著坐起身來,玄功運轉,把體內的陽精包裹住,不讓這
些頑強的小家夥進入自己的子宮,完成自己的使命。

  歡喜佛的陽精似乎因爲所練內功的原因,生存能力極強,每次都要花費大量
的內力去化解他們,尋常女子,衹要是在經期之後,被歡喜佛玩弄一次,就難逃
懷孕的命運,但是風娘那強大的內力雖然可以避免這一切,但是每次還是得用上
幾個時辰去化解這般頑強的小家夥們,才能沈沈的睡去。

  翌日,風娘接到了好友的信件,信件上雖然寥寥數字,但是卻勾起了風娘沈
寂多年的記憶。

  「昨日,在南宮瑾王府門口看到了一道身影,雖然時隔多年,但是樣貌如惜
未曾變化,那人極有可能是失蹤多年的慕容雲落!盼回複!」

  風娘玉手顫抖著放下信件,思緒漸漸地回轉到20年之前…

  20年前,風娘和許多俠女們在江湖行走,難免遭到各種江湖淫賊所觊觎,
而相比于江湖淫賊,有的時候官府和盜匪的勾結才是各種女俠遭到暗算的根本原
因,而被抓住的女俠經常是名譽和內力全部毀于一旦,最後衹能香消玉殒,徒留
歎息。

  而20年前,在風娘神功初成,意氣風發的時候,還是中了姦人的算計,在
接受官府委托後與知縣共飲茶後不久,便察覺不對,而此時爲時已晚,逐漸麻痹
的身體讓自己的那一身輕功難以發揮,後面的追兵越來越近,而自己的身體開始
不斷地顫抖,小腹裏一股股熱流四處沖撞,讓自己無法使用內力逼出藥物,衹能
朝著自己的同伴雲落那裏跑去。

  就在距離客棧不遠的地方,風娘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無力的半跪在地上,
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滴落,可是體內的慾望越來越強,腦子也越來越昏沈,已經沒
有辦法再堅持下去了。

  銀牙緊緊咬著紅唇,指甲緊緊地嵌入掌心之中,理性和身體都告訴自己沒有
辦法抵抗了,或許這一身的清白就要毀掉,同時毀掉的還有自己那縱橫江湖快意
恩仇的夢想和曾經和他一起攜手共赴紅塵的憧憬。

  風娘在銀牙幾慾咬碎,那些狗官不得好死!

  那些淫賊一個個打著官府的名號,圍了上來,路人都被遠遠地趕走,衹能的
聽到官府辦事,閑雜人等滾蛋之類的嘶喊聲和幾聲莫名其妙的淫笑聲。

  一衆淫賊笑眯眯的控制住了無力的風娘,各種淫藥都開始往風娘嘴巴裏面塞,
絕望的風娘衹能任人宰割般吞下這些藥物。

  在衆人即將帶走風娘的那一刻,一道真氣淩空打入人群中,將人群打的七零
八落,看到被捆住的風娘和躺在她身邊的幾個小喽啰,慕容雲落氣的眉頭直皺,
碧綠的眼眸裏衹有一個字:殺!

  淫賊們雖然打著官府的名號,但是平時皆爲草寇盜匪,見到又是一個嬌滴滴
的小姑娘,但是自己人多勢衆,還不是手到擒來!?

  「活捉了這小娘們,讓她礙著官府辦案!」

  「哼,小娘們,一個還不夠,又送上來一個,這下妳們兩個小娘們都得成爲
大人的禁脔!」

  慕容雲落本身看到風娘被暗算已經是氣極,又聽到這些汙言穢語,隨即真氣
湧動,周圍被真氣吹得塵土飛揚,淫賊們各個衹得眯起眼睛,向著雲落沖過去。

  一掌,緊緊一掌,幾名淫賊被打的皮開肉綻,骨斷筋折,一個個慘叫著跌落
開來。又是一掌,幾名頗有內力的淫賊也難以承受,口吐鮮血敗下陣來。

  但是,雖然雲落功力驚人,但是架不住淫賊數量衆多,衹能慢慢解決。

  小半個時辰後,所有的淫賊都倒在了地上,許多已經是失去了氣息成了屍體,
雲落發髻散開,衣襟破損,酥胸半露,旁邊的路人都不禁看的癡了。

  不顧自己泄露的春光,雲落趕忙扶起風娘,檢查她身體情況。

  見到風娘鼻息雖然急促,但是沒有性命之憂,雲落也是暗中鬆了一口氣。

  慢慢的解開風娘身上的捆綁,衹見風娘紅唇翕張,面色潮紅,身下的裙子也
濕了一片,便知風娘是中了淫藥,需要趕緊離開,免得被後面趕來的人圍攻。

  就在雲落即將背起風娘的時候,突然躺倒在風娘身邊的一個人往雲落面前散
了一大堆粉末,(哇,伏地魔真的是可惡,也是真的有效啊)雲落哪裏反應的過
來,正在運氣搬起風娘的半途,需要吸氣的時候,卻中了敵人的姦計,此刻屏息
已晚,又不能在此地運功逼毒,雲落衹能一掌拍向那地上的淫賊,可惜淫賊姦猾,
一擊即跑,雲落自知不能拖延,衹得背起風娘,運起所剩不多的內力,向著遠方
跑去。

  但是身後另一股淫賊已經趕到,雲落本身內力就所剩無幾,又背著風娘中了
淫毒,後面追著的追兵可謂是以逸待勞,衹等著雲落力氣耗盡,或者她抛棄風娘
獨自離開,反正都能得到一個,他們也樂得如此。

  緊迫的時間與小腹內氣海的亂象無一不刺激著雲落的心靈,在森林中也是失
去了往日的敏捷,磕磕絆絆的事情也開始發生。雲落銀牙緊要,身體已經快要放
棄,而堅持,又能堅持得到幾時呢?

  就在此刻,風娘悠悠轉醒。看著背著自己雲落那和自己一樣的情況,直到大
事不妙,衹得勸導:「雲落,莫要管我,妳快些跑吧,我無妨的,等妳找到了他,
和他知會一聲,他自然會來救我的,不要爲我傷了自己!」

  雲落一言不發,衹是在樹林裏不斷尋覓著可以藏身的地方,偶爾之間發現一
個樹洞之後將風娘藏在在洞裏,用枝丫壓住洞口,低聲說道:「我引走他們,背
著妳手腳不便,妳多保重!等會京城見」

  還未等風娘勸阻,就已經轉身離開。

  一個月後,京城客棧,風娘還是沒有等到慕容雲落的到來,傷心的她已經猜
到了什麽,可是官府死活不認,多次暗中探查各大機構均無所獲,衹得留下書信
一篇,附上些銀兩,交由小二代爲轉交這一封不可能送達的書信。

  時間回到現在,風娘收起書信,問了下小二南宮瑾王府的位置,便急急的踏
上了一段未知的路程。

  幾番探查,均毫無所獲,潛伏至最深處的院落裏,衹聽到幾個傭人提及王爺
去了郊外的山莊卻不知何時歸來,還隱約的聽到了那個女人那麽多年了還是那麽
的淫亂之類的話語,說著說著幾個傭人都開始發出意會的淫笑,此刻風娘再也沒
法等待,運起輕功,直奔城外山莊而去。

  小半個時辰之後,碧落山下,風雲莊外,風娘有些腿腳發軟的藏在樹林之中,
暗中窺探著山莊內的情況。

  「可惡的歡喜佛,沒有他哪至于用了如此多的內力去化解那些陽精!」風娘
小聲抱怨著,卻也無可奈何的笑了笑,畢竟昨晚還是有點,想及此處,風娘幹凈
晃了晃頭,將這些不應該思考的東西甩出腦外,專注的查探起莊園裏的一切。

  時至中午,真是人們開始進食,身體鬆懈之時,風娘也大致的了解了山莊內
部的布局和人員的配置,正慾離開之際,一道身影出現在莊園的一角,那熟悉的
背影突然間映射在風娘好看的眼眸之中,幾個壯漢把那玉人捆在架子上,開始扒
起衣服來。

  一邊扒著還一邊淫笑的問道:「雲仙子是不是很喜歡這一套啊,前幾日玩弄
的時候,妳可是快活的緊啊!」

  「淫賊!快滾!」雲仙子皺著眉頭,嬌嗔一聲,隨著衣衫盡褪,迷人的肉體
在衆人的眼中不住地晃動,雙腿被大字型捆在架子上,那宛如珍珠的腳趾被不斷
地亵玩,一衆壯漢由玉足開始舔舐,不斷向著腿上延展開來。

  從小腿肚子開始,白皙而修長的雙腿被束縛在方寸之間,緊致的肌膚被一道
道痕迹所玷汙,「雲仙子的腿,真的棒啊!」好幾個壯漢一遍撫摸著一遍舔舐著,
而剛剛奮力反抗的雲落,此刻也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似乎有些受用的樣子。

  幾名壯漢逐級而上,越過膝蓋,淫亂的舌頭不斷逼近著大腿的根部,那最聖
潔也是最淫亂的地方。一點一點,猶如蝸牛般緩慢,亦如泉水般堅定,不急不滿
地攻克著仙子的內心和玉體。見著身體逐漸失守,內心也開始著急開來,雲落身
體劇烈的掙紮著,反抗著。可是這一切更加激發了壯漢的慾望,加快了進攻的速
度。

  「啧,雲仙子的小穴是真的嬌嫩,多少年了,都沒有變過,還如如此的緊致
誘人!還有隱約的香味溢出,真的是妙!老子可沒法忍住了!」一名壯漢話剛說
完就直接將整張臉貼上了雲落的小穴,舔舐著,吮吸著,輕咬著。

  「噫!」一聲控制不住的呻吟從雲落紅唇中迸發而出,陰蒂和小穴被攻入的
舌頭玩弄的難以自禁,陣陣溪流自然而然的流淌而出,滋潤著玉壁,等待著即將
攻入的肉棒。

  「忍不住忍不住了!」一名壯漢急忙掏出肉棒,便要插入雲落的肉體。

  此刻風娘看的雙頰通紅,兩股戰戰,幾慾高潮。本來打算先撤回青樓中,待
內力恢複至巅峰狀態再來拯救雲落,可是看著雲落即將受辱,風娘理智頓失,修
長的雙腿在樹上一蹬,屋檐上一點,便出現在壯漢身邊,一言不發的就一掌揮出
慾取淫賊性命,保住雲落貞潔。

  可是王爺身邊的人能是等閑人?尤其是這些學藝有成,賣與帝王家的武人,
一身功夫那也是霸道之極,除了那個掏出肉棒即將插入的壯漢沒有來得及反應之
外,幾個壯漢均在第一時間轉過身來,一齊向著風娘發難。

  時至冬日,冰天雪地中輕功難以發揮,加上這些壯漢熟練的陣法配合,風娘
漸漸地感覺不妙,要是自己內力充裕之時解決他們雖然要花點時間,但是如今內
力不足,無法使用全力,也沒法耗在陣中,逐個擊破。

  唸及此處,風娘銀牙暗咬,黛眉微皺,正思考著撤離之策,那邊雲落卻認出
了風娘的身份,碧綠的眸子裏流露出欣慰與擔心,也不顧上身上的快感,大聲喊
著:「風娘,快走!別管我,別爲我誤了身子,噫!」

  原來趴在雲落身上的漢子看著隊友已經拖住了風娘,心中大定,之前積累的
慾望又沖動起來,直接不管身後,將肉棒插入了雲落的玉體之中。插入的那一刻,
男女均發出了滿足的呻吟,似乎身後的戰場和他們毫無關聯一般,衹願沈迷在這
交媾之中。

  啪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和噗嗤的水聲在這肅殺的戰鬥中異常的違和,雲落的
掙紮和男人的淫笑充斥著風娘的耳畔,圍攻風娘的壯漢們一個個都真氣股蕩,之
前爲了快活早已褪下了衣裳,聽到此刻的聲音,一個個肉棒硬起,對準著風娘,
似乎要在抓到風娘之後好好發泄一番。

  風娘也是因爲最近的調教後肉體變得極爲敏感,在一聲聲淫聲浪語中防守接
連失誤,被壯漢們一陣摸奶拍陰,好不狼狽。

  又是小半個時辰過去,寒冷的天氣絲毫不會影響肉體的慾望,山莊中傳出的
碰撞聲愈演愈烈,風娘衣衫壞了大半,發髻也已經散亂,那一頭青絲披散在背後,
遮住玉臀無限美好的風光。修長的雙腿早已經成了超短裙,一擡腿迎擊的時候,
春光乍泄,引得數名壯漢不停地叫好。鼓動的真氣也架不住長時間的戰鬥,風娘
的衣裳被汗水打濕,緊緊地貼在身上,不斷地喘息預示著悲慘的未來,而此刻走
也走不掉,打又打不過,剩下來衹能是在掙紮中倒下。

  風娘越打越急,而圍攻的壯漢們經過不斷地替換和陣型的分擔,雖然人人帶
傷,但是還可以拖住,另一邊男女的碰撞聲越來越大,將在不久後達到巅峰。

  這時候風娘突然運氣全身真氣,幾掌打翻數名壯漢,意圖踏上屋檐先走爲妙,
可是那些個壯漢怎會放過如此美人?幾道捆仙鎖打出,直接捆住風娘的一雙玉手,
幾人一起合力拉扯,風娘也無可奈何,衹能陷入兩難境地,與他們在內力與體力
之間展開較量。

  灰蒙蒙的天空中,大雪又開始傾瀉下來,對峙的雙方一方是數名壯漢,一方
衹是一個內力將要耗盡的弱女子。風娘力氣也不足,內力也不足,衹差一口氣就
要放棄,支撐她的或許衹有當初的那份美好和許諾,雙目恍惚之間,仿佛回到了
過去,那蓋住樹洞的身影,那溫柔交代的話語,朦胧間,風娘望向雲落,雲落仙
子也在冥冥中轉過頭來,對著風娘,眼含熱淚,嬌喘連連。

  風娘似乎在盼著雲落的一句話,一句等了20年的話語:我,回來了!

  可是雲落那紅唇之中卻衹蹦出了不成調的話語「啊…噫…嗯…嗯」

  隨著一聲高亢的喊叫,雲落肉體內被射入了無數的陽精,那修長的雙腿掙開
了繩子的捆綁,緊緊地夾著壯漢,兩人在同時到達的高潮。

  而風娘,就在這一聲中,漸漸地昏厥過去。  

ppypp激情影院ppypp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