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夙风陵艳谈

精彩内容:

夙風陵。

全華夏最爲廣闊的帝皇陵寢,由兩百年前盛極一時的夙風王的墓室,曾吸引大量的盜墓者朝聖,堪稱盜墓者的天國,只要在裏頭的一件墓葬,就足以讓人八輩子不愁吃穿。

然而,這些不過是傳聞罷了,畢竟從未有人自裏頭生還,傳說當年一群盜墓宗師闖了進去,最終出來是出來,人也變的瘋瘋癫癫的,久而久之,夙風陵被詛咒的消息逐漸流傳出去,就沒人敢打哪裏的主意了。

秦風可不這幺想,作爲南方第一摸金人,他自十歲出道,曆朝王公將相的墓都被他挖過一遍,哪怕裏頭機關再險惡,他都能化險爲夷。

然而待得他十六歲時,秦風對著生活感到厭倦了,盜墓這事對他來說,求得是一個刺激,但如今就算把曆代皇帝的老墳再讓他闖一次,他閉著眼睛都能走出來,他已經對這事失了興趣。

專精盜墓一生,卻在最後失去了人生的意義,秦風不禁思索是不是他的報應。

于是,爲了求刺激,秦風打算把算盤動到夙風王的陵寢上,他不信鬼神之說,裏頭的機關一定是遠超現代極爲險峻。

在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秦風來到了夙風陵,從曆代前人所探查出來的密道溜了進去。

甫開始,便是一道長長的通道,越往下,光線越加昏暗,空氣越發凝重,秦風點燃了火石,照亮了這或許數百年不見光的古墓。

「這鬼地方啊…」

秦風一進到陵寢不由得感歎一句。

屍體,滿滿的屍體。

他們衣服混雜,或許是陪葬的王公貴族遺骸,或許是先人盜墓者的屍骸,但最終還是化爲一副白骨骷髅。

秦風默念了下佛號,隨即更加深入。

令他意外的是,在這趟旅行中,竟沒有任何機關,連個毒氣,落石,暗箭的標配都沒有,原先帶來的裝備頓時無用武之地。

這也就算了,即使沒有驚心動魄的冒險,好歹也要有些令人瞠目結舌的寶藏才對,然而,整條道路上都由青石磚鋪成,就好似一般的大街沒兩樣。

最後,秦風無傷的走道夙風王的陵前,那是一座樸華的石棺,上頭沒有一絲雕花紋路,僅在棺蓋上刻了他的生平。

「什幺嘛……這鬼地方連個銅錢都沒有,連個像樣的機關都沒有……」

原本想要消悶氣的,結果這下更無聊了。

「唉…算了,若是連全國號稱最危險的陵寢都是這番無趣,那不然金盆洗手不幹算了,走了走了。」

正當秦風意興闌珊準備打道回府時,後頭的石棺竟傳來「吱嘎!」的聲音,彷彿……彷彿有人自裏頭推棺而起……

「難……難道是夙風王的殭屍?」

秦風不禁想到了路途上毫無機關,雖然有可能是被前人耗損,但是那幫白骨形骸完整,不像外力破壞。

而且,那名發瘋的前輩也是一怪,那名前輩盜的墓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不可能輕易動搖。

那唯一的解釋只有這座墓中有著不乾淨的東西!

秦風拔腿就跑!

「碰!」

只聽的後頭一聲巨響,看來裏頭那怪物已經脫身而出,一想到著秦風跑的更勤了,盜墓這檔事被人抓到免不了一死,如今苦主上門,他只會死的更慘。

原本走來半小時的通道,秦風十分鍾就跑到了,正當他準備逃出生天時,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將他拽了下來。

這一抓可真用力,摔的他是眼前發黑,四肢疼痛

「妖怪追上來了!」

如今秦風就算想跑也跑不了,現在他渾身發疼,手腳不利索,而前有魔頭擋道,必死無疑。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

秦風自認人生無憾了,他有了大富大貴,他有了名聲地位,他甚至闖入了夙風陵,種種事蹟足以被人傳頌一百年。

然而就算死,他也不想死在一個妖魔鬼怪手下。

于是乎,秦風待那人影慢慢走前,等到了叁步之內,猛的竄起,一拳轟出。

「啪!」

一聲清響,那是拳頭被手掌接住的聲音,秦風年少曾習武,這一拳下去,至少能打的人經斷骨折,然而對方卻如無物般接下了。

「奇怪?」

正當秦風閉目等死時,他突然想到,這夙風王手可真軟啊!

秦風頓時一嚇,夙風王是個赫赫有名的武將,身高八尺,一嘴絡塞鬍,手中滿是厚繭 怎幺會是這幺一雙手?

秦風瞪的了眼看,眼前讓他一驚,這哪裏是古書上記載虎背熊腰的夙風王,分明是個大美人。

眼前美人穿著一襲拖地的墨色華服,然而更黑的是她的一襲如瀑長發,嬌唇如血紅,肌膚如雪白,一雙眸子卻是如血海般,讓不自覺抖上兩抖。

「呦!是個十來歲的小夥子啊!妾身還以爲又是群死老頭來著呢!」

眼前美人發出嬌笑,美目彎成月牙形,儘管她外貌非人,讓他看的都呆了。

「怎幺?小家夥,沒看過妾身這幺美的女人吧!」

「啊…嗯!」

眼前女人將秦風放下,秦風腿一軟就坐了下來,女人也不介意整整衣擺也是就地而坐。

「吶!小夥子,你叫什幺名字啊?妾身叫做貴陽。」

「啊!貴陽姐,小弟叫做秦風……」

秦風正準備答道,然而腦中突然閃過一絲靈光,不禁脫口而出。

「貴陽妃?!」

貴陽掩嘴一笑,「怎幺,妾身在曆史上還挺有名的?」

貴陽妃,夙風王的愛妃,小了夙風王四十歲左右,在十五歲時被招入宮,憑著天仙的姿容成了夙風王的寵妾,然而世事難料,當了年僅五年的妃子夙風王駕崩,全宮上下都被活葬,年僅二十歲的生涯就這幺結束。

「可是貴陽姐妳不是……死了?」

「對呀~妾身是死了,死透了。」

貴陽發出聲幽歎。

「那沒良心的混帳死了還要拖人下水,那家夥死前沉迷修仙,聽了哪個遊方假道士的鬼話,說什幺【以千人殉葬,佐之以千年神丹,最終方能成仙】。」貴陽忿忿的道

「那幺……結果呢?」

「呵…結果?結果便是這樣呗,我吞了那老頭準備的神丹,待我死後便成了個不生不死的妖物,說來得我還該感謝那群不怕死的盜墓者,要不是他們帶來了精純的陽氣我還醒不來呢!」

「他們……都給妳殺了?」

秦風冷汗直流,眼前的人雖然是個美女,但也是個千年鬼物。

「嘁!那群沒看過女人的家夥,當時我道行未滿,只得保存肉身,神智尚未清醒,你知道我一醒來看見什幺嗎!他們一群臭男人全身赤裸趴在妾身身上,看起來還爽了一把,嘴裏滿是……死有余辜!」

呵…秦風只覺冷汗直流,天曉得那群前輩這幺饑渴,連個死人也……不,當時貴陽不過未醒並不算死物,不知道那感覺……

「呦!小夥子,想啥呢!」貴陽瞥了眼「小秦風」掩嘴輕笑。

「…………」秦風身體不覺橫挪幾尺。

「呵呵…吶!小秦啊!妾身有幾百年沒出過古墓了,外邊現在變的怎樣了?」

貴陽眼裏透出絲落寞,讓人看得不捨。

「唉呀!貴陽姐我跟妳說,現在外邊可精彩呢!」

秦風跟貴陽大談外頭現今的盛狀,讓這幾百年前的古人不禁心神嚮往。

「罷了罷了,妾身出去不出這山頭太陽便出來了,也沒機會去你所說的什幺大都,還有什幺勞什子,小秦啊…閉上眼,貴陽姐給你個禮物。」

「啊?」

「閉上眼吧!妾身害羞呢~」貴陽嬌嗔道

「啊!哦!」秦風連忙閉眼,雖然他跟貴陽已經逐漸熟撚,但也難保惹惱她會怎樣。

數息之後,只聽得衣衫摩娑之聲後,一副香軟的身軀便是靠了過來。

「秦風啊…妾身好久都沒有碰過男人,那群家夥根本不是男人,只是群骯髒的老鼠,那叫夙風的……也不是什幺好東西。」

貴陽在秦風耳旁咬著耳朵,如蘭的鼻息撓著他的神經,使他不自覺張開眼睛。

只見眼前美人衣衫半褪,露出白花花的肉團,背後襯著黑色的秀髮,那血色的眼眸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高挺的胸脯上放著兩朵花蕾,眼神往下一瞥,一叢黑色的密林掩著緊閉的密道。

「咕噜……」秦風這十六年來未見如此美麗之景。

「來嘛~~小秦,妾身還是個雛呢!那夙風跟那群老狗都已經不行了,獨守兩百年空閨……妾身已經要發瘋了。」

只見眼前美人呼吸徒的急促起來,飽滿的雙峰雖呼吸而上下輕晃,讓秦風不由得將褲子下拉幾分。

那挺巨獸倏地挺出褲外,看得貴陽興奮起來。

她一把捧起那挺巨獸,舔了舔紅唇,張開那櫻桃小口將巨獸一口吞了進去。

「唔……嗚…呼」

貴陽腮幫子一鼓一縮,唇舌並用,香舌環繞而上,透明的唾液隨肉棒出入,帶出一條條唾線。

「啊啊啊啊啊!」

秦風現只覺說不出的痛快,貴陽舌技卻實了得,按她來說她生前至死都是名雛兒,靠的是這番絕活,每每夙風王按捺不住時,靠著這一手將他制的服服貼貼的

不過一想到這張小嘴曾侍奉過別的男人,秦風心中不由得來氣,惡向膽生,一把抓住那巍巍峨峨晃動的兩挺雙峰

「唔!」

貴陽也是受了一驚,見的美人羞態,秦風更加得意了,手指輕撫過上頭的嫣紅,兩指搓揉起來,惹的這千古名妃是嬌喘連連。

就這樣一男一女挑逗著對方身體最爲敏感的部位,霎時墓穴裏迴蕩著男歡女愛之聲。

「貴陽……貴陽姐,我下面……下面好像要炸了一樣」秦風說來得,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少年——他還是個處呢!

「唔……小秦莫急……呼呼……姐姐……姐姐會全部接住的…只管進來便是。」

「貴陽姐……這很……很髒……不能讓貴陽姐……憋不住啦!」

只聽的「啵!」一聲,那道熱流便是如洩洪般沖出,貴陽將臻首塞入秦風的胯下,那超乎同年人的巨物徹底沒入她的咽喉中,黏稠的腥臭味灌滿了貴陽的鼻腔。

「哈…哈…熱呼呼的,好久沒有像這樣……這樣爽一把了……」貴陽呈大字後躺,跎紅的臉頰上帶著白沫,坦露的酥胸在嬌喘下起伏不定相當迷人,剛剛那下幾乎灌滿了貴陽的咽喉,差點嗆的她再死一遍。

「貴陽姐,這樣好舒服啊!」

秦風在貴陽耳邊輕道,年輕人精力旺盛,只這幺一回兒,下頭那小夥又是挺立起來,惹得女子咯咯嬌笑道「你這小色鬼,不過這樣對身體可不好。」

貴陽支身而起,身形搖搖晃晃的如醉酒般,走到了那口古棺中,拿出了一物,交與秦風。

「吃了吧,這東西對身體大有裨益。」

「哦!」秦風見這物如同蘿蔔般,應當不是毒物,兩叁口便吞了下去。

下刻,他只覺身體有熱氣躁動,全身像是被丟入熱水池中,慌道「貴陽姐!」

「小家夥真性急,這玩意是千年陽蔘,對身體是大補,可是這身子就不好受了。」

「那該怎幺辦!?」秦風只覺身體彷彿炸開似的。

「唔……陰陽結合呗,不過這裏只有妾身一女子……」

貴陽張開圓渾緊緻的大腿,背向秦風,將那豐腴的屁股對著人家,兩指撐開那早已濕滑不堪的小穴,輕聲道「請客官好好享用!」

只見一道殘影,秦風已是將貴陽按倒在地上,一把撕碎她的衣衫,腰間一使力那膨脹了不知數倍的肉莖頓時塞入了貴陽的穴內!

「咿……呀呀呀呀呀!」

貴陽不禁發出聲悽號,說到底,她還是個雛,雖在宮內聽得魚水之歡是多幺的痛快,但始終未被人開發過。

然而這時被陽蔘給弄得全身氣血沸騰的秦風,只覺被油炸後放入冰水中,使得一絲痛快,不由得再接再厲,褪出一陣後又是一進挺!

貴陽只覺大腦一陣空白,力道之大差點使她暈了過去。

「停……停下來,小秦啊!妾身等等幫妳……等等幫你弄出來,所以現在先停下來啊啊啊?!」

此時秦風怎幺有辦法停下來,人生第一次就碰到個極品尤物,況且現在他渾身欲裂,全身理智十不存一,哪裏有時間理會身下女子的心思。

「貴陽姐貴陽姐,這樣……這樣好舒服啊!要是可以多想要能這樣一輩子下去,那該有多好……」

秦風每次的沖擊時間短且深,腰間打在貴陽豐腴白嫩的屁股上打出了一道道肉慾波浪;粗挺的肉莖彷彿被貴陽的窄穴緊咬一般,每次拔出都帶出粉嫩的穴肉。

貴陽兩只白藕般的臂膀撐地,然而上方布滿了汗水她已經是死物自然不可能疲憊,這些香汗是因爲疼痛和興奮所出,後面男人強勁的沖擊使她既是痛快又是快樂,自己這番如母犬伏地的姿態使自身羞愧又有異樣的快感。

「唔……咿咿咿咿!」完了,貴陽腦內一片空白,只覺自己這樣下去十分不妙,很可能連自己的羞恥心都丟去,成了頭依靠秦風而活,只知道肉慾的母狗。

然而越是想保持清醒,自己感受的快感就越深,遲早會如落入海中無法抵抗。

「貴陽姐,我不行了,要出來了!要在裏面出來了!」

正當貴陽腦中胡思亂想之際,後頭的男孩此時快感達到了巅峰,像是要將這份心情化作實質般灌入體內般。

「不行!拔出來!快拔出來!」

貴陽語氣急促,沒了剛才的雍容,她現在的思緒已然紛亂,若是現今再加上一筆恐怕真的就一去不赴反了。

「來不急了,出去了!」

只聽的「咕啾!」一聲,秦風死抱著貴陽的腰間,努力將腰更加挺入,白色的漿液自孔隙中噗噗噴出,在千年陽蔘下,這一發來的又多又強勁,如水槍般直擊貴陽的子宮。

「啊…啊啊…」

此時貴陽眼前只余下一片空白,那道灼熱的洪流讓她的身體再也忍受不住,一絲絲尿液自身下洩出。

這長達兩千年的禁慾和男人強勁的體魄讓這處女給暈了過去,如今她雙手無力只能前胸倚地,蹶著屁股,兩眼翻白,剔透的唾液自嘴邊淌出。

然而這還沒完,秦風現在雖然來了一發,但慾火未洩,怎能罷休?如發情野獸般粗暴的將肉莖拔出,霎時那在灌滿了貴陽體內的白液如找尋到了出路,緩緩淌了出來。

秦風一把抓起貴陽那兩瓣肥美的臀肉夾住火熱的肉莖,就這幺磨蹭了起來,不知是不是貴陽剛剛的痛呼實在太過錐心,使秦風下意識沒再折騰她,總之,貴陽是少了一番折難了。

「吼!嗚嗚…」

秦風又是一發噴出,白漿劃過一條弧線,最終降落在貴陽的美背上,如同白色的鮮花一般沾染了那如雪般的肌膚。

「啊啊啊吼!」

秦風又開始下一步的扭動,看來這個夜還很長啊…

…………………………

「唔……」

貴陽甫甦醒時,只覺身下一陣劇痛難當,身上都是黏呼呼的一片。

懷中的少年,倚靠著她那飽滿的酥胸,儘管已然睡去,一張嘴還吸吮著那嫣紅的乳頭

貴陽摸了摸秦風的頭髮,如絲綢般滑順,那足以稱得上俊美的容顔此時已然放鬆。

「啊…在不久前,這孩子還對我抱有恐懼之心,如今竟然這幺安順的躺在妾身的懷中……該稱作是愚蠢嗎…還是……」

貴陽喃喃自語道,不過說道一半,少年眼皮輕顫似是醒了過來。

「唔……貴陽姐……」

秦風一醒來,發覺自己躺在貴陽的酥胸中,只覺不妥,當即起身。

「咋了,難道妾身如此可怕?」

秦風只覺一股巨力傳來,原本準備站起的身子一個不穩倒了回去。

「呃…貴陽姐,這不會都是我幹的吧…」

看著貴陽肌膚上那一大片白花花的「大作」,秦風不好意思的道

「嗯…別在意,妾身很中意,話說……金剛妾身已然暈死過去,不過仍然感覺到,你仍然沒有寸進,那是爲何……」貴陽別過頭去,儘管她已有了千年道行,但這問題實在難以出口

「啊…那啥……剛剛明明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但似乎聽到貴陽姐的哀求,就這樣……所以貴陽姐才會這麽狼狽……真是很不好意思!」

「唔……不用多禮」

貴陽搖了搖頭

「哪怕我在此之前仍是個雛,但我一生經曆的事比你吃得米還多,在此之前我曾看過太多男人對落水女子伸出魔手,儘管那些女孩多半是自願的,但她們醒來之時身體往往是更加悽慘……像你這般在藥效下仍堅守的男人可不多見」

「說實在的,要不是剛剛妾身親身體驗一番,都可能想懷疑你是不舉了」貴陽掩嘴輕笑道

「哈…哈哈…貴陽姐過譽了」

秦風摸著腦袋乾笑道,見鬼明明自身心裏有些愧疚,但又被人誇獎,這感覺還真怪。

「……」

「……」

兩人在一陣尴尬的笑聲後,陷入了一陣孤寂,畢竟兩人都是雛兒,都不曉得在這種情況下應當怎幺對話……

「吶……小秦啊…」

最終還是人生閱覽多的貴陽先出口

「妾身在這裏待了千年之久,哪怕每天夜裏能出去,能做的不過是望望月亮,聽聽蟲鳴罷了,能有今夜……今夜如此快活還是第一次,能否請你以後常來,不用每天!只要每月……不,每年一次便可以!」

貴陽深情的看著這小了她千年的男孩,第一次如此真切的吐露真心。

「那啥……貴陽姐,若是可以的話,我明天就在上頭結廬而居,咱倆做個鄰居如何?」秦風老大不好意思的說出這番話,他這一輩子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啊!

「自然,那是最好!」